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玄幻小說 > 謀斷九州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鑿缺
    孫雅鹿登門拜訪,帶來一份特別的邀請——只邀請,但是不希望對方接受。

    “本月十七,世子將要大婚,迎娶賀榮部貴女。”

    “那就是……后天?”

    孫雅鹿點頭,將一份請柬送上。

    徐礎有些意外,“濟北王真的希望我去?”

    孫雅鹿搖頭,“我是湘東王的幕僚。”

    徐礎大笑,濟北王若是真希望他這個女婿參加婚禮,會派自家心腹管事來請,而不是借助他人之口。

    “請轉告兩位殿下,說我身體有恙,不能參加婚禮,萬望海涵,另備薄禮,以表寸心,祝世子早生貴子。”

    孫雅鹿笑著點頭,“最近喜事頗多,也叫徐公子得知:賀榮部老單于病逝,諸子爭位,紛紛拉攏鄴城,形勢扭轉,如今不是鄴城有求于賀榮部,而是賀榮部有求于鄴城。”

    “恭喜。”

    “占據東都的馬維,此前歸順江東,最近總算看清形勢,前天派人送信,改口向鄴城稱臣。”

    “恭喜。”

    “降世賊進入漢州,傳言一直說漢州全沒,原來是誤傳,漢州還有十幾座大城完好,使者潛行,昨天趕到鄴城,向兩位殿下求助——他向鄴城而不是江東求助。”

    “恭喜。”

    “并州軍挺進秦州、荊州軍轉入漢州,待世子大婚之后,冀州軍將與淮州軍并肩進發,如今又得漢州軍以為內應,平亂指日可待。”

    “恭喜。”

    “便是徐公子家中也有喜事。”

    “哦?”

    “中軍將軍樓硬在淮州落腳,將隨軍前往秦州平亂。許多樓家子孫在東都落入叛賊手中,有幾位半路逃出,也來投奔鄴城,其中有樓磯樓驍騎。”

    “這是樓家的喜事,是……歡顏郡主的喜事。總之,恭喜。”

    “徐公子還是不認?”

    “我已習慣姓徐。”

    徐礎也不多問,但他知道,如果只是傳達一份不誠心的邀請,用不著孫雅鹿親自出面。

    “聽說,徐公子離席了?”

    徐礎點頭,“我正要出去舒展筋骨,孫先生可有閑暇之心,一同游谷?”

    “常有意祭拜范先生。”

    上次祭拜,孫雅鹿隨同世子而來,人多事雜,沒機會單獨行禮,這一次,只有徐礎作伴,他在墳前認真地拜了幾拜,拔去附近的雜草,看著范門弟子樹立的那塊石碑,“徐公子不打算讓人抬走?”

    “不立最合范先生遺愿,但是既已立碑,倒也不必非得抬走。”

    孫雅鹿笑道:“這的確像是范先生能說出來的話。寇道孤前日慘敗,范門弟子仍不肯承認徐公子是范門正統嗎?”

    “還沒見到有誰再來。”徐礎對這件事并不在意。

    孫雅鹿點頭,終于說到正事,“剛才我說的那幾件喜事,徐公子沒有什么要說的?”

    “恭喜。”

    “不不,除了恭喜以外。”

    徐礎想了想,“孫先生希望我說些‘不中聽’的話?”

    “哈哈,徐公子的見識與謀略,我向來是佩服的,此次前來拜訪,一是奉送請柬,二就是想聽聽徐公子對大勢的看法。”

    “嗯……我還真有幾個問題。”

    “請問。”

    “賀榮部諸子爭位,都要拉攏鄴城。對鄴城來說,這是好事,正該借機分而治之,何以急著為世子迎娶貴女?”

    “雖說諸子爭位,但是形勢已然大致明了,貴女之兄賀榮強臂已得諸部支持,再難分而治之。”

    “原來如此。”

    “就這樣?”

    “如果賀榮部的形勢果如孫先生所言,那鄴城似乎沒什么選擇,我也沒什么可說的。”

    “徐公子離席,想必已是心事通透,何需隱而不發?”

    “我縱然通透,也不能憑空推測。”

    “徐公子還想知道什么,問我便是,我當知無不言。”

    “嗯……老單于是怎么死的?”

    “病死,年老體衰,常年抱病,他身邊的人早有準備。”

    “雖說如此,可他死得真是湊巧,正好招回入塞的騎兵,鄴城無需再施奇計。”

    “哈哈,我明白徐公子的意思,但是據我所知,這真是湊巧。”

    一句“據我所知”,孫雅鹿給自己免去諸多麻煩。

    徐礎笑了笑,“更‘湊巧’的是,老單于年老體衰,居然遲遲沒有指定繼位之子,死后引來紛爭。”

    “塞外蠻夷,不受禮教之化,向來如此,以為諸子爭位,能讓最強者得位。”

    “如此,我真沒有什么可說的,鄴城得賀榮部強援,只需稍加約束,必能憑此橫行天下。”

    “能得徐公子此言,我心里又踏實許多。”

    “除非——”

    “還有除非?”

    “世事難料,總有除非。”

    “愿聞其詳。”

    “除非晉王也在拉攏賀榮部。”

    “哈哈,徐公子多慮,晉王有自知之明,早已率全軍臣服于鄴城,沈家與賀榮部的多年交情,全為鄴城所用。”

    “如此的話,更要恭喜。”

    孫雅鹿等了一會,追問道:“徐公子還有要說的嗎?”

    徐礎輕輕地吐出一口氣,“鄴城與秦、漢兩州相隔千山萬水,縱然平定叛亂,地不得廣,人不得眾,此時西進,似有不妥。”

    孫雅鹿剛要開口,徐礎卻不給他機會,一氣說下去,“鄴城平亂,而荊、并兩州得利,此事頗為可疑。梁王想必是害怕鄴城以平亂為名,其實還要再攻東都,所以甘愿稱臣。鄴城既然接受梁王臣服,以我揣度,此次西征的目標亦不是東都。”

    “平定秦、漢之亂,乃萬物帝之遺愿,兩位殿下必要完成,東都乃天成舊家,早晚也得奪回,徐公子卻以為這兩者皆非西征目標——想法奇特,不愧徐公子之名。”

    “平亂、收服東都,都是‘早晚’的事,然非當務之急。”

    “以徐公子之見,鄴城的當務之急是什么?”

    “江東石頭城。”

    “哈哈。”孫雅鹿大笑,天成皇帝流落石頭城,受梁、蘭兩家挾持,只要小皇帝在位一天,鄴城這邊就沒辦法名正言順地推立新君,“徐公子還想到些什么?”

    “諸軍西征,石頭城遇險,將無援軍。這就是我能想到的全部了,至于誰會去進攻石頭城,非我所能猜出。”

    孫雅鹿收起笑容,“鄴城肯定不會發兵南下,中間隔著一個淮州呢,而且鄴城也沒有弒君之意,江東縱然生亂,也是湊巧之事。”

    “像老單于之死那么‘湊巧’?”

    “世事難料。”孫雅鹿用徐礎曾說過一句話來回答,“話說回來,徐公子有這樣猜測在所難免,只怕別人也有類似的想法,壞我鄴城的名聲。”

    “鄴城宜立刻指派秦、漢兩州的牧守,隨軍西征。”

    “此時指派牧守,豈不是會引起沈、奚兩家的不滿?這兩家之所以同意西征,一個視秦州為自家后院,一個當漢州是必得之物,絕不會同意由鄴城任命牧守,而且晉城也的確沒辦法隔著千山萬水掌管兩州。此任命一出,諸州會為認為鄴城急于平定天下——鄴城的確有此雄心,但還不想太早公之于眾。”

    徐礎笑道:“群雄只會因為太滿意而生疑心,鄴城想消除疑心,唯有反其道而行之,令其不滿意。”

    孫雅鹿微微一怔,隨即拱手道:“明白了,多謝指教,郡主也會感激不盡。”

    “郡主聰明,行事易滿,孫先生身為幕僚,當為之鑿缺。”

    孫雅鹿拱手,“得徐公子此言,令我茅塞頓開。”

    孫雅鹿此來,其實是為試探徐礎是否還有稱王之心,結果真得到一些極有用的提醒,心中敬佩,匆匆告辭,要回鄴城向歡顏郡主進言,在完美的計劃上鑿出幾個小小的“缺口”。

    徐礎用“知無不言”獲得對方信任,但他知道,這是權宜之計。

    房間里,馮菊娘又在描字,比之前都要認真。

    徐礎也不打擾他,讓老仆去傳王沛。

    王沛一身汗地趕來,他剛與昌言之角力,依然不分勝負。

    “徐公子喚我?”

    徐礎坐在席上,嗯了一聲卻不開口。

    王沛只得等著,偷偷瞥一眼馮菊娘,與其他人一樣,心里納悶這兩人究竟是什么關系。

    馮菊娘寫完整整一頁之后,笑道:“我發現只有在這里,我才能全心全意地寫字——要我離開嗎?”

    徐礎搖搖頭,向王沛道:“剛剛來的客人名叫孫雅鹿,乃是湘東王身邊最受寵信的幕僚。”

    “啊,我在東都給徐公子做衛兵時,曾見過此人。”王沛不明白徐礎為何要對自己說這件事,“湘東王好像就是被他帶走的吧?”

    “正是。”

    “嗯,那他肯定極受寵信。”

    “軍國大事,湘東王都會與他商量。”

    “哦。”王沛略顯不安。

    徐礎又變得沉默,馮菊娘開始描寫新的一頁,本來有些好奇,慢慢地專注于運筆,再不關心另外兩人說些什么。

    王沛越來越不安,等了一會,小聲問:“這位孫先生……來做什么?”

    “邀我參加濟北王世子大婚,還向我透露一些四方形勢。”

    “是嗎?”王沛眼神躲閃。

    “金圣女在秦州的確戰敗,不像傳言中那么慘烈,也不像戴將軍所說的那么輕松,有些傷亡,還有人被俘。”

    王沛目光一掃,馮菊娘是名女子,不足為懼,徐礎相當于孤身一人,手無寸鐵……他是這么想的,身體卻不受控制,輕輕發抖。

    徐礎起身,赤腳來到王沛身前,相隔咫尺,全不設防,“你想留下,便留下,谷中終有你一席之地。”

    王沛撲通跪在地上。
中山博爱棋牌
北快3和值走势图 白银td走势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规律 pk10冠亚和值免费计划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 双色球预测牛彩网彩摘网 香港小金猴现场开奖 江西快三app 时时走势图分析技巧 香港一肖中特一码中特 360看老时时彩走势图 浙江20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北京赛pk10结果 2019年香港开特马4期 福彩快乐10分走势图山西 黑龙江时时几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