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威風(求訂閱)
    榮國府上下,因著二房管事周瑞被抓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好不喧囂。

    王夫人找賈母尋求幫助的計劃很成功,賈母對大老爺這種‘刻意針對’二房的表現相當不滿。

    只是,大老爺明顯不想跟府里鬧矛盾,這幾天一直住在別院,叫人去請也是一推二六五,把賈母氣得夠戧。

    “逆子逆子,真真是個不孝逆子!”

    直接把璉二喊去數落了大老爺一通,要璉二去把大老爺找來,她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什么重要事情?

    不就是替二房出頭么?

    璉二心中分外不爽,合著大老爺抓了個在外違法犯罪的二房管事,老太太都以為是大老爺在挾私報復?

    把大老爺看得太扁了吧?

    以大老爺的能耐,區區一個沒落的榮國府,入得了大老爺的法眼么?

    也就老太太還沉迷于往日的榮光不可自拔,二太太盯著府里的爵位不放,真要是哪天大老爺徹底厭煩了,讓他這個兒子將爵位讓出來又如何?

    估計到時候,就是榮國府兩房徹底分家,甚至分宗的時候!

    就怕那時,老太太將會后悔得腸子都青了。

    對于老太太的要求,璉二自然不敢當面拒絕,不過轉身就拋到一邊。

    開玩笑,大老爺擺明了最近不想回府,他還要跑去找人,不是自找麻煩么?

    對璉二的敷衍態度,還有大老爺避而不見的姿態,賈母感覺自身權威受到挑釁,幾乎就要忍受不住,準備親自上門叫大老爺好看。

    直到這一日……

    “什么,順天府官差抓了理國公府上的外門二管家?”

    榮慶堂,聽到大總管賴大帶來的消息,賈母愣住了。

    “是啊老太太!”

    賴大擦了擦額頭的熱汗,小心說道:“據說是在外頭強占民田,還逼死了人這才被抓的!”

    心中,卻是忍不住打了個晃悠。

    這樣的事,賴家也做過不少,只是沒有弄出人命而已。

    他對大老爺是怕到了骨子里,能在兩船持弓挎箭的刺客手里活命,還能將刺客全部干翻的大老爺,武力強得有些過分了。

    眼下見得大老爺似乎要下狠手整治豪門下仆,他的心就是一陣亂竄。

    要是不小心被大老爺盯上,可沒他好果子吃。

    之前二房管事周瑞被抓,二太太尋老太太幫助的事兒,還有府里下人間的流言蜚語他都知曉,卻是沒有絲毫參合的意思。

    真是一幫傻缺,大老爺真要整治周瑞的話,就算老太太出面估計都沒用,現在在府里作妖甚至敗壞大老爺的名頭,不僅不會起到作用,相反只會引起大老爺的反感,說不定本來能很卡脫伸的周瑞,就因為府里的風波繼續關在順天府大牢。

    還真被他猜中了!

    區區一個周瑞,怎么可能入得了大老爺的法眼?

    抓捕周瑞的事情,大老爺甚至都不知道,是手下官差巡邏時,見周瑞帶人差點把一戶貧苦百姓逼死時,突然出手抓捕的。

    大老爺早就定下規矩,京城里的那些灰色地帶,甚至陰暗產業他都可以不予理會,但絕對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現人命案子,這是底線。

    否則巡邏官差可以直接抓人,出了事大老爺承諾會頂著!

    要是換了旁的官員主持順天府日常工作,怕是下面的官差衙役不會相信他的承諾,京城的權貴實在太多了。

    順天府雖然重要,可招惹不起的存在實在太多,加上親朋故舊之類的數量可不在少數,一個不好就可能引來招惹不起的厲害角色。

    尋常的順天府尹,要想混得滋潤不僅本身得背景深厚,還得會‘做人’,更別說順天府丞了。

    這樣的順天府老大,除了以后前程遠大之外,其實很不招底層官差衙役待見,把他們這些人生生逼成孫子。

    誰也不樂意自甘下賤,不管遇到個官大官大,或者穿得體面的家伙都得笑臉相迎,生怕不小心得罪了要人命的存在,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更有甚者,有那熱心仁義的官差,被順天府尹三兩句虛話套話弄得熱血沸騰激情澎湃,結果等真出了事直接就被當成了替罪羊。

    見得多了心也就冷了,既然得罪不起那些有后臺的,那就死命壓榨更底層的百姓吧,誰也不是天生的壞人,都是被環境逼出來的。

    直到大老爺主持順天府日常公務,在所有官差都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直接硬懟忠順親王,如此強勢表現一下子就叫順天府官差信服。

    有這么個強勢老大,順天府官差的腰桿都挺直了不少。

    大老爺還不是個攬權的主,大部分權力都下放到順天府官吏手中,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許太過欺壓百姓。

    要他們一點都不從百姓那弄好處,大老爺表示沒這等本事,只要別鬧得太過就成,順天府官差對這樣的要求雖有不滿卻也還在承受范圍內。

    等官差群體中的害群之馬被減除,順天府官差的心氣越發高漲,凝聚力與往日不可同日而語。

    大老爺并沒有刻意吩咐下去,要手下官差針對豪門仆役,只是這幫家伙囂張慣了,就算之前受家主叮囑老實一陣,時間一長見順天府并沒有什么大舉措,便也冒出來繼續作威作福。

    按照以往的經驗,就算真的跟順天府對上了,只要抱出主家名號,自然不會有任何事情。

    然后,不少的豪門仆役倒霉了。

    凡是違法之事,一旦叫巡邏的順天府官差發現,一個字:抓!

    周瑞不是被抓的第一個豪門管事,卻也不是最后一個!

    只是,順天府如此肆無忌憚抓人,自然引來那些被抓仆役主家的不滿。

    大老爺是有資格上早朝的,以前基本上與旁的官員沒啥交流,他不是文官系統的一員,同時還是勛貴集團的異類,根本就沒啥朋友。

    只是最近幾天,下朝后主動尋大老爺‘聊天’的勛貴出身官員,突然多了起來,目的都很簡單就希望大老爺不要做得太過火。

    過火么?

    一點都不過火!

    相比各家外管事所作所為,順天府只能說是秉公辦事。

    可就是順天府的秉公辦事,卻叫一干勛貴豪門家主受不了啦。

    或者說,他們很不習慣順天府如此強勢的姿態,被抓了管事臉面上難看,順天府強勢他們的某些生意都會受到影響。

    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利益沖突是沒道理可講的,所以大老爺最近幾天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可這又如何?

    大老爺根本就沒太過在意,勛貴集團出身官員好言相向也就罷了,一旦惡語威脅的話,大老爺也絕對不會客氣的。

    凡是身在名利場,哪個家族屁股底下都不干凈!

    但凡在上朝時不給大老爺面子,或者說主動找茬的家伙,大老爺上衙后直接派出手下官差盯著,專門針對這些家伙背后的家族,一旦發現不妥立即出手,很是叫一些眼高于頂的豪門家主臉色難堪下不來臺。

    “賈恩侯,不要把事情做絕!”

    家族生意受到極大影響,眼見收入銳減已成定局,一些官員沉不住氣,直接朝大老爺發出威脅:“真要是惹急了,你也討不了好!”

    呵呵……

    大老爺一點都不在乎,不過也沒有惡語相向的意思,只淡然表示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秉公辦事,如果哪位覺得不妥可以直接提出。

    可要是誰想跟他玩陰的,大老爺表示奉陪到底。

    如此強項態度,把那幫子利益受損的勛貴大臣氣得夠戧,卻又拿大老爺無可奈何。

    而這時,蘭臺寺的言官沒有忍住寂寞,突然跳了出來彈劾大老爺‘貪贓枉法’,引起京城市面動蕩。

    見過無恥的,就沒見到過如此不要臉的家伙,簡直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不就是抓了丫背后老大家的犯事管家么,竟然就這么好不客氣發動彈劾,真以為大老爺是你捏的不成?

    要是真正的清廉言官,大老爺卻是拿他沒啥辦法,起碼是在官場上的手段沒什么效果,可大老爺手頭勢力不少,通過旁的渠道照樣能夠達成目的。

    隨便動用了一點手下情報網的力量,不過短短數日就將彈劾言官的信息全部收集妥當,效率高得驚人。

    大老爺針對性出,同樣以言官彈劾手段,直接將那廝踢入地獄深淵,叫滿朝文武見識到了他的狠辣手段。

    只是,當今的反應叫人看不透。

    接到了彈劾大老爺的折子后,并沒有像以往那般留中不發,而是交由內閣討論調查,好象是相信大老爺的清白一般,實際上什么心思大老爺門清。

    顯然,當今對待大老爺的態度,已經沒了以前的寬松和放縱,很有那么點子借機敲打的意思,至于是不是如此只得大老爺自己猜測了。

    去它馬的!

    大老爺可沒這心思和精力猜當今的心思,自顧自按照自己的想法處理,然后那位出頭的言官直接倒霉了,估計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都得在大牢里度過了。

    如此狠辣不留情面的手段,把朝堂一干大臣驚住了,對大老爺的強項手段褒貶不已,不過自此以后卻是很少有人主動彈劾大老爺,尤其還是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

    bq
中山博爱棋牌
时时彩大小单双软件 王中王开奖一马中特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快3走势图 极速时时网站是多少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墦2008 新疆时时官网 合肥快餐女500 梭哈游戏为什么不让玩 黑龙江时时五星走势 幸运飞艇在线一期五码计划 黑龙江时时介绍 杭州沐足可以吹 手机斗鱼直播游戏 天津时时彩开奖数据 排三今天开奖号码 2o19年金马会救世网内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