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怒斥寶芝林
    這日天清氣朗,寶芝林的生意一如既往不咸不淡,黃麒英和黃飛鴻父子難得同時在家,干脆都到正堂坐鎮順便指點一下學徒的醫術。

    寶芝林是禪城最出名的醫館之一,專治跌打損和傷筋勞損,秘傳虎骨膏藥就是放在整個嶺南杏林界,也是鼎鼎有名的好東西。

    雷虎走進寶芝林的時候,黃麒英剛剛送走正堂最后一位病人和其家屬。

    “這里好象不是忠義堂的地盤,你來做什么?”

    見到雷虎進門,黃飛鴻眉頭一皺,起身過來迎接,口氣有些不悅問道。

    黃麒英銳利的眼神望了過來,就像一雙刀子一般刺來叫雷虎感覺難受。

    寶芝林正堂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凝重,周圍幾個學徒連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臉色嚇得發白不知所措。

    “誰說我來,就是來收保護費的?”

    雷虎很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名聲已經臭到了這等地步么?

    再說了,寶芝林所在乃是禪城主街,黃家又是地方鄉紳,父子倆還都是聞名嶺南的武術高手,哪家幫派腦子進水了才會來寶芝林收保護費。

    “那你來寶芝林,有何貴干?”

    黃飛鴻的臉色雖然不怎么樣,可姿態還是擺得相當到位的,很有那么點封建士大夫的氣度。

    雷虎微微一笑,也不在意黃飛鴻的態度,淡淡掃了眼坐在旁邊默不做聲的黃麒英,拱手笑道:“我是來拜師學武的!”

    嚇!

    黃飛鴻愕然,黃麒英手中茶杯一抖,寶芝林里的學徒目瞪口呆……

    有沒有搞錯?

    還沒見過拜師拜得象雷虎這般理直氣壯的,這次算是開了眼界。

    過了好半晌……

    黃飛鴻恢復清明,不解道;“雷虎你的實力已經很強了,還要拜師作甚,難道你以前沒有師傅不成?”

    說著,眼神有意無意掃過雷虎光溜溜的腦袋,其中含義再明顯不過。

    話說,雷虎短時間內打出禪城江湖第一好手的名頭,自然十分引人關注,對他的出身來歷十分好奇。

    雷虎的光頭形象,很容易就叫人想歪,把他跟南少林聯系起來,以為雷虎乃是得了南少林的武功傳承,這才有了偌大名聲。

    而且他與人打斗時的風格,也跟少林外門功夫很有些相似之處,自然叫旁人肯定了心中猜測。

    南少林可是南方武林巨頭,手頭掌握的武學資源不要太多,雷虎這么一位疑似南少林弟子的家伙,竟然跑來寶芝林說要拜師,這不是笑話么?

    搞不好,一個不小心就會跟南少林結了梁子,黃麒英和黃飛鴻父子倆未必就怕了,可他們卻沒有為了外人就隨意得罪南少林的想法。

    “誰說我有師承了?”

    一眼看出黃飛鴻心中疑惑,雷虎悠然笑道;“真要有師承的話,我又何必跑來寶芝林拜師?”

    “你沒師承?”

    黃飛鴻震驚了,不同于其父黃麒英沒有見識過雷虎出手時的凌厲,他可是對雷虎的凌厲手段記憶猶新,不信道:“你那一身實力可是厲害得緊!”

    “黃師傅難道沒看出我那一手,全是軍中武藝的套路么?”

    雷虎坦然道:“至于我的實力,基本上都是源自強大的身體根基!”

    這樣的回答雖然叫人感覺難以置信又狂妄自大,不過黃飛鴻也沒再多說什么,看向雷虎的眼神頗有些復雜,卻是一點想要收徒的意思都無。

    “咳咳,雷虎是吧!”

    這時,坐在旁邊一直沒有出聲的黃麒英突然開口,一雙利目炯炯有神直視雷虎,朗聲道:“你還是回去吧,我們父子不會收你為徒的!”

    “為何?”

    雷虎一點都沒有被拒絕的氣餒,直接問道:“如果說是帶藝學武的問題,林世榮不也如此么?”

    “明知故問!”

    黃麒英眼中精光閃爍,直接道;“寶芝林不收幫派中人!”

    雷虎聞言默然,寶芝林正堂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沉重壓抑。

    黃麒英和黃飛鴻父子自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只是那幾位學醫的學徒很有些不安,忠義堂虎爺的名頭還是相當唬人的。

    “真是笑話!”

    過了良久,雷虎并沒有直接離開,反而露出不屑之色,看向黃麒英冷笑反問:“這就是寶芝林的理由?”

    “怎么,你有什么意見?”

    黃麒英沉聲開口,冷笑道;“有話就說,沒話請直接離開!”

    “嘿嘿,兩位黃師傅,難道你們就不是洪門中人么?”

    雷虎連連冷笑,直接把話說道清楚;“洪門不照樣是幫派堂口組織,兩位拿我是幫派中人的借口拒絕,有些過分了吧!”

    要是說旁的,他或許也就認了。

    可黃麒英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拿他是幫派中人的借口說事。

    不說他沒有拜香堂,算不得真正的幫派中人,此時整個南方的武林中人,又有哪個跟洪門沒關系?

    “放肆,洪門跟你所在的忠義堂,能是一會事么?”

    黃麒英怒斥出聲,看向雷虎的眼神頗為不善。

    “能有什么不同?”

    雷虎卻是怡然不懼,冷笑道;“不照樣是依靠敲詐勒索度日,哦我忘了,洪門家大業大,還干過當土匪強盜的活計,買賣煙土也少不得他們插一手!”

    說到這里,他搖了搖頭撇嘴道;“怎么感覺,我口中的某個組織,真是惡貫滿盈罄竹難書啊?”

    “你你你……”

    黃麒英氣得不輕,可又不知該如何反駁是好。

    雷虎卻是沒有收口的意思,笑道;“現在的洪門,跟剛剛成立時的洪門完全是兩個樣子,會黨的名頭雖然響亮,可他們實質上依舊還是一幫上不得臺面的幫派混混,不過就是人手多了點,舞臺大了點罷了!”

    說到這里,雷虎眼中射出兩團熊熊怒火,不爽道;“如果兩位覺得洪門比忠義堂高大上的話我無話可說,這師不拜也罷,告辭!”

    話音一落,拱了拱手直接轉身就走,完全沒有理會身后黃麒英不爽惱怒的眼神,還有黃飛鴻復雜的神色,至于寶芝林的幾位學徒,早已經嚇傻了,根本就沒有任何想法可言。

    嘿嘿,被老子說傻了吧?

    離開寶芝林后,雷虎并沒有拜師失敗的沮喪,相反臉上的神色還相當不錯,胸中一口悶氣全部發泄出來,加上早有心理準備,對于拜師失敗也就沒太過放在心上……
中山博爱棋牌
快乐十分8个号全中 武汉按摩会所排行榜 扑克推牌9怎么配牌 极速赛走势图大全 云南快乐十分十五期开奖信息 四川快乐12讨论群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 欧洲足彩指数怎么看 叶音英艳照门 拉斯维加斯性服务店 六宝典开奖直播app 玩腾讯分分彩彩赚钱技巧 易发棋牌 杭州按摩女上门服务 瑞超积分榜最新 8闽福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