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消息(求訂閱)
    這世界不可能圍著一個人轉,就算世界之子也沒這資格!

    就在政二老爺花了五千兩銀子,從大老爺這買了修繕京城外城城墻的小工程,派出的清客和小廝上下其手,大肆貪墨朝廷撥付下來的工程銀子時,大老爺這邊突然接到了一封請柬。

    忠順親王府長使光明正大送來的,邀請大老爺過幾日參加忠順王爺在京城最紅青樓舉辦的酒宴。

    臥草,真夠高調的!

    “王爺真是好興致!”

    大老爺準時赴會,京城最知名的青樓被徹底包了下來,上百桌流水席擺出來,上的都是珍肴美味還有上等美酒,周遭美女環繞絲竹之音不絕,好一派奢華酒宴。

    “哈哈,賈恩侯你終于回京了!”

    見到大老爺,忠順親王哈哈大笑主動相迎,驚碎了一地眼鏡。

    除了忠順親王麾下心腹知曉怎么回事,其余與會賓客一個個心中猜疑,不知大老爺為何如此受忠順親王看重?

    更叫他們吃驚的是,忠順親王不僅親迎大老爺,而且還直接將大老爺拉到首席落座,這樣的待遇可真是驚人。

    看看首席上坐的都是什么人吧,與忠順親王交好的皇室成員,還有內閣閣老以及六部尚書級大佬,

    大老爺雖說已經是從二品大員,還是工部侍郎,可要在首席落座還有些不夠資格。

    忠順親王卻是親自將他帶去首席,旁人雖然羨慕嫉妒心中疑惑,卻也不敢質疑親王的行為。

    此時的忠順親王,與五年前大老爺離京時不可同日而語。

    自從他經商的事情傳揚開了,在皇室引起一陣軒然大波,同時也宣布了忠順親王失去了爭龍的資格。

    如此一來,反倒叫忠順親王地位超脫,只要不自己作死,基本上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

    起碼當今不會把他當作對手,甚至還會在某些方面給予方便,好把忠順親王樹立成一塊皇帝親善宗室的牌子。

    所幸忠順親王此時的心思,全都放在開拓海外事業上,對于大齊內部的權力紛爭沒多大興趣,當今給了他超然的地位,他也沒有胡亂折騰。

    反而利用機會,加大麾下的海貿力度,同時開始收攏人手和實力,開始向海外遷移。

    這一些,都掩蓋在海貿之中,并沒有引起當今和其它勢力的關注,只以為忠順親王掉眼錢去了。

    所謂壁立千刃無欲則剛,此時的忠順親王就是這么個狀態,起碼在大齊境內就是如此,行事可以肆無忌憚張揚一些,并不會引起當今的猜忌和反感。

    也正是因為如此,忠順親王的一次酒宴,一下子就請來這么多身份貴重的賓客,大家都不用擔心當今會有不好的聯想么。

    只是誰也沒料到,最近幾年越發張揚高調的忠順親王,會對大老爺如此青睞有加。

    要不是首席一干人等身份地位貴重,看忠順親王的架勢,怕是要讓大老爺就坐在身邊的客座首席啊。

    大老爺何德何能,竟受到忠順親王如此看重?

    對于周圍或羨慕或嫉妒,又或者探詢的眼神,大老爺全然無視,一屁股坐在首席末座,大吃大喝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身邊坐著的是內閣閣老又如何?

    就算其中有工部尚書這個頂頭上司,也沒影響到他的行為舉止。

    單就這份視大佬如無物,瀟灑自在的氣度,便叫同桌內閣閣老和六部幾位尚書側目,心中暗暗贊嘆不已。

    都是成精的老狐貍,自然不會太看重面子問題,再說了大老爺也沒招惹探馬,無緣無故針對一位叫忠順親王青睞有加的二品大員,犯識了么?

    “親王,今日擺出如此大場面,有何喜事?”

    喝酒吃菜兩不誤,大老爺一邊享受王府‘特級廚師’的精湛手藝,一邊好奇沖著滿臉紅光的忠順親王問道。

    他的問題,也正是宴席一干賓客心中的疑惑,聞言紛紛放緩了吃菜喝酒的動作,豎起耳朵仔細聆聽究竟。

    “哈哈,本王又在海外做成一筆大生意,心情高興這才開了宴席!”

    忠順親王倒也坦率,哈哈大笑直接說了出來:“這次生意的收入,甚至比得上以往數年之和,如何能叫本王不高興開懷?”

    首席上的一干朝中大佬面面相覷,心中鄙夷臉上卻是跟著滿臉笑容,連連道喜不再關注親王所言。

    在他們看來,不過就是賺了大筆銀子而已,就算一口氣賺了百萬兩又如何,相比忠順親王的實力而言,算不得什么吧。

    “哈哈,沒想到親王竟有如此收益,可喜可賀啊!”

    聞言,大老爺眼睛一亮,舉杯哈哈大笑連聲道喜,一點都不帶滲假的。

    他自然聽出了忠順親王的話中止意,顯然這位在呂宋的地盤,擴張了不止一倍,不然也不會如此高興開心。

    “哈哈,都是恩侯你提點的功勞!”

    忠順親王滿臉紅光,直接端起酒杯敬了大老爺一回,沒有理會周圍大佬驚詫的眼神,得意道:“這次的收益之大,實在超乎想象啊!”

    “嘿嘿,這是王爺厚積薄發的結果,我只是說了幾句嘴,能做到眼下程度,是王爺和手下努力的結果!”

    大老爺也不居功,他沒想到這才短短數年過去,忠順親王便在呂宋取得重大突破,接下來怕是要加速人口和勢力的遷移了吧。

    “哈哈,恩侯客氣了!”

    忠順親王臉上笑容越發燦爛,直接邀請道;“等酒宴結束,恩侯可不要急著離開,咱們還可以好好聊一聊外海通商之事!”

    “恭敬不如從命!”

    大老爺也沒客氣,直接應了下來,引來周圍一片羨慕眼神。

    與會大部分賓客恍然,這才知曉大老爺受忠順親王青睞,原來是指點親王經商有功,這才會有親王青睞的結果。

    心中又是羨慕又是鄙夷,在儒家為統治主流的時代,經商實在是上不得臺面的末流,根本就提不起一干科舉入仕官員的多大興趣。

    倒是同為勛貴的官員,對于大老爺和忠順親王口中的海外通商起了興趣。

    他們倒是不怎么在乎名聲有礙,要是能賺到大把銀子,家族勢力就會長盛不衰,比起那所謂的清名要實惠得多。

    能叫忠順親王幾乎忘乎所以的巨大收益,起碼都得以百萬兩位單位吧?

    百萬兩銀子!

    只要想想,都叫人感覺心頭一片火熱,要是能搭上線狠賺一筆,那才真叫占便宜。

    在場某些勛貴家族出身的官員,心思頓時活絡起來,琢磨著是不是私下跟大老爺接觸一番,看能不能通過大老爺和忠順親王的外海船隊搭上線,跟著跑外海賺大錢?

    只有坐在首席位置上的一干老狐貍,才隱隱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可究竟哪里不對又說不上來,總感覺忠順親王和大老爺的對話,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

    可縱觀大老爺的仕途崛起之路,跟忠順親王好象沒有絲毫聯系,這就叫首席上的一干老狐貍摸不著頭腦。

    兩個關系一般的人,湊在一起話中有話,怎么都感覺不太可能。

    但在座的一干老狐貍,卻是都隱隱察覺大老爺跟忠順親王所言之事,怕不是外海通商那么簡單。

    只是,這樣的事情跟他們沒多大關系。

    忠順親王已經失去了爭龍的資格,跟在座的老狐貍也沒有什么利益沖突,就算他和大老爺暗地里的勾當,不怎么見得光也不礙了他們什么事。

    心中稍稍琢磨下就算了,要他們打破沙鍋問到底卻是不可能的事情。

    無論忠順親王還是大老爺,都不是善茬,沒有激烈利益沖突的話,誰也不會輕易得罪了去,白白樹立了大敵卻沒什么好處,都不會做這樣的傻事。

    忠順親王眼下地位超然,完全可以不在乎在座老狐貍什么心思,就算當今也不會輕易把他給得罪死了,自然心態放松沒有太過在意外人什么想法。

    大老爺自然更不在意了,兩人談笑風聲好不歡樂,反正所言所語聽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全是關于外海貿易和生意場上的事,也不怕泄露出去。

    可實際上呢,兩人已經把該說的情況,都說得比較清楚了,只有他們倆和親王心腹才能聽得懂的潛在意思。

    一場酒宴自然十分成功,起碼與會賓客基本都吃好喝好甚至還玩好了,想要留宿青樓一夜風流的,忠順親王也不會吝嗇那么點銀子。

    等賓客散得差不多了,大老爺便隨忠順親王轉到一處隱秘別院,按忠順親王的說法就是在當今那掛了號的地方,里頭清理得比較干凈,不用擔心說出的話會被旁人偷聽了去。

    “賈恩侯你可知曉,當今通過龍庭的力量,差不多已經查清了暗海你那親外甥林如海嫡子的兇手,是一個癩頭和尚和跛足道人!”

    剛剛分賓主落座,忠順親王便說出一個‘驚人’消息,笑吟吟看著大老爺,顯然想看大老爺猛然變化的神色。

    只可惜叫他失望了,大老爺神色如常沒有絲毫波動,輕笑道;“不管是什么人出的手我都能接受,以后遇上了自然會叫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8)
中山博爱棋牌
pk10投注现场 时时彩对应码大全1=579 上海时时网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技巧规律公式 重庆时时彩存在作弊么 cctⅴ5在线直播 秒速快3彩票 吉林快3走势彩经网 老时时的结果 湖南动物十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山西 天津时时的官网开奖 足球预测分析 王者荣耀妲己在卧室里被略 真的有人靠网赌长期盈利吗 极速快乐十分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