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還墨跡作甚,快點離開這里!”

    一見這兩家伙還有功夫閑聊,雷虎沒好氣怒聲提醒。

    “雷兄,譚兄不想離開,他想以死點醒國人!”

    王五一臉為難之色,眼中甚至有淚光閃爍,被感動的。

    “真是屁話,人死了誰知道后面是個什么情況?”

    雷虎一個箭步竄了過去,砰砰幾下就將維新派骨干身上的枷鎖全部轟開,見譚嗣同一臉死志動都沒動,他一掌招呼過去直接把他打暈扛在肩頭轉身就走。

    砰砰砰……

    一路所過,刑部一間間牢房的門口大鎖全被轟碎,口中不住狂呼:“跑啊跑啊快跑啊,要是等官軍反應過來可就沒機會了!”

    頓時刑部大牢亂作一團,一個個驟得自由的犯人像瘋了一般,鬼哭狼嚎不管不顧朝大牢門口沖去,出得刑部大牢一轟而散四下奔逃。

    雷虎肩扛譚嗣同,身后跟著王五還有一干維新派骨干,滿心震驚跟著出得刑部大牢,一個個心情十分復雜,看向雷虎的目光更是變幻不定。

    “諸位,你們自己跑路吧,我們兄弟能做的也就這么多了,告辭!”

    雷虎臉上蒙著面巾,回頭沖那幫被救出的維新派骨干說道,然后給王五使了個眼色,兩人哼都沒哼一聲轉身就走,眨眼功夫便消失在蒙蒙夜色中。

    刑部大牢被劫,眾多維新派骨干逃走,慈禧太后震怒!

    ……

    當譚嗣同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外面天光已經大亮,周遭相當安靜甚至能夠清晰聽到樹上鳥兒的清鳴,一股淡淡飯菜香味飄來,肚子很不爭氣呱呱叫了起來。

    “怎么樣肚子餓了吧?”

    王五端著一個大碗走了進來,見到譚嗣同已經醒轉笑道。

    “王兄,昨晚是你跟雷兄一起救的我?”

    伸手接過溫熱的大海碗,拿起筷子一陣狼吞虎咽,等一大海碗飯菜吃下肚,這才舒服的一嘆突然問道。

    “確實!”

    王五哈哈一笑,點了點頭直接承認了。

    “哎,雷兄誤我啊!”

    譚嗣同一臉苦悶,長嘆一聲郁悶道:“我本打算以死明志,希望能喚醒更多的有志之士,可雷兄直接把我打暈送這來了!”

    王五一臉尷尬,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按他的想法以及思維,認為譚嗣同的行為沒有錯誤,是不折不扣的大丈夫行為,應該予以鼓勵和支持。

    只是……

    “屁話,人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死了誰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一聲冷哼突兀響起,雷虎大步流星走了進來,掃了譚嗣同一眼沒好氣道:“以死明志說得好聽,誰又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到底犯了什么事,還不是朝廷怎么說就怎么樣么?”

    “雷兄此言荒謬!”

    譚嗣同激動道:“我輩讀書人心中自有道義……”

    “別跟我扯讀書人,沒聽說過無情最是讀書人么?”

    雷虎嗤笑道:“省省吧,留些力氣等出了城安全后,再跟我辯論不遲,現在你好好休息,眼下咱們還不算安全!”

    譚嗣同頓時啞口無言,被救之時他一腔悲憤和死志,可是被救出來后又沒了自殺的沖動,自問已經死過一次不想再死第二次。

    “這里是哪?”

    對于雷虎,他自然沒有絲毫怨恨,心中很是感激他的冒險相救。

    “刑部大牢外面不遠的一家民居!”

    王五笑道:“雷兄跟我說,最危險的地方其實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官軍絕對不會想到咱們會藏在這里!”

    譚嗣同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心中對雷虎的膽大心細也不由佩服不已。

    他確實沒想到眼下竟然就在刑部大牢附近,怕是官兵怎么也不會想到這茬吧,也不知雷虎到底是怎么想出來的。

    怎么想出來的?

    道理很簡單,不過就是利用了‘燈下黑’這一盲區罷了,衙門里還是有聰明人的,等他們反應過來自然不會錯過嚴密搜捕刑部大牢附近區域的民宅。

    只是那時,估計雷虎等人早已不知出城跑哪去了。

    ……

    京城戒嚴三日,大肆追捕刑部大牢逃出的犯人,尤其是維新派骨干成員更是追捕的重點。

    只是可惜,此時的我大清對底層的控制已經大為缺失,維新派骨干成員基本上都是家中有不少田地和錢財的讀書人,他們之前被太后黨突然抓捕打了個措手不及,眼下有了時間逃命情況自然不同。

    還有身犯重罪,被關押在刑部大牢的江洋大盜也不是好惹的,他們為了能安全出城什么手段都使出來了,簡直就跟‘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一般。

    順天府衙差役和九門提督手下的官兵被折騰得不輕,他們使盡了吃奶的力氣,好不容易抓捕了半數差出刑部大牢的犯人,另外還有小部分犯人確實神通廣大,順利逃出京城不說還在外頭大搖大擺狠狠譏諷了朝廷一通。

    三天過后,朝廷不得不停止戒嚴行動,同時他們的目光也被戒嚴期間逃出城的犯人吸引,派出大批人手出城追捕。

    這日,一支規模不小的商隊交了不少的孝敬銀子后,順利出得京城。

    等距離京城足有五里來遠后,一輛馬車從商隊悄然離開,順著某條不起眼的小道,直奔津門而去。

    “哈哈,王兄果然交友廣闊,隨隨便便就能搭上這么一支大商隊的線!”

    雷虎從馬車上鉆了出來,回頭望了一眼視線中越來越渺小的京城,笑吟吟贊道。

    “客氣了,不過就是混得久了點,認識的人多了些罷了!”

    王五也跟著鉆出車廂,搖了搖頭一臉平靜,掃了一眼馬車得意道:“也是雷兄算計無雙,我們這才能如此輕松出城!”

    說說笑笑,馬車在距離京城十里外的一個小鎮酒館暫歇,等候后續出城的二十號民團精銳過來會合,然后繼續前往津門。

    只是,當他們跟隨后趕來的民團精銳匯合,出得小鎮后臉色齊齊一變,袁世凱率領一支數百人的官兵正等候多時。

    真不愧是后來的華夏第一人,竟然跟他們玩了一把‘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把戲……
中山博爱棋牌
重庆老时时历 快速时时官网注册 吉林11选五中兑奖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500期 天津时时结果记录 云南快乐十分任四遗漏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欧洲联赛最新排名表 酒店陪酒女可以摸么 推牌9下载安装 快三第一门户app 香港十二生肖49码表 上海时时开奖结杲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 美女图片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