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拜師無門
    蔡李佛,詠春還有鐵線拳在禪城的傳人,全都敗在雷虎的軍體拳之下。

    他們不是不厲害,都將各自所習拳法練到熟極而流的程度,打起來的時候兇狠凌厲,拳招連綿幾乎不給對手絲毫喘息之機,欲將對手直接打翻在地才肯善罷甘休。

    蔡李佛拳的變化多端,詠春拳的狂風暴雨,還有鐵線拳的刁鉆狠毒,都叫雷虎開了眼界打得痛快淋漓。

    他一手軍體拳混合軍中格斗術兇狠霸道陰毒凌厲,再加上雷虎身體素質上的全面壓制,以更快的出拳速度,還有更重的出拳力量最后取得勝利。

    三位南拳傳人的武力還算可以,雷虎預計差不多與忠義堂已掛前堂主在一個水準上下,放在禪城江湖自然相當可觀,可對雷虎自身的實力提升沒多少效果就是。

    戰敗后,不說那三位南拳傳人失了心氣,對于教導雷虎各自的流派絕學也心存顧忌,最后自然不了了之。

    沒辦法,雷虎當面直接詢問他們是否可以傳授各自流派的真傳武藝,三位南拳傳人的態度卻是相當含糊和猶豫。

    要是能將雷虎收入門下自然最好,只是雷虎的實力太強,他們都沒把握能夠駕御得住,自然不肯輕易將流派絕學傳授出去。

    結果自然沒取得絲毫進展,雷虎倒也沒有遷怒的意思,強扭的瓜不甜,既然三位南拳傳人心有顧忌,他也不好逼迫過甚,只能就此作罷。

    “阿虎你看……”

    回到堂口駐地,秦豹一臉無奈苦笑連連,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禪城屁大點地方,要不是這里是我大清聞名的鐵都,又是嶺南沿海較早被洋人的堅船利炮打開的商業區域,經濟較為發達,怕是連那三位練出了真本事的南拳傳人都留不住。

    整個禪城,也就這三家南拳傳人開的武館,其余南拳流派也不是沒有流傳,只是沒有正經傳人坐鎮,根本就不合適雷虎上門拜訪學武。

    “無妨,過兩天我就去寶芝林一趟!”

    暗嘆了口氣,雷虎心中也是說不出的郁悶,轉來轉去最后還是得去寶芝林拜師求教,這樣的結果實在叫他感覺無奈啊。

    “也只能如此了!”

    秦豹跟著說道,其實他對雷虎的拜師學武之事,并不是特別急切。

    拜訪那三家南拳傳人時,雷虎顯露的實戰能力已經相當不俗,起碼放眼整個禪城,能夠接下或者說壓制住他的好手不足一掌之數。

    忠義堂又不是泥捏的,就算雷虎真遇到對付不了的好手,大不了忠義堂玩人海戰術,就算落入了旁人算計的陷阱又如何?

    當然,這話他沒跟雷虎說,同樣也沒跟其余幫眾羅嗦,作為忠義堂堂主什么話能說,什么話只能憋在心里他十分清楚。

    既然雷虎對于學武依舊沒有放棄,那就讓他繼續折騰就是,忠義堂此時已經步入正軌,無論是堂口的小弟管理,還是銀錢收入都有規矩可循。沒必要拉著雷虎不松手,這也不是朋友相處之道。

    雷虎臉色凝重,無奈道:“只能去寶芝林碰碰運氣了!”

    “要不我跟著一起去?”

    秦豹建議道:“怎么說,黃氏父子都得給我幾分薄面!”

    他也知曉雷虎跟黃飛鴻的徒弟林世榮起過沖突,誰也不知黃飛鴻會不會記掛在心,畢竟雷虎這次是主動上門求人去的。

    再說了,像黃麒英和黃飛鴻父子這般,在禪城民間相當有影響力的鄉紳,對于幫派中人的觀感如何誰也不知曉,只有這樣才叫人心生忐忑啊。

    “不用!”

    雷虎直接拒絕,笑道;“豹哥要是跟著去了,沒準人家還以為咱們是上門逼宮的!”

    最多不過就是被拒絕罷了,搞得太過隆重可不好,又不是事關生死危難,沒必要弄得聲勢太過。

    見雷虎堅持,秦豹也只能讓步,不過他還是那個意思,就算拜師被拒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以忠義堂的實力,眼下的禪城真沒有勢力或者個人膽敢招惹。

    聽了秦豹的豪言壯語,畢竟對方是一番好意,雷虎自然不好駁他的面子。

    他心中隱隱猜測,這里很有可能是電影黃飛鴻的世界,后面可能出現的沙河幫還有鐵布衫嚴振東可都不是好惹的主。

    沙河幫那就是一幫瘋狗,為了利益無所不用其極,以后真要是出現了這么一家幫派,不做好準備的話忠義堂絕對會受到極大沖擊。

    不說街道上的利益,碼頭上的巨利絕對能叫沙河幫那幫家伙瘋狂,到時候做出什么瘋狂之舉都不難理解。

    如果這里真是黃飛鴻電影世界的話,嚴振東也是個不小麻煩。

    以這廝在電影中的表現,實力絕對在林世榮之上,武學境界肯定早已達到明勁,以他最后跟黃飛鴻大打出手不落下風的架勢,說不定都有可能達到明勁顛峰也不一定。

    關鍵這家伙也沒什么是非觀念,沙河幫輕松就將其招攬,有雷虎在肯定不會再出這樣的事情,可誰能保證禪城只會出現一個嚴振東?

    要知道,隨著列強對我大清的逼迫力度越來越大,還有我大清那幫子八旗貴胄的瘋狂搜刮,北方百姓的日子將越來越難過,誰也不知會有多少北方武林高手南下討生活?

    真有了萬一,忠義堂手中要是沒有足夠的武林好手坐鎮,到時候免不了吃苦頭,甚至狠狠跌一交,最后能不能爬起來都兩說得很。

    當然,這些都是雷虎心中的想法,他是不可能隨便說出來的,要是能夠拜入寶芝林門下,學得正統南拳中的內家拳法,實力能夠得到迅猛提升,到時候不管外界如何,有他坐鎮,忠義堂就不會出現意外。

    要不是心中存了種種對未來的擔憂,他還真不一定愿意跑寶芝林一趟,此地不收爺自有收爺處,此時的嶺南武術界也是相當繁榮,只要他愿意到花城拜入南拳高手門下并非難事,不是每一位拳師都有黃氏父子那般矯情,好象他們父子跟會黨沒什么關系一般……
中山博爱棋牌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 南京小姐qq电话 注册就送28无需申请 江西时时在线 幸运农场3全中走势图复式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说明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网赌真人揭秘 中堂沐足的特殊服务 三公三个10算几点 什么是赛車pk10 二十一点基本策略图表 美国美女拉肚子放屁拉屎 游戏规则 青海快3开奖结 广东时时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