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荒原閑農 > 正文 第118章 庸懶
    回到了村里,蒼海與師薇兩人的生活又開始按步就班起來,說是按步就班其實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無所事事,田里和西瓜地都沒什么活好干的,蒼海目前的日子才算是正式享受起來。

    溫度不知不覺之間高了起來,厚衣服已經穿不住了,每當太陽從山脊一冒出來的時候,用不了多久氣溫便蹭蹭的往上漲,現在曬太陽已經不適合了,樹蔭成了人們越來越喜歡呆的地方。

    上身一件薄長袖,下身一條薄牛仔褲,腳上也換上了舒服的闊口布鞋,師薇推開了窯門從屋里走了出來。

    走了沒有兩步一抬頭,便看到不遠處的葡萄藤架下面擺著兩張竹編的躺椅,兩張椅子的中間還擺著一個同樣竹編的小茶幾,小茶幾上放著一個水壺幾個玻璃杯,杯子里還有些許茶水,看樣子便知道是被人喝過的。

    碩大的葡萄架上現在爬滿了綠色的葡萄藤,青翠的枝葉把葡萄架上面遮的嚴嚴實實的,一串串剛長出來沒有多久的青色小葡萄果,也擠擠攮攮的掛滿了葡萄架,

    小茶幾上還擺著一個竹編的大果盤子,擺滿了一些切開來的水果,還有一串馬奶葡萄。

    蒼海現在正躺在東邊的躺椅上,四仰八叉躺的很沒有品味,腳上的鞋子脫在了地上,穿著不一樣色襪子的腳放在躺椅的踩腳架上,耳朵中塞著兩個耳機,也不知道是在聽音樂呢,還是聽評書。

    現在蒼海身上的衣服也很少,一件深色的長袖t恤,下身穿著一條棕色的長褲,上衣上印著幾個英文字母,合起來就是一句話,意思是別擔心,輕松一點。這話到是挺應景的,很適合現在蒼海的模樣。

    旁邊的椅子上正猴著鐵頭,此時的鐵頭和它的主人一樣,四仰八叉的躺著,一人一猴之間的區別就是鐵頭的手中抱著一個ipad,正津津有味的看著。

    躺在躺椅上的一人一猴時不時的伸出手,摸索伸向了旁邊的果籃子里,或拿出一塊水果,或揪下一顆葡萄塞進嘴里,偶而蒼海與鐵頭的小毛手碰到了一起的時候,小毛手總會挨蒼海一下子,縮回了手的鐵頭沒一會又會把小黑手伸向果籃。

    如果是以前看到有男人這副模樣,師薇一準覺得這是個憊賴家伙,別人都頂著日頭下地干活,而這人卻無所事事的躲在葡萄架下享福。

    但是現在,師薇看到蒼海這樣,并沒有覺得眼前的男人如何不求上進,懶隋,反而覺得眼前男人的身上散發著一種庸懶的氣質,甚至帶著一點仙味兒。

    嘴解掛著笑,師薇來到了葡萄架下,剛想說點什么,看到鐵頭從躺椅上坐了起來,把手中的ipad伸到了蒼海的面前。

    “嗷呼!嗷呼!”

    鐵頭一只手拉著蒼海的衣服,一只手把ipad貼到了蒼海的面前。

    蒼活這時正聽歌聽的入神,嘴里還不住的輕聲哼唱著,被鐵頭這么弄了一下子心情怎么可能好。

    拍開了鐵頭扯著自己衣服的手,眼睛都沒有睜開看一眼,嘴里便說道:“老實玩你的ipad,再鬧的話我揍你啰!”

    “哈哈!”

    師薇聽了忍不住樂了起來。

    戴著耳朵的蒼海沒有注意到師薇到了身邊,但是旁邊的鐵頭一見蒼海不搭理自己,于是把手中的ipad又伸到了師薇的面前。

    “嗷呼,嗷呼!”

    鐵頭指了一下手中的ipad,一翻身躍到了師薇的面前。

    師薇一看,這才發現原來ipad沒有電了,于是接過了ipad一手牽著鐵頭往屋里去,到了屋里把充電器給ipad插上。

    看到熟悉的畫面出來了,鐵頭伸出自己的手指沖著屏幕上猛戳,幾下子就把ipad給重新打開了。

    屏幕一出現在了圖像,鐵頭立刻老實的蹲坐了下來,就這么坐在插座旁邊又美美的玩起了ipad。

    師薇伸了一下腦袋,發現鐵頭現在正看的是孩子們喜歡的動畫片《熊出沒》不由笑了笑。

    伸手在鐵頭的腦袋上輕撫了一下:“也不知道蒼海哪里找來你這么個機靈鬼!”

    感覺到師薇摸自己的腦袋,鐵頭抬起了眼皮沖著師薇來了一個笑不出聲,也就是沖著師薇咧了一下嘴巴,秀出了它滿嘴雪白的大白牙。

    鐵頭老實了,師薇出了屋子,重新來到了葡萄藤架下面,坐到了原來鐵頭的位置。

    “喂,今天平安上哪里去了?虎頭呢?”師薇問了一句。

    見蒼海沒有反應,師薇伸手摘下了蒼海耳朵中的耳塞,重新問了一句。

    “啊!”蒼海以為是鐵頭呢,于是把巴掌伸了過去,準備抽一下鐵頭這個混球,但見是師薇,于是立刻又把手給縮了回來。

    “你還想打我吖?”師薇笑著問道。

    蒼海立刻拱了一下手:“不敢,不敢,鐵頭呢?”

    “屋里看動畫片呢,剛才ipad沒電了”師薇說道。

    “哦!”蒼海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這時蒼海心道:怪不得你能坐在這個位置了,如果不是ipad沒電了,平安都不一定搶的下來!

    “我問你平安和虎頭呢?”師薇看到蒼海又準備把耳塞塞上,立刻伸手拍了一下蒼海的胳膊。

    蒼海說道:“平安去西瓜田去了,準備摘兩個瓜回來嘗嘗味道怎么樣,至于虎頭?”

    說到了這里,蒼海伸著腦袋向著四周望了一眼:“咦,虎頭跑哪里去了?”

    “我問你呢?”師薇覺得有點哭笑不得。

    身體往躺椅上一靠,蒼海笑道:“丟不了它!那么大的狗跑不丟”。

    看到蒼海又躺下了,師薇也躺到了躺椅上,并且學著蒼海的樣子把鞋脫了,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后閉上了眼睛美美的假寐起來。

    清空了腦子里的雜念,師薇覺得舒適的涼涼微風輕輕的吹拂著自己的腳丫子,舒爽的讓人直哼哼。

    “誰的腳那么臭!”

    聽到蒼海這么一說,師薇一下子睜開了眼,看到蒼海沖著自己一臉賊笑便知道這人是和自己開玩笑呢。

    抬起了腳,沖著蒼海伸了過去:“你聞聞一點不臭!”

    “走開,走開!”蒼海捏著鼻子左躲右閃。

    “真的不臭!”師薇哈哈笑著說道,一邊說一邊不住的拿腳去踩蒼海。

    “行了,行了!我認輸了”。

    打鬧了一會,蒼海立刻把雙手舉過了頭頂做投降狀。

    收回了腳,師薇繼續閉著眼睛,美美的吸了一口空氣,頓時覺得整個肺里都跟著清潤了起來。

    這種感覺十分特別,不得不說村里的空氣別說是一二線城市了,就連鄉下也難找。

    此刻村里的空氣帶著一點甜甜的香氣,也不知道是什么花或者又是什么樹傳過來的,反正現在村子附近種的、野生的,很多花花草草都開了花,各種各樣的味道混在了一起,最終揉合成這種沁人心脾的香氣,讓人忍不住多吸上兩口。

    不過這種感覺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便被嗡嗡的打纖機的聲音給破壞掉了,這是一些師傅在給蒼海家修老窯的聲音。

    “好好的意境被破壞掉了,對了,你家的長窯還要修多久啊?”師薇睜開了眼睛,從躺椅上翻坐了起來。

    師薇是坐了起來,蒼海這邊卻又躺下了:“心靜自然可以排除掉這些聲音,師薇你的修養還不夠啊!”

    “問你話呢,又想聞腳丫子味了?”師薇恨恨的說道。

    “別,別!估計還得有兩天吧,再忍忍!”蒼海連忙說道。

    雖然師薇在腳丫子并不臭,但是蒼海依然不想別人用腳在自己的身上點來點去的,哪怕她是個大美女。

    師薇聽了往老窯那邊瞅了兩眼之后,伸手拿起了旁邊一個新卡在茶幾上的水杯,拎起了茶壺給自己的倒了一杯茶水。

    輕輕的喝上了一口,師薇才道:“原來是花茶!”

    “前兩天平安剛曬的,味道還可以吧?”蒼海閉著眼睛問道。

    “味道不錯,不過缺少一點冰糖,如果有冰糖再往冰箱里冷藏一下味道可能更好”師薇又品了一口說道。

    蒼海道:“放了冰糖味就不正了,不過你要是想這么喝,自己去加好了,反正冰糖在什么地方你也知道”。

    “不加了!”師薇看了一下旁邊的廚房,想了一下決心還是不要起來了繼續在躺椅上躺著的好。

    兩人無聲的躺了一會兒,師薇張口又問道:”今天中午吃什么?”

    “炒個青椒肉絲,另外做個蔥爆小魷魚,再拍個小黃瓜,弄個菊葉蛋花湯”蒼海隨口報出了今天中午的菜單。

    師薇聽了下意識輕拍了一下肚子:“好長肉啊”。

    “女人家有點兒肉好”蒼海說道。

    “信你們男人的話才有鬼了”師薇不屑的說道。

    蒼海聞言輕嘆了一口氣,不再言語了,和女人談吃與減肥的問題,蒼海覺得自己的腦瓜子出問題了。

    就在師薇想說點什么的時候,突然間傳來了一聲驢叫聲,轉頭望著驢叫聲發出來的方向,看到平安正趕著丑驢子從村口往這邊來。

    “平安回來了”師薇說道。

    蒼海這時也睜開了眼,坐直了身體一彎腰把鞋子套上了腳,站起來之后沖著師薇笑著來了一句:“有西瓜吃了!”

    師薇從躺椅上站了起來,跟著蒼海站到了葡萄架口。
中山博爱棋牌
生肖买马app 吉林时时票号码 辽宁快乐12任务最大遗漏 大彩鲸快乐12助手 极速时时大小计划 新疆时时彩开奖数据 老时时四星走势图 管家婆王中王特网开奖结果出 湖北快三查询一定牛 福建时时下载 香港赛马会六会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官网直播开奖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款4吉林时时票查询 2o18王中王资料大宝典 广东快乐十分前组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