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玄幻小說 > 人道崛起 > 正文 第1339章 鬼推磨 秤稱心
    轟隆隆!

    陰暗的天地中,突兀的在虛空上裂開一道口子,一道淡紫色的身影墜落下來,轟的整個天地轟鳴作響。

    黑色斑駁的大地如同金石,裂開了一道道大裂縫,濺起漫天的浮土。

    不過瞬息間,被雙腳鎮落出裂縫的大地,恢復如初,渾然一體,就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一般,甚至連腳印都沒有。

    咳!咳!

    青陽桓大手拍打著漫天的塵埃,朝著周圍望去,四方昏暗的天地下,朦朧的山巒起伏,沉寂的天地中,蘊藏著一種亙古以來的寂靜。

    “呸呸,以龜爺六萬年專業吃土的經驗來看,這里的泥土土質看似疏松,卻堅比金石,有著神金的厚重,又有著……”

    “說人話。”

    青陽桓眸光迸發著一抹警惕,對于龜不仙很不客氣,這小混蛋總是這么不著調。

    “這里很危險,阿桓咱們走吧。”

    被訓斥了一頓,龜大爺很干脆。

    一座隱藏在光明神域中的陰間界碎片,想想就是那么怪異,光明和黑暗從來都不會同時存在。

    青陽桓壓下心中的激蕩,朝著遠方昏暗起伏的山巒而去,當年人族所立下的大陰間界,是以九幽黃泉界為主體,另外還糅合了他很多不知道的東西。

    比如十八重地獄,這根本就是亙古沒有,在中古時代伴隨著陰間界出現的,是人族為了懲罰一些生前有著邪惡罪責的人死后受刑的地方。

    時至而今,破碎的陰間界灑落天地間,每一片在漫長的歲月中,都已經發生了不為人知的變化,隱藏著太多的秘梓和絕境,有些地方就算是他這位道衍帝境強者進入其中,都會有危險。

    踏步而行,踩在漆黑松軟的黑色浮土上,看不到半點的腳印,轉瞬間,他已經出現在了數萬里外的高大起伏的山巒外了。

    咔咔咔!

    山外,伴隨著青陽桓的到來,鬼火通明,如同一束束火把,組成蜿蜒火龍,彎彎曲曲的朝著山脈深處而去,起始點便是青陽桓腳下。

    “傳說中,陰間界廣袤無邊,哪怕是的陰司都無法一一掌控清楚,進入陰間的孤魂野鬼有時候會因為意外情況,流落到陰間深處飄蕩,想要重新回歸輪回,就需要踏上一條幽冥鬼路,沿著幽冥路重新回到奈何橋的路上。”

    看著被鬼火照亮的蜿蜒前路,青陽桓有些沉凝,眼前的這道鬼路就像是沒有盡頭一般,不知道通向哪里。

    蜿蜒小路,是用一塊塊奇形怪狀、大小不一的深紅色晶石鋪成的,坑坑洼洼很不平整圓潤。

    “龜爺不怕,咱們龜族是陰間最不受歡迎的。”

    叮鈴!

    青陽桓踏入鬼路一炷香后,在他的前后左右已經是被起伏連綿的山脈給包圍,周圍是一株株漆黑如墨的死亡之樹,每一株死亡之樹都掛滿了猙獰的鬼影。

    這些鬼影被死亡之樹汲取了魂魄中最后一點的靈光,徹底化為一張虛幻的畫皮,隨風搖曳。

    “阿桓,有聲響。”

    不用龜不仙出聲,青陽桓看到了前方鬼路的盡頭,鬼氣翻滾中,驀然走出了一位嬌小的女鬼,紅衣裙袍,長發飄散在后面。

    紅衣女鬼一經出現,就已經盯住了青陽桓。

    “奴家念奴,添為鬼路接引使,恭候大人多時。”

    隔著十多丈遠,女鬼念奴盈盈下拜,她的身上看不出絲毫的鬼氣,如同陽間界真正的人族女子一般,帶著一種女子的嬌柔,微笑間嫵媚氣息飄散。

    “這位大人請跟隨奴家來。”

    女鬼拜下后,也不待青陽桓搭話,轉身驅散開濃濃鬼霧,在路外的鬼火照耀出一道朦朧的鬼路。

    “阿桓,聽說陰間女鬼都喜好招夫的,不會要抓你去當壓寨相公吧,吸干你的精血,在把你做成人干,當成收藏,時不時的拿出來觀摩一下,想想都激動。”

    龜不仙的話語說著說著就歪了,一眼的興奮。

    沒搭理龜不仙,青陽桓跟隨者女鬼前行,這里是人族一座大陰間的碎片無疑,既然是人族的東西,他自然要收回。

    神擋殺神,魔擋殺魔!

    嘩啦啦。

    又過去一炷香的時間后,彌漫的鬼霧中傳來了嘩嘩的水流聲,一道漆黑的大江橫亙在面前,隔斷了鬼路。

    “大人。”

    女鬼念奴立于河邊,轉過頭對著青陽桓再次盈盈一禮。

    青陽桓眸光掃過周圍,隔斷前路的大江大概有百丈寬,就算是對于大荒中的普通武者來說,都不過是一躍而過的事情。

    黑色翻滾的浪花中,一頭頭閃爍著幽寒的異獸沉浮于水波之下,猙獰的獠牙虎視眈眈。

    青陽桓看到在面前的這條河上,有一座木橋,只不過木橋只剩下沿河兩岸的橋墩。

    而在他所在的這一側橋墩前,一座百丈大小的石磨存在,石磨上一頭黑色如驢一般的異獸蒙著雙眼,背上套著如黑蟒的麻繩,拖著石磨上的石碾。

    而在驢后面是一位小鬼,手握鞭子,正在諂媚的朝著他笑著。

    “得。”

    龜不仙小眼睛瞅了瞅,隨之出聲說道:“阿桓,想要過河出血吧,這叫有錢能使鬼推磨。”

    隨之青陽桓大手一揮,手中靈光閃現,靈石如同天河一般,朝著磨盤上沖刷而下。

    這些靈石都是賞賜在靈藤星域抄家得來的,不得不說靈藤族霸占靈藤星域一個時代,所積累的資源超乎想象,這還是已經找到的,還有一些私密的府藏并不清楚。

    這些資源在分發給靈藤星域的人族后,還剩下一個海量的數字,他原本想著帶著返回青陽族,教給大長老,用來戰師和族人的修煉。

    沒有想到還沒有給族人,先給鬼了。

    “大人,橋渡有緣人,有靈方有緣。”

    趕著驢的小鬼,面帶諂媚的笑著說。

    “阿桓,這是嫌棄你拿出來的東西太次。”

    這一下,青陽桓也有被氣樂了,這什么鬼地方,鬼都這么愛財,這不屬于公然攔路設卡,指不定這座木橋就是他們給弄斷的。

    十萬塊星辰靈石,連點水花都沒有打起來,這鬼在這里趕驢真是屈才了。

    鏘!

    一柄殘破的靈劍被青陽桓扔出來,這是屬于靈藤族少主的兵器,雖然殘破了也是因為被祝融焱那個憨貨給揍的。

    雖說是破的,但卻也是一件無上帝兵,如今他手中的這些帝兵王兵還真不少,不過哪一件也不是大荒中的石頭,可以隨意的揮霍。

    “靈物有緣,神龜緣淺。”

    龜不仙一下子跳了起來,大聲喊道:“我X,阿桓你別攔著龜,這鬼竟然敢向龜爺收過路錢,你信不信龜爺今天打死他,讓他永不超生。”

    “不信。”

    “不信,你還不再拿出一件帝兵來,不然龜爺怎么過去。”

    ……

    轟隆隆!

    伴隨著驢模樣的異獸踏步,磨盤上的石碾轟隆隆的轉動起來,聲音如雷,如同天上的星辰在環繞轉動一般。

    這一刻,青陽桓也看到了石磨上的怪異之處,石磨和石碾上銘刻著山川星辰的章華,伴隨著石碾的轉動,銘刻上石碾上的日月星辰,朝升日落,一轉一循環。

    嗡!

    陣陣鬼氣從石碾中顯化而出,化為一道黑色匹煉,落到了大河兩岸斷裂的橋墩上。

    “大人,請隨奴家來。”

    女鬼念奴盈盈一笑,百媚橫生,于橋頭盈盈拜下,恭請著青陽桓。

    “你們這里真的是黑,龜爺難倒就值一件帝兵的過橋費嗎?”

    龜不仙趴在青陽桓肩頭,踏過橋之后,狠狠地喊道。

    “至少也得三件。”

    下一刻他就被青陽桓倒著拎了起來,盯著他說道:“龜爺,要不我把你扔回河對岸,你在重來一次?”

    “別別別,阿桓,這有些過分了啊。”

    女鬼掩嘴輕笑,不斷的轉過頭打量青陽桓。

    雖然和龜不仙打鬧,不過青陽桓的精神意志并沒有掉以輕心,上一次陰間界碎片中,就有著伽羅插手,這一次這座陰間界被壓在光明神域中,本就透發著詭異。

    推磨的鬼,死要錢。

    引路的鬼,詭異的很。

    就是不知道蜿蜒鬼路的前方,還有什么,這一切的形成究竟在漫長歲月中發生了什么不為人知的變革。

    鏘!

    轉過三座山巒后,鬼路的盡頭是一片大亮,鬼火跳動,照亮了百丈方圓,一尊身穿黑袍,袍子上布滿了繡跡華章的紋路,身子被遮掩在黑袍中,感受不到氣息。

    不過青陽桓卻是看到在黑袍之下,露出的白骨腳踝,這是一具白骨。

    “幽冥前路,鬼祇引路,敢問來者,太陰有陰晴圓缺,太陽如日中天,孤魂野鬼凋零域外,身死道消,天地可有公平。”

    嘶啞難聽如同石頭摩擦的聲音從黑袍中傳出,一雙跳躍的鬼火眸子直勾勾的盯著青陽桓。

    “這鬼有毛病吧。”

    依舊是龜大爺出聲,他打量著面前的鬼影,透發著好奇。

    這陰間界碎片到底演化成了何種格局,先前出來一個貪財鬼,眼下又出來一個骨頭架子,叫囂著何為公平。

    這天地要真的是這么公平,哪里還有這么多征伐和文明更替。

    總之一句話,這骨頭架子有病。

    “我說,你要是有病就趕緊去治,真不行就提前投胎,給自己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你是要諸天萬族的公平,還是我人族的公平。”

    青陽桓愈發的覺得這里有意思了,他淡淡的出聲。

    這座陰間界顯然已經是獨立運轉了不少的歲月,形成了一套獨有的運轉規則,眼下最主要的是弄明白究竟是誰在掌控著這座陰間世界的運轉。

    “自然……是天地的公平。”

    黑袍白骨低吟,聲音有些卡頓,這細微的語氣被青陽桓聽了出來。

    “呵……”

    這一刻,青陽桓輕笑。

    伴隨著青陽桓的輕笑,對面的黑袍白骨一只白骨手掌從黑袍中抽了出來,隔空輕輕一抓,漫天陰氣匯聚,化為一桿秤。

    秤桿三尺,銘刻十六星辰,演化著一方浩瀚時空,秤盤如微型大陸,壓住天地,秤砣殘破,漆黑如墨。

    不過嬰孩拳頭大小的秤砣,散發著一種冰寒,青陽桓感覺到這上面的氣息,和他得到的閻羅之寶的氣息差不多。

    難道說這枚秤砣,其中是十六小地獄?

    傳說中十殿閻羅中,每一位閻羅王在執掌大十八重地獄的同時,每一位的手中都有一座小十六重地獄。

    “吾為天地量公平,天地覆我為邪惡。”

    “你是誰?”

    同樣的這一刻,青陽桓神情一凝,渾身氣機迸發到了一種將要爆發的極限,只要察覺到一絲異動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這天地何來公平?”

    青陽桓反問,一雙眸子灼灼如紫日,聲音也愈發的凌厲,道:“天地太大,萬族無數,只人族一族就足以讓人耗盡心血去維護,他族之事管不了,也不想管。”

    “歷代人族先輩浴血,上古黑暗時代燧人氏先皇照亮人族薪火,諸子百圣傳道四方,人族定鼎神土,開創人族文明時代,所追求的無一不是我人族大勢浩瀚如龍,人道無疆,要論公平,我青陽桓眼中的公平,便是我人族屹立大荒,諸天死活與我何干?”

    嗡!

    黑袍白骨手握緊了手中的秤,白骨手咔咔作響,黑袍籠罩下的瞳孔中鬼焰跳躍的愈發的厲害。

    “哈哈……”

    一聲凄慘的笑聲從黑袍中傳出,聲音中帶著一種難以言明的潰敗。

    “吾以天秤稱人心,奈何人心皆叵測。”

    “吾以公平量天地,是非轉頭一場空!”

    “這天,何為天,這地,何為地,吾的道哪里錯了!”

    ……

    “閻羅你說!”

    “你說啊……”

    這一刻,整座陰間界中天地轟鳴,群山震動,如同地震了一般,女鬼念奴匍匐在地,蜷縮著身子瑟瑟發抖。

    “念奴,你說,孤王何錯?”

    白骨大手探出,一把抓住了龜縮在地上的女鬼,然而念奴早就被凌厲的氣勢沖擊的全身千瘡百孔。

    “秤桿挑山河,是非公平當有定論,你生前以美貌勾引部落男子,謀殺親夫,死后自當墜落阿鼻地獄,承受油鍋烹炸之刑罰,為何還能轉化鬼身,得陰司果位,這公平嗎!”

    “孤王平等刑罰,維護秩序,哪里有錯,為何得不到世人公認。”

    ……

    “平等,你累了。”

    這時,浩瀚的陰間界中,傳來一聲威嚴的聲音,貫徹心靈世界,讓暴怒的黑袍白骨一下子平息下來。

    “是非之事自有后來人評說,三尺公平秤,十六星辰衡,如今這方天地用不到。”

    ps先道個歉,今天只能發這么一更了,晚上的火車回曲阜,白天要拾掇些東西,家里親戚打電話還讓我去給幫幫忙搭把手把買的吊東西的小吊車搬六樓去,這樣幾乎沒時間了幾天。

    明天的話能不能更新,族長話也不敢說滿,臨近年關事情有些多。

    還有評論區那位爺我已經禁言刪除了,我看了一下您老一個粉絲值都沒有,還來罵,覺得不好自覺右轉,去百度,要不您就湊合著看,別逼逼。8)
中山博爱棋牌
江西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预测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爱彩乐 pk10走势图片 重庆时时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旗袍白小姐1一2彩图 重庆时时彩官网直播开奖 华东15选5走势图 秒速时时计划免费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开奖公告 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 北京时时赛车记录 香港kj123开奖直播 四川快乐12任三遗漏 广东时时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