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荒唐(求訂閱)
    整個京城權貴家族,都掀起一股自朝風潮,確實查出了許多蛀蟲。

    特別是那些家族聲勢不小,可主家能力卻不怎么樣的權貴之家,下面的仆役鬧騰得最歡。

    還有跟榮國府一樣的權貴之家也不在少數,因為內斗叫下人得了便宜。

    就跟封建王朝一般,主君越強之時王朝就越發鼎盛,同時也是皇室實力最強之時。

    一旦主君能力不行掌控不了局面,下面的官員自然不會客氣,挖起王朝墻角一點都不手軟,利字當頭他們可不管如此行事會不會讓王朝覆滅。

    權貴之家比起封建王朝好一點的是,不管主家弱到了何等地步,下面的仆役又強橫到了哪種程度,都沒有取而代之的可能。

    就算已經做大的仆役有這樣的想法和實力,可旁的權貴肯定會出手壓制,甚至會等那廝主家滅了后,然后直接瓜分了那廝手中的利益。

    這是關系到權貴階層的根本,一點都容不得馬虎!

    大齊承平百年,開國時期的勛貴歷經數代,到了現在還能矗立朝堂不倒的不足三成,其余全都處于衰落狀態,就跟寧榮二府一般。

    子孫不肖者眾,自身沒甚能力被府中總管仆役拿捏的不在少數,這次也都統統暴露出來。

    能在外頭收拾的,權貴階層全部出手收拾了,至于府內的蛀蟲那就得看主家自己的本事了,旁人不好也不愿過多插手,免得壞了名頭。

    外頭鬧得沸沸揚揚,寧榮二府卻跟沒事人一般,沒見清理府中蛀蟲,也沒有大張旗鼓處理犯事仆役,好象與外頭完全隔絕了一般。

    呵呵……

    見到這樣的情況,大老爺只能呵呵兩聲,他也懶得理會這些破事。

    “老大,把二房管事周瑞放了,被外人知曉多丟人啊!”

    好不容易逮著大老爺回府,賈母急急召見開口便提出了要求,一點都沒理會周瑞做了什么錯事,好象他是二房管事就能豁免所有責任一般。

    “老太太,周瑞犯的事已經由刑部判了刑,這時撈人卻是不可能了!”

    大老爺臉色平靜道:“當然,二弟要是付出巨大代價,還是能把身犯幾條人命案子的周瑞撈出來的,不過二弟的前程估計也毀得差不多了!”

    賈母一愣,心中不悅卻不好表現出來。

    大老爺的話說得那么明白,她要是強行要大老爺撈人,不僅沒有成功的可能性,還會徹底跟大老爺鬧翻。

    為了一個膽大心黑還犯了人命官司的下人出這么大力氣,賈母還沒老糊涂!

    只是,她就看不得大老爺那副淡然神態,心中生起一股無名之火,一定要壓制大老爺的囂張氣焰。

    “老大,這次你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想到就做,賈母冷著臉道:“想過后果沒有?”

    “能有什么后果?”

    大老爺笑著反問:“不就是在朝堂上折騰么,以前折騰得還少了嗎?”

    賈母一滯,沒好氣道;“老大你不怕折騰,可榮國府卻經不起折騰!”

    “那我就沒辦法了!”

    大老爺雙手一攤,無奈道;“畢竟想要在任期內做出點成績,不得罪人怎么可能,老太太說呢?”

    “哼,那你也用不著做得這么絕吧,看看你都得罪了多少權貴?”

    賈母眼神一厲氣不打一處來,沒好氣道:“指不定,今后榮國府的日子有多難熬!”

    “老太太真會開玩笑!”

    見賈母如此作態,大老爺有些煩了,淡淡道;“府里以前不都是自得其樂么,什么時候跟外頭有過多聯系了?”

    沒理會賈母發黑的臉色,他笑道;“關起門來自娛自樂,旁人還能拿府里如何,真以為我不敢直接堵他們家門啊!”

    “好好好,老大你真是硬氣!”

    賈母氣道:“你倒是不怕外頭風雨,可老二呢?”

    “二弟不是好好的在工部當差么?”

    大老爺好笑道;“老太太,別跟我提老二有什么光明前程,他現在可是巴望著宮里的元春有出息,好提攜他這個做父親的,至于其它的上進之路,我就是給他指明了路徑,二弟能做得過來么?”

    賈母一時啞口無言,老二的表現確實叫人無語。

    旁的不說,通州那事多么簡單,結果還被他給辦砸了,看看老大后來是怎么補救的,簡直信手拈來毫無難度,甚至還從老二這弄了不少銀子花消。

    只是,老二雖然能力不行可他孝順啊,單這一點就甩了老大好幾條街,由不得賈母不替他著想。

    “老婆子不管這些,要是老二因此受了牽連,老大你一定得出面幫扶,不然老婆子可不答應!”

    一臉堅決說出這話,然后擺了擺手示意大老爺可以離開了。

    大老爺淡淡一笑,起身直接離開了榮慶堂,對于賈母的話不置可否,他有一種奇特感覺,不太可能待在順天府多久了。

    當今眼里揉不得沙子不假,卻也不喜太過折騰,大老爺在順天府坐衙才多長時間啊,就連續惹出轟動京城的事端,短時間內還沒什么問題,時間一長可就招人不待見了。

    怎么說呢,京城可是天子腳下首善之地,被大老爺這么幾番折騰,搞得跟龍潭虎似的,當今也是要面子的。

    更別說,萬壽宮那位更要面子。

    大老爺還有心思折騰更厲害的,只是眼下還不到時候,估計等那時候鬧出偌大動靜,也就是他離開京城之時。

    無所謂了,還是那句話,大老爺行事但求無愧于心,至于其它的因素都可以拋到一邊。

    回到東院,召來邢夫人還有璉二夫婦,一邊聚在一起吃了頓飯,同時還吩咐了一些事情。

    主要就是最近老實安分一些,大老爺被不少權貴恨上了,不要給他們出手找茬的借口。

    還有就是,要小心二房使陰謀詭計害人!

    說起來也真是搞笑,周瑞犯下的事情都已經公之于眾了,明明白白顯示了這廝上下其手,從王夫人兜里掏了大把銀子。

    按說以王夫人的性子,怎么可能還容得下周瑞家的?

    可事情偏偏就是如此,周瑞家的并沒有失寵,依舊還在王夫人身邊當差,還是王夫人身邊的得力管家媳婦,叫人都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話說,王夫人想要收買人心的話,也用不著拿周瑞家的當標桿啊。

    就是不知,周瑞家的為了脫罪,到底付出了什么代價?

    可不管如何,這位與大房結了仇的管事媳婦,依舊還留在二房行走,這就叫大老爺不爽了。

    “你們兩個可得小心了,萬一要是哪天周瑞家的想不開,跟你們來個同歸于盡,你們自問能避得開么?”

    見小夫妻倆臉上一直都是不以為然之色,大老爺終于放了狠話。

    “不會吧,周瑞家的不會如此不智!”

    王熙鳳變了臉色,有些不托底辯解:“活得好好的,怎么就想著去死呢?”

    “呵呵,你那姑媽可是狠角色,誰知道她能不能鼓動周瑞家的如此犯險?”

    大老爺淡然開口:“到時候你們其中哪個,或者兩個都完蛋了,對大房打擊不小,可對二房來說卻是莫大好事!”

    小夫妻倆終于變了顏色,被大老爺所言嚇住了。

    想想確實是這么個理,要是周瑞家的‘想不開’,以二房的實力和周瑞家的能耐,他們夫妻倆還真不一定躲得過。

    “二太太太過分了,這么個危險存在,竟然還留在身邊當心腹聽用!”

    璉二臉色難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只要一想到暗地里有一雙仇恨眼睛緊盯大房和他們夫妻,心中就忍不住生出難言的寒意。

    王熙鳳的神色也很不好看,如果放在以往她自然不會在意,可現在她可是懷有身孕,一旦被周瑞家的或者什么人沖撞了,想到后果的可怕,一向膽大包天的她也忍不住心頭發寒了。

    “東院這邊還好,都是老子我的人手,守得水泄不通不會有什么麻煩!”

    好象覺得威嚇還不夠一般,大老爺笑瞇瞇添了把火:“你們兩個住在榮禧堂可得小心了,誰也不知你們的院子里,到底有沒有二房的耳目和人手?”

    小夫妻倆嚇得夠戧,一頓飯吃得沒滋沒味,好不容易吃完立即匆匆離開,看他們的樣子就知曉,回去后鐵定會好好整頓榮禧堂的下人。

    這,就已經足夠了。

    “老爺,快過年了!”

    等丫鬟收拾好了碗筷,邢夫人跟著大老爺進了正堂坐下,小心翼翼說道:“要不把迎春和賈淙兩個小的,接回來吧!”

    “再等一等不用著急!”

    淡淡掃了欲言又止的邢夫人一眼,直接問道;“是老太太的意思吧!”

    “老太太說她想念迎春和賈淙了,要妾身跟老爺提一提!”

    邢夫人有些心驚膽戰的趕腳,戰戰兢兢回答:“老爺,不如就早點將人接回府里,去老太太那盡孝!”

    “呵呵,這是你用不著操心,老爺我心中有數!”

    擺了擺手,大老爺直接轉移了話題,問道;“過年的準備做得如何,需要什么早點開口,別到了關鍵時刻出了婁子就不好了!”
中山博爱棋牌
贵州快三走势图规律 2016开奖记录历史结果完整版 上海时时统计图 复式 口袋彩票是正规的吗 幸运河北20选5走势图 快乐赛结果 浙江快乐12选5软件 快乐十分直三投注价格表 快速时时能赚钱吗 21點游戏下载中文版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 老时时杀号 广东快乐十分固定公式 三的近100期走势图 北京单场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