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練武奇才?
    難道哥們是百年一出的練武奇才?

    聽了黃飛鴻的夸贊和解釋,雷虎滿心歡欣頗有些飄飄然。

    短短練習馬步樁不到半刻時間,他便已經入門,身上的種種感應,都是樁功入門的特有表象。

    可黃飛鴻接下來的話,卻叫他恢復了冷靜,對自己剛剛的幼稚表現暗暗唾棄。

    “果然沒出我所料,阿虎你本身的實力已經足夠,練習馬步樁上手很快,爭取再接再厲早點達到登堂入室的程度!”

    白開心一場!

    在黃飛鴻的指點下,再一次擺開馬步樁的架子,趁還沒開始雷虎苦笑道;“師傅,我怎么感覺站樁渾身舒暢?”

    黃飛鴻輕笑出聲,淡然開口解釋道:“要是沒點甜頭,辛辛苦苦練武為的是什么,很多人根本堅持不下來!”

    雷虎了然,感受著身體殘留的溫熱,心中對國術更高層次有了極大向往。

    接著又站了一輪馬步樁,等到收功時額頭汗跡隱隱,體內熱流暖烘烘的,好象一個大暖爐一般。

    舒服,說不出的舒服!

    就像大冷天泡溫泉一般,渾身上下的毛孔都透著舒暢!

    雙手用力握拳,竟然能夠清晰感應到身體的勁道,心中一熱猛然揮出一拳,空中突然傳出呼的砰響。

    這不是明勁!

    雷虎心中很是失望,總感覺差了一點什么,身上已經練出了勁道,可無法將勁道整合,更沒辦法將身體各處的勁道順著拳面轟出。

    “師傅,按照我眼下的鍛煉進度,什么時候才可以練出明勁?”

    不懂就問,雷虎將心中疑惑,以及身體內部的些許變化,全部告之黃飛鴻,實在忍不住詢問最關心的事情。

    “先站樁整勁吧,熟悉一個月再說!”

    黃飛鴻笑道;“之前觀察阿虎你扎馬,發現以你此時的身體強度,以及各方面素質,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了,不然也不會剛剛站了馬步樁便有這么大的進步!”

    雷虎豎手聆聽,把黃飛鴻說的每一個字,都牢牢記入心中。

    “只是你之前練的都是外門硬功,好象沒有練勁的門道,現在已經熟悉提升為主,據我估計一個月左右基本就可達到登堂入室的整勁水準!”

    說起這個,黃飛鴻不得不暗暗感嘆雷虎的身體素質之好,絕對是一塊練武的好材料。

    身體都還沒長成,又沒有站樁練勁的手段,依靠外門硬功竟然還能修煉到眼下程度,如果早早就開始內家拳修煉的話,只怕早就進入明勁境界,說不定機緣巧合之下還能更進一步!

    真到了那時,一個拳法宗師的名頭,絕對跑不了!

    這些,都是他心中想法,并沒有直接說給雷虎知曉,就算父親黃麒英也只知曉一個大概。

    要不是雷虎最近一段時間的表現,獲得了黃飛鴻的認可,想要他認真傳授站樁練勁的竅門,起碼得等上半年再說。

    雷虎自然不知,黃飛鴻心中的想法,此時他的心思,全都放在站了馬步樁后,身體的細微變化之上。

    “師傅,等站馬步樁整勁達到登堂入室的地步,是不是表示我已經進入了明勁層次?”

    見識過明勁的威力,他對自己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相當向往。

    “到時候再說吧,不要分心它顧!”

    黃飛鴻沒有回答,事情自然不是如此,還有關鍵的一步要走,可眼下他覺得雷虎更應該先把基礎打好,等其馬步樁整勁達到了登堂入室的水準,再談突破明勁不遲。

    以雷虎的身體素質,只要掌握了突破明勁的方法,想要達到這樣的層次相當簡單,比林世榮都要容易許多。

    只是黃飛鴻覺得,雷虎在國術上的前途應該更加遠大,此時他才剛剛接觸凝勁樁功,一點基礎都沒有,貿然突破明勁的話,對以后的繼續提升相當不利。

    “好吧,那就先把馬步樁練好!”

    黃飛鴻這樣的南拳宗師如何吩咐,雷虎也就只有老實答應的份。

    他對國術內家拳沒多少了解,自然不會傻到胡亂修煉,要是把身體練廢了,他該找誰哭去?

    話說,正當雷虎突然沒了多少聲息,潛心鍛煉馬步樁的時候,碼頭上出現了詭異的局面。

    也不知是不是雷虎的強硬手段起了作用,又或者其它什么原因,總之停靠在禪城碼頭上的洋人船只,最近都特別的安分。

    以前有的一些小糾紛小麻煩,也跟著消失不見,

    海船上的水手到了碼頭,基本都由忠義堂小弟陪同,幫忙采購物資以及各種生活消耗品,至于鬧事的現象,根本就沒出現過。

    這樣的情況,自然引起忠義堂小弟的關注,消息很快就傳到雷虎耳中。

    “不管他們是什么想法,咱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成!”

    雷虎不以為意,洋人的行為雖然古怪,可他并沒有太過在意,愿意跑來禪城碼頭這邊的洋人,基本上都不算什么真正的實力派。

    在忠義堂這樣勢力強大的地頭蛇跟前,他們就算想要鬧騰也沒那資本。

    之前鬧騰過的那位法國船長不就銷聲匿跡了么,碼頭打架事件過去了差不多半月時間,外面一點風聲都無,官府那邊更是絲毫動靜都沒有。

    雷虎可不會傻到認為法國船長吃了大虧,手下水手還被狠揍一頓,會輕易揭過當作沒有發生過!

    他一直都在等待對方出手,只是眼下風平浪靜的局面,叫雷虎心中稍稍感覺有些古怪罷了。

    話說回來,就算對方不找自己麻煩,他也會找機會弄對方一下的。

    起碼,都要知曉那廝為何突然發難,是不是這廝獨自的事情,又或者具有普遍性?

    與此同時,駐守禪城的黑旗軍將領,也悄悄派人傳來消息,跟他約定好的事情已經上報劉統領處,之后的行動將由劉統領親自接手處理。

    謝過悄悄前來傳遞消息的黑旗軍將士,雷虎將一個小木盒交給他帶回去,這是商量好的報酬。

    禪城好似恢復了平靜,可在平靜的水面下,卻是激流潛涌,醞釀著一個驚人的事件……
中山博爱棋牌
江苏快三计划老师骗局 六肖资料期期准 黑龙江22选5计划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香港黄大仙四不像开奖结果 88票极速时时 韩国美女主播系列之蜜罐 足球己方半场有没有越位 天津时时号码统计 今晚什么特马号 云南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Ag亚游下载 qvod 乌克兰美女 电子竞技的发展与未来 北京赛pk10下载安装 一定牛彩票网官网足球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