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限夢想 > 正文 828 南下8(求訂閱)
    “我去~~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嘍,不過那姓謝的被殺也算活該!”

    “這話怎么說?”

    “還不是那謝總,由灰色產業漂白起家,欺男霸女的事就沒少干!”

    “而且這謝總有個外號你肯定不知道……”

    “啥外號啊?”

    “叫《專+挑+人+妻》,他大部份時間只針對有家室的漂亮人妻或者俏寡婦下手,偶爾換換口味,才找黃花閨女,所以你想想,他得罪多少人吧!”

    “還不止,我聽說這姓謝的還喜歡把滾床單的過程拍成小視頻發給對家老公,這事專門挑事的節奏啊!”

    “挑事是挑事,可按照姓謝的邏輯,他沒犯法啊,畢竟出軌這種事,婚前婚后法律都是不管滴!”

    “還沒犯法!?他這次之所以被人干掉,就是因為想從別人車里強擄一名美女到他車上,結果你猜怎么著?酒喝太多認錯人了,踢鐵板上了,當場就被人男朋友的手下教育得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臥槽,是不是真的啊?那差點被擄錯的女的,男朋友什么人吶?”

    楊棠在邊上聽著這番議論,不禁皺起了眉頭。

    同時,旁邊的八卦議論還在繼續。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我跟你們說,本來網上有篇帖子詳細爆料了事發經過,結果你猜怎么著,帖子剛出現沒幾分鐘就給刪掉了……”

    “啊?這豈不是欲蓋彌彰?看來謝總招惹的鐵定是真正的大人物!”

    “何止欲蓋彌彰那么簡單啊!據其他網友說,帖子掛出來的時間雖短,但總有復制或截圖的吧?可就是復制和截圖,只要敢在網上轉發,就會被第一時間刪除,連帶著發帖人還會被神秘的手機短消息所警告!”

    “你說的真的假的啊?聽起來怎么這么邪乎?”

    聽到這里,楊棠卻意識到網絡刪帖的事情,多半是紅后出手了。于是他馬上聯絡紅后,開門見山道:“紅紅,網上關于那謝總的帖子……”

    靜默了大概半秒,紅后回道:“報告老板,是我疏忽了,可是由于事態緊急,我不得不當機立斷對相關帖子進行了屏蔽和刪除……老、老板,你、你不會怪我吧?”

    “不會,你今次表現得還不錯。”楊棠給了個肯定答案。

    “呼~~那我就安心了。”

    “對了紅紅,我聽說姓謝的是因為喝醉酒認錯人才找妤妃的,是這樣么?”楊棠問起了當時的情況。

    “算是吧!”紅后給了個模糊的答案,“實際情況是姓謝的手下認錯人了。”

    “他手下認錯人了?怎么回事?你細說說…”

    “也沒怎么回事,據反饋回來的消息說,他手下是個紅綠色盲,那天妃小主穿衣的搭配不是明黃帶藍么?巧合的是,謝總的真正目標衣服配色是淡青帶紅。”

    聽到這個解釋,楊棠真是有些無語了:“還好姓謝的撞在我手上,也算是為民除害了,要是換了普通小市民,豈不多一家受害人?”

    想想也是,真要被抓錯了,就算謝總不吃那塊錯肉,難道他手下還不吃?這尼瑪就是飛來橫禍啊!

    “誒對了,知道謝總原本的目標是誰嘛?”

    紅后沉寂了零點三秒左右,應道:“是本地的一個富婆,叫云露月(詳見094)。”

    “云露月?!”楊棠倏然瞪大了眼睛,“原來是她啊,有意思……”

    “怎么主人,您認識這個云露月?”

    “豈止認識……”

    楊棠沒有詳細解釋個中緣由便掐斷了與紅后的聯系,大步來到今天負責出外場的張導身邊,低聲道:“外景你全權負責,我還有事,得先走。”

    “行,沒問題,我一定弄得妥妥當當!”張導拍胸脯道。

    楊棠不置可否地偏了下頭,施施然往停車場而去。

    坐到車里,楊棠一邊示意黎東開車,一邊電聯上了陶妤妃。

    由于過了那股新鮮勁,陶妤妃今天并未來片場。其實也是,電影好看,但真正拍電影的過程對于整個劇組的人來說都算一種煎熬。

    不管哪個年代拍電影,器械(比如膠片)費、車馬費、餐費這些總是少不了的,所以這就涉及到了一個投資的問題,而既然有資方,那么就又涉及到了投資回報的問題。

    投資回報分許多種情況,回報率和回報周期是其中最關鍵的兩個指標,換言之,電影那是有拍攝檔期的,如果超過了檔期,那這部電影的投資回報率將開始下降,同時成本會有所上升。

    本來該拍兩個月的電影,預算也是兩個月的,結果導演硬是拖了三個月才拍完,難道這多拖的一個月資方就敢不掏錢出來付劇組的餐費了么?真要不付費的話,餓不餓死人先不說,哪怕是引起劇組人員的不滿,直接撂挑子就夠整部電影計劃喝一壺了。

    正因為如此,在片場的劇組一旦動起來,那就會忙得里外不是人,根本沒工夫去理會所謂參觀劇組的人,早前兩天,陶妤妃就已經吃過這種苦頭了,所以今天她才寧愿待在酒店也沒跟楊棠一塊出來。

    “妤妃,是我……什么!?你跟芫姐她們出去逛街啦?哦,那好吧,我要去見個朋友,就不過去了,你們逛得開心點,別替我省錢!”說著,楊棠一腦門子細汗地掛了電話。

    逛街?

    還是女人逛街?

    這實在有夠可怕!

    關鍵是,女人逛街很多時候著眼于一個【逛】字,而不是非要買東西。當然,買許多東西的時候也有,這種情況多半是有免費的苦力男士在身邊,甭管最后兩人能不能出雙入對,先考驗一下男方的耐心是很有必要的。

    楊棠深知這一點,加上目前陶妤妃身邊還有舒芫跟廖婳,天知道他要去了,三個女人一臺戲,到時候情況會變成什么糟糕的樣子,簡直難以想象。

    “開車,去左海公園。”

    “收到。”

    今天的外景場并沒安排在左海公園,所以當楊棠想起云露月這個故人時,反倒得讓車子開回左海公園這邊。

    到了左海公園外圍,楊棠輕車熟路的找到了湖畔別墅區,剛要讓黎東把車開進去,一直在傳達室里閉目養神的門衛倏然睜開了眼睛,看向楊棠的車:“你們找誰?”

    “我找姓云的,云露月!”楊棠表明來意道。

    “云……預約沒有?”

    “我是她一朋友,有一段時間沒見了。”

    “那就是沒有預約啰?”門衛陰陽怪氣道。

    “是…”楊棠面無表情地又應了一聲。

    與此同時,駕駛位的黎東下了車,快步走進傳達室,揪住衛門的脖領子,將他痛打了一頓,還順便從他身上搜到了一副手銬。

    “咔嚓!”

    黎東把門衛的雙手弄到背后拷起來,然后拎到車旁,塞進了副駕位。

    待黎東坐回司機位,重新發動車子后,向門衛喝叱道:“指路!”

    門衛遲疑了一下,但在黎東冷厲目光的逼視下,他最終還是意識到他該伶俐一些,不然可能還得挨不少打。

    而從法律的層面講,門衛心知,即便這時候鬧到了警察分局去,警察也不可能讓他在黎東身上打回幾拳,畢竟犯法,頂多讓黎東賠些湯藥錢、誤工費,了事。

    可問題是,這種事,身上的疼倒沒什么,真要打壞了哪個零件,打人的也脫不了干系,相對的,往往是這心里頭的憋屈,沒法出那口惡氣,但法律不負責出氣,所以很多人挨打以后漸漸就抑郁了。

    好在這個門衛以前打架斗毆不少,有他痛揍人的時候,也有人打他的時候,所以剛才雖挨了黎東打,心氣卻沒怎么敗餒,唯一擔心的是黎東再打他。

    “云露月云家是吧?前面右拐!”

    楊棠曾去過云家幾回,聽到門衛指的路,他不置可否,反而閉目養神起來。

    多兜了小半圈,車子到底還是在云家別墅前停了下來。

    “滾蛋!”

    黎東直接把門衛踹下了車,這才跟著下車為楊棠開了門。

    楊棠下車后,四下打量了一下,發現云家的門臉與幾年前比,并沒有太大變化,可他心里卻生出一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示意黎東上前摁了門鈴,不一會兒對講器里就傳出個女聲:“喂,找誰?”

    “找云露月,我家主人姓楊,楊棠!”

    “哦,請稍等,我去通報一聲。”

    不多時,云家的鐵柵欄門從里邊打開。一直不甘心的門衛遠遠地看到這一幕,只能沮喪地離開了。

    云露月親自迎了出來,她還是一如往昔的美艷嬌麗,看到楊棠,略帶一絲愁緒的眉宇終于舒展開來:“楊先生,好久不見,你好啊!”

    “云女士,冒昧登門,打擾了!”楊棠嘴里說著客氣話,目光卻在打量云露月身上穿的衣衫。

    唔……還真是淡青帶紅!這么看來云露月至少有幾天沒換外衣了。楊棠沉吟著想到。

    云露月留意到楊棠的神色,秀眉微蹙道:“楊先生,不知你今天造訪,有何賜教啊?”

    “聽說你最近被人盯上了,有點麻煩……”

    “我被人盯上了?”云露月一臉詫異,“什么時候的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啊?”見楊棠笑而不答,她旋即省悟,忙嚷道:“小蕾,備茶!楊先生,請屋里坐!”

    楊棠聞言,偏頭對黎東道:“在門口等我。”說罷,這才隨云露月進了宅院。

    到客廳分賓主坐下,待新的年輕保姆奉上熱茶后,楊棠端起茶杯呡了一口,贊道:“好茶啊!”

    “還行吧!”云露月謙虛道,“這是咱們武夷山剛采的新茶。”

    “看得出來,這幾年,云姐你的生活過得相當滋潤啊!”楊棠又恭維了一句。

    “那你剛才在門口說我什么什么?”云露月不解道。

    “我這話可不是無的放矢喔!”楊棠哂道,“謝總,你聽說過這人嗎?”

    云露月聳然一驚道:“你是說謝……我聽說他不是全家被殺了嗎?跟我有什么關系?”

    “其實這姓謝的早就盯上你了,那天在xx飯店……你有沒有印象?”

    “啊?”云露月驚訝得捂住了小嘴,“我是在那家店吃的飯,但我沒看到姓謝的啊?”

    “他是沒露面,但他的一個手下當時正盯你,可惜那家伙是個色盲,后來把我女友跟你款型類似但顏色不同的服飾搞混了,結果到停車場的時候,姓謝的一幫手下就找上了我。”

    “那你沒事兒吧?”云露月下意識地關心了一句。

    “你看呢?”說著,楊棠還做了個鼓肱二頭肌的動作。

    “你少貧!”云露月嗔怪了他一眼,旋即省起什么,色變道:“那、那姓謝的全、全家……”

    楊棠睜眼說瞎話道:“不關我的事兒,姓謝一家被殺那晚,我去酒吧了,有許多人可以做我的時間證人!”

    “真的?”云露月有點不信。

    “廢話!警察都已經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了,還輪得到你擔心?”

    話音剛落,對講器響了。

    一問才知,說警察警察到,原來是閔豪(詳見100)來了。

    進門后,閔豪看到楊棠頗有幾分意外:“咦,你不是那個誰?”

    “楊棠,我叫楊棠……”

    “對對對,我想起來了,你幫瑤瑤調理好了身子,上回還沒好好謝你呢!”閔豪主動伸手道,“我叫閔豪,還記得吧?”

    楊棠與他握了握手,笑道:“阿豪嘛,怎么不記得,不過你不提,我倒疏忽了,瑤瑤呢?”

    “她已經上大班了。這會兒在學校呢!”閔豪哂道:“要是瑤瑤知道你現在才提起她,肯定跟你發脾氣。”

    楊棠擠眼道:“那你們倆可得替我保密才行!”

    “那你中午可得留下來吃飯……”云露月提出個小要求,同時把削好的蘋果遞到了楊棠手里。

    楊棠接過蘋果啃了一口。閔豪不樂意了:“姐,你厚此薄彼,我怎么沒有?”

    “你又不是沒手,要吃自己削!”說著,云露月把水果刀拍在了閔豪面前,“你不說今天值班嘛,怎么這個點就往我這里跑了?”

    “還不是領導給鬧的……”

    .

    .

    ps:感謝訂閱!!

    .

    .
中山博爱棋牌
麻将玩法图片 藏分出款成功率高吗 幸运28投注技巧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群三分pk10全天精准计划 时时彩技巧 高博电子娱乐 即时比分足球赛比分直播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奔驰彩票官网 斗地主规则说明 大象时时彩网页版 王牌娱乐 开元棋牌规律 买双色球彩票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