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伴讀(求訂閱)
    不管京城局勢如何,大老爺都能穩坐釣魚臺。

    頂頭上司工部尚書,受了忠順親王之事的風波影響,位置岌岌可危,大老爺有很大可能取而代之。

    就是不知,當今知曉忠順親王的目的否?

    要是不知的話,等以后忠順親王以新的身份出現,當今到時會是什么表情?

    當今此時的心情就不怎么好,盡管一口氣從忠順親王那里拿到了好幾個朝堂上的關鍵位置,帝黨的勢力增長迅猛,可弄不清忠順親王的心思目的,叫當今心頭很不安穩。

    做皇帝都是這樣,心思多疑誰都不肯輕信,一有不正常的情況,比如說這次忠順親王突然的讓爵之舉,叫當今琢磨了好些天都沒什么頭緒。

    忠順親王可是當今多年的政敵,就算后來當今繼位斗爭都沒終結,依舊時不時威脅到當今的地位。

    “戴權,繡衣衛那邊還沒找到忠順么?”

    心中煩悶,當今說話的語氣有些嚴厲,嚇得旁邊侍侯的戴權一哆嗦。

    與外界猜測不同,當今對忠順親王的失蹤相當重視,得聞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密令繡衣衛全力偵察。

    “秉皇爺,還沒發現忠順親王的蹤跡!”

    戴權額頭全是冷汗,小心翼翼回答道。

    “哦,是這樣啊!”

    當今點了點頭,一點都不意外這樣的結果。

    忠順親王要是存心想躲,繡衣衛根本就尋不到人,要是連這點能耐都沒有,怎么可能跟他爭皇位?

    “忠順的那幫手下呢,京城的?”

    當今轉移了話題,至于追尋忠順親王蹤跡的行動,肯定不會停的。

    戴權暗暗松了口氣,急忙解說道:“鄭閣老,這次真的打算退了!”

    “這老東西,早該滾蛋了!”

    當今沒好氣道:“要不是忠順一直護著,朕早就把他給收拾了!”

    鄭閣老是忠順親王的頭牌小弟,作為老資格的內閣閣老,之前可是沒少給當今找麻煩,也就最近兩年消停下來了。

    眼下忠順親王都消失了,他要是還不知道急流勇退,那就只有死路一條的份了,當今絕對不會對他客氣的。

    “其他人呢?”

    總算聽了個好消息,當今的心情好了不少。

    內閣少了個礙眼的家伙,帝黨又可以多上一員重將,至于該挑誰上來,當今一時還沒有想好。

    “齊尚書有另投他人的想法,最近活動得相當頻繁!”

    戴權語氣不帶一絲情緒,老實匯報道:“他跟幾家大勢力都有接觸,至于最后會加入哪方就不知曉了!”

    “哼,不過騎墻小人而已,等過段時間再收拾他!”

    當今冷哼出聲,盡管他跟忠順親王不對付,卻也容不得下面的臣子,在幾位皇室大佬之中蹦來蹦去。

    “賈恩侯在工部相當本分,沒有太大功績也沒什么過錯!”

    戴權繼續開口,只是說道大老爺時,神色明顯有些猶豫,鑒于之前當今對大老爺的不錯態度,最后他還是加了句:“最近一年多時間,忠順親王跟賈恩侯,幾乎沒什么聯系!”

    至于忠順親王的其余得力小弟,在這段時間基本上都被收拾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忠順一系嫡系官員,最高官位不過只是正三品而已,倒是把大老爺這么個從二品工部侍郎突顯出來。

    “賈恩侯?”

    當今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悠然道:“在工部混跡,無錯即是有功,只是這不符合這廝的行事風格啊!”

    對于大老爺,當今一點都不陌生。

    在蘇省幾乎折騰了個天翻地覆,卻也將蘇省治理得繁華似錦。

    而且個人武力強得過分,最關鍵的是這廝好象跟忠順和義忠兩頭都有些聯系,就不知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戴權默然不語,這時候顯然不是插話的好時機。

    “暗中盯著,不要放松!”

    果然,當今沉吟片刻吩咐道:“最近他家里好象挺熱鬧的,聽聞蘭臺寺的那幫家伙,準備彈劾賈恩侯治家不嚴?”

    “正是!”

    戴權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屑道:“不過就是不想見到勛貴家族順利轉型,也不希望賈氏族學有繼續壯大的可能!”

    “哼,他們倒是霸道得緊!”

    說起這個,當今心頭火氣就忍不住往上沖,當年大老爺在府里點的活,到現在已經差不多成了當今的心病。

    一年多時間的暗中調查,基本上已經證實了大老爺當初的話語,科舉果然有被那幫書院壟斷的跡象。

    這是當今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好在文官集團的勢力還沒膨脹到難以壓制的地步,等京城這邊局勢穩定下來,當今就要準備對江南官場下手了。

    不好擅自針對那幾家著名書院如何,找機會把各大書院培養出的領軍人物拿下總成吧,間接給予這些書院沉重打擊。

    真是反了天了,竟然敢暗中操控科舉,簡直不知死活!

    這時,門外有小太監急急來報,太上皇又發脾氣了,請當今過去說話。

    “混帳!”

    當今一張臉氣得鐵青,太上皇最近可是越來越過分了。

    揪著忠順親王突然失蹤的事兒不放,給當今制造了不少麻煩,更過分的是時不時以孝道壓人,逼得當今必須主動前去萬壽宮報道安慰。

    難道太上皇不知,他這個皇帝的事情很繁忙么?

    每天來回折騰,單單在路上耗費的時間,就算到了萬壽宮那里,太上皇不過是借機敲打一番,什么實質內容都沒有。

    要不是知道忠順親王不會如此傻缺,當今甚至都懷疑他跟太上皇聯手作弄自己,簡直叫他哭笑不得。

    盡管心中不爽到了極點,當今還是不情不愿到了萬壽宮,果然不出所料又接受了一通口水洗禮。

    最叫他不爽的是,甄貴太妃和膝下的皇子也在,就坐在旁邊看著當今的笑話,把他氣得夠戧差點沒忍住破功,心中把這對母子給記恨上了。

    要說太上皇對忠順親王有多看重,當今一點都不相信,不過就是想借機生事,顯示權威罷了。

    隨著時間推移,太上皇跟當今的爭斗,已經逐漸明朗化了。

    太上皇退位后,身子骨越發健朗,可惜當今也不是吃素的,隨著時間推移慢慢掌握了主動權,開始在朝堂全面占據優勢。

    只是有孝道壓制,當今也不敢做得太過,只是先剪除太上皇的羽翼,等太上皇沒了得用的手下后,自然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在此之前,該忍還得忍。

    在萬壽宮浪費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回來后心情不怎么愉快,搞得乾清宮這邊的太監宮女一個個噤若寒蟬不敢弄出大點的動靜。

    這樣下去不成!

    必須想辦法轉移太上皇的注意力,當今心中有了主意,忙活完了手頭活計休息的時候,好似隨意詢問戴權有沒有辦法。

    戴權卻是一點都不敢怠慢,想了想立刻出了個主意:“皇爺,幾位公主殿下的年紀不小了,是不是該替她們挑選一下伴讀?”

    其實他更想說,直接弄一場選秀,保證太上皇的注意力立馬集中過來,只是這樣的話他沒膽子說出口而已。

    “給公主選伴讀?”

    當今喃喃自語,雖然不怎么滿意這么個答案,不過有總比沒有強吧,先試試看效果再說。

    ……

    內務府傳出消息,當今膝下的幾位公主,還有幾位親王郡王之女準備挑選伴讀,很快就傳入大老爺耳中。

    大老爺卻是理都沒理,這跟他沒有絲毫關系,何必關心?

    給公主郡主縣主們選伴讀說得好聽,不過就是給這些金枝玉葉挑選高級玩伴而已,只有那些很有上進心的小官,還有急欲跟皇室有所牽連的商賈之家,才會看重這樣的機會。

    就跟皇宮里的女官一般,說來說去也不過是高級點的宮女罷了。

    不然她們的品級真要管用,朝堂早就翻天了,管老爺們辛辛苦苦打拼半輩子的效果,還沒宮女在宮中奮斗幾年的作用大,誰也受不了哇。

    咦,大老爺怎么感覺這樣的情節,很有些熟悉啊?

    想起來啦,原著中的寶釵上京,不就是打著進宮當公主伴讀的旗號么?

    琢磨了下薛家的處境,估摸著聽到風聲后,應該不會放過這么個投機的大好機會。

    一旦薛寶釵被選中了,薛家以后的日子會好過許多。

    還真被他猜中了,薛家此時還是正經的皇商,在內務府頗有些人脈關系,公主要選伴讀的消息,也通過薛家在京的掌柜,傳入薛姨媽和薛寶釵耳中。

    母女倆一下子就心動了,尤其是薛寶釵一向對自己極有自信,就算在榮國府這里,也能力壓探春和史湘云這樣的公侯小姐,就是比起迎春也不遑多讓。

    也就有過幾面之緣的林家小姐林黛玉,叫她心生嫉妒罷了。

    只是可惜出身是個硬傷,到了京城這等權貴云集之處,出身極大妨礙了她的上進之路,這叫一心想‘上青天’的薛寶釵如何狠甘心。

    “母親,這是女兒的機會,也是咱們薛家的大好機會,一定要好好把握!”

    “我的兒,你是怎么想的?”

    薛姨媽臉上露出微笑,好奇問道。8)
中山博爱棋牌
时时缩水 pk10开奖网 网上斗地主赢现金 快乐赛车有什么技巧吗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北京pk计划网址9码 明透i豆app官网 豹子王免费下载 西宁一条龙服务桑拿 电子游戏注册秒送36元 北京赛查询 稳定一肖中特 江西怏三基本走势图 服务器漏洞扫描工具 西宁小姐联系 玩ag一天赢了10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