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堂主的煩惱
    當初因為堂口內部有人眼紅碼頭的滾滾財源,想要摘果子鬧出不小動靜,雷虎不甚其煩想要直接甩手,甚至干脆離開忠義堂。

    堂主秦豹聽到雷虎透露的心聲頓時大驚,堅決不同意雷虎放手,甚至揚言要叫那眼紅的高層好看。

    沒必要!

    見秦豹態度堅決,加上兩人的親近關系,雷虎也不好真的撒手不管,卻對秦豹的粗暴手段表示反對,明確表示既然對方對碼頭事務有興趣,那就干脆劃出一片區域讓其執掌就好了。

    看看這廝到底有沒有本事管好,之后再做決定不遲。

    結果,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

    那位眼紅碼頭利益的堂口高層,喜滋滋接手了部分碼頭的管理權,可惜才半個月時間就撐不住了。

    這廝在洋人跟前軟得一塌糊涂,結果把部分洋人的傲氣給捧出來了,那半個來月鬧出了不少亂子,讓碼頭和堂口都損失了不少利益。

    都不用堂主秦豹如何,更用不著雷虎表明態度,其余堂口高層便一致決定將那廝拿下,直接一腳踢出忠義堂。

    至于碼頭,依舊還是由雷虎繼續管理,其他人根本就搞不定,單單就一個洋人的麻煩,便足以讓堂口高層直接倒霉被推去出平息堂口內部的不滿。

    出了那次的事情之后,堂口內部再也沒有傳出對碼頭管理權有其它想法的聲音,不是他們不想而是沒那種能力。

    旁的地方也就罷了,像禪城碼頭這種與洋人海商經常有商業往來的地方,一旦出了錯漏可不是開玩笑的。

    就連官府都不會允許出亂子,堂口高層誰也承受不起那樣的后果。

    忠義堂已經進入平穩發展期,來錢的路子不少,尤其是有碼頭這么一個吸金利器,單單做一些周邊配套的生意,就足以叫堂口高層吃飽喝足,還能照顧手下弟兄甚至家鄉親人朋友,誰也不樂意冒極大風險搞事。

    一年時間里,碼頭周邊的農村建起了好幾個大農莊,最大的那一家自然是屬于民團所有,直接安排了超過五十個民團青壯擔任農場工人,專門為碼頭提供蔬菜以及肉蛋,日子過得不要太紅火。

    堂口不少高層順勢跟進,也組建起了幾個中小型農場,按照實力不同規模大小不等,通過雷虎推廣的生態循環農場模式,各自都經營有配套的特色農產品,一起作為碼頭農產品的供應商,短短幾月時間就賺了不少錢,好幾家農場的本錢都賺回來了。

    不僅如此,還有剛剛組建不久的漁業船隊,以及成衣作坊之類的配套產業,大部分都落入了堂口高層手中,通過碼頭的聚眾效應,生意相當不錯賺來的銀子雖然比不得碼頭多,卻也不少了。

    現在的忠義堂,算不得純粹的幫派組織,已經開始向商業團體轉型,當然少不得需要武力保護各自越來越大的利益。

    在這個動蕩的年月,這是保護自身和財產安全必要的手段。

    至于堂口之前的那些傳統幫派業務,已經入不了這些開始大富起來的高層的法眼,不過是維持一種形式罷了。

    收取的那點定額保護費,也只是穩定市面的需要,不然他們早就撤了這種需要花費不少人力物力,又得不到什么好名聲的活計。

    做了生意之后,堂口高層對于禪城的安定環境有了熱切要求,巴不得我大清海清河宴,讓他們能把生意做到整個嶺南,甚至整個江南地區。

    當然,這樣的事情只能想一想了,只是等堂主秦豹過來,給大家帶來一個大好消息后,這樣的雄心壯志其實也不是不能達到的目標。

    之前由雷虎提議,堂主秦豹親自出面處理的買官事宜,到現在已經有了眉目,用不了多久堂口高層身上都會有一層官皮。

    都是虛銜,除非有禪城以及周遍府縣的實職崗位,不然他們是不會輕易離開禪城的,忠義堂也沒那么大的財力和資源,都讓堂口高層當上實職官員。

    可有了一身官皮,許多事情做起來就方便多了,起碼不用擔心跟周圍府縣的官府溝通問題。

    以前拿銀子開道雖然效果不錯,卻是很不穩當,萬一周圍府縣官員心黑一點,之前的大筆投入都將打水漂。

    有些官員更加過分,眼里只有銀子,為了撈到更多油水什么齷齪事都做得出來,忠義堂高層手里的生意門類很多,之前可沒少被惡心到。

    可他們又拿周圍府縣那幫貪婪到了極致的官員沒什么辦法,總不能為了些銀子就殺人吧,他們現在可都是財主,已經沒了這種刀頭舔血的習慣了。

    之所以遇到如此郁悶狀況,就是他們是民人家是官,收刮起來真心不客氣。

    眼下可好,他們身上都有一層官皮,以后再跟周圍府縣官員打交道,用不著小心翼翼,就算對方看不上他們這些買來的官身,卻也不會做得太過。

    這些情況,堂口高層都心知肚明,一個個精神振奮,只等官身到手便準備放開手腳大干一場。

    說完了消息,一干堂口高層紛紛離開,他們都有一攤子生意和事務要忙,可沒閑功夫繼續窩在堂口浪費精力。

    “阿虎,最近如何?”

    秦豹喊住了雷虎,兩人一起到了堂口后面的院子,讓小弟炒幾個小菜送上,一邊吃喝一邊笑談。

    雷虎最近一段時間,基本上都是寶芝林和碼頭兩頭跑,沒怎么來堂口這邊,跟秦豹也有段日子沒見了。

    當然,以兩人的關系自然不會因此生疏,隨著忠義堂的攤子越鋪越大,大家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再想像初來禪城那般整日湊在一起,已經不太可能了。

    對于這樣的情況,秦豹也不知該說好還是不好。

    現在,堂口高層甚至精干幫眾都有了自己的產業,對于堂口事務就沒那么上心了,就連秦豹自己也是如此,可是忠義堂這個堂口絕對不能散了,不然會出現什么變故誰也說不清楚。

    還有外頭的局勢也開始變得不穩,我大清和東贏眼看著就要打起來了,禪城內部也有新近幫派崛起,一樁樁一件件叫他感覺十分煩悶……
中山博爱棋牌
快三开奖甘肃 秒速平台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赛车pk走势 白小姐开奖免费下载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黄江太子酒店小姐 那种出千方法最安全 重庆时时存在操控 辽宁快乐12官网 11选5开奖助手下载 极速时时官方开奖 韩国美女比基尼图片 注册就送彩金真实网站 一分赛走势怎么看 金管家彩票返点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