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蓄勢(求訂閱)
    半個月時間,一條從京城蔓延至通州運河碼頭的雙向筆直冰道,便出現在京畿大地上。

    凡是見過這條突兀出現冰道的官民,無不被大老爺的手筆震撼。

    而隨著源源不斷的物資,從冰道的冰車上運抵京城,整個京城都轟動了,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貧民百姓,都爭相觀摩冰車呼嘯的壯觀場景。

    當今樂得合不攏嘴,大手一揮就要大肆封賞。

    要不是內閣極力阻攔,怕是大老爺經此一事,就能強勢進入內閣。

    旁人不說,戶部錢尚書就第一個不答應,大老爺可不是易與之輩,還沒進內閣就整得他和戶部好不郁悶,要是進了內閣那還了得?

    至于璉二更進一步,擔任高配從三品順天府府丞,賈蓉徹底坐穩了通州知州之位,甚至還順利延襲了末等將軍的爵位,那就沒人刻意反對了。

    政二老爺因為‘勞苦功高’也跟著升了半品,混成了從四品的高配郎中,賈珠也因為‘出力甚多’同樣升了一品,成了六品主事一級文書官員。

    一時間,榮國府好不歡樂,要不是眼下天氣實在寒冷,京城局勢還沒徹底緩和下來,怕是府里又要大擺宴席慶祝了。

    特別是二房,很有一種揚眉吐氣的趕腳,好象他們從此就能蓋壓大房一般,尤其見到大老爺沒有受到任何嘉獎的時候。

    大老爺官場受挫!

    也不知什么時候開始,府里突然出現了這樣的流言。

    王熙鳳勃然大怒,一連處置了好幾個被她逮住的多舌婆子,并將人直接趕出府門這才壓住了這股歪風邪氣。

    “榮府乃是良善人家,鳳辣子做得有些過了!”

    也不知為何,某次臘月內宅聚會的時候,老太太當著過府拜見的邢夫人的面如此說道:“不要太過苛責了下人,免得叫外人說咱們府上嚴苛不通情理!”

    王熙鳳當時紅了臉,被氣的。

    好在邢夫人不住在府里,也沒心思參合府里的破事,并沒有露出任何異常神色,還開口幫著說道兩句。

    王熙鳳找了個借口提前離開,回到榮禧堂側廳滿臉陰沉郁悶之極。

    不多時,與邢夫人一同回府拜見老太太的迎春過來,開口寬慰道:“璉二嫂子用不著如此,妹妹覺得嫂子做得很對!”

    “就是嘛!”

    王熙鳳像是找到了宣泄口,把心中委屈全部道了出來:“大老爺是什么身份,豈容府里一干碎嘴婆子胡扯?”

    “沒叫我碰上也就罷了,可叫我撞上了能不管么?”

    說著,一臉憤憤道:“也不知哪個在老太太跟前嚼舌頭根,老太太竟然還幫著說教,真是氣死人了!”

    姑嫂心中自然清楚,能做出這等叫人惡心之事的,府里除了王夫人還有誰有這等能耐和本事?

    只是一沒證據二來對方又是長輩,就算明知是王夫人動的手腳又如何,難道還能當面譏諷對峙不成?

    還有老太太也是心思不純,竟然就借著這么個可笑理由敲打王熙鳳,簡直莫名其妙。

    王熙鳳心頭不爽得很,對老太太也淡了不少心思。

    別說她已經是當家太太,基本上將榮府內院牢牢掌控在手,也只有榮慶堂和二房那邊插不進手,一時大權在握根本就受不了老太太時不時的敲打。

    老太太什么心思,王熙鳳門兒清,邢夫人和迎春其實也都心知肚明,不過就是不想王熙鳳徹底一家獨大,想要搞平衡罷了。

    只是老太太或許忘了,眼下的榮府已經由大房執掌快十年了,以王熙鳳的手腕差不多已經徹底掌控,只是府里的風氣實在不好,下人難以管教又有老太太和王夫人阻攔,一時不好處置罷了。

    真把王熙鳳惹急了,或者對老太太的私房沒了熱切的興趣,怕是老太太就得坐蠟了,鳳辣子絕對不缺心狠手辣的手段和心性。

    只能說姜是老的辣,老太太一直把度控制得很好,時不時敲打王康鳳一回,又能不叫她太過氣憤,同時又讓王熙鳳能得點好處,拿豐厚的私房吊著她,這才能一直把王熙鳳卡得死死的。

    既然想要覬覦老太太的豐厚私房,那就得受老太太的約束,就這么簡單!

    “嫂子無需如此!”

    迎春笑著寬慰道:“這次要不是內閣閣老極力阻攔,怕是老爺這次能直接進入內閣!”

    見王熙鳳的注意力被吸引,她笑道:“官位到了老爺這等地步,想要更進一步何其難也?”

    “那也不能一點動靜都沒有吧?”

    王熙鳳對官場之事了解不多,還是有些不甘心道:“起碼也能讓府里的某些人知曉,大房的聲勢不是二房能比得上的!”

    “嫂子糊涂了,璉二哥不是上晉了一步么?”

    迎春笑道:“聽老爺的意思,從四品晉升到三品可不容易,璉二哥現在可是標準的高官了,能在官場立下小山頭的存在,可不簡單!”

    “瞧我這腦子,一時氣糊涂把這茬給忘了!”

    王熙鳳一時喜笑顏開,拍了下光潔的腦門笑道:“嫂子對官場里的門道所知不多,有時候確實摸不著頭腦!”

    “嫂子要管家呢,哪有心思和精力理會外頭的事情?”

    迎春笑道:“老爺這次也是煞費苦心,想讓璉二哥哥還有史家表叔們全都上位,好在朝堂上壯大聲勢,不然什么事都要老爺親自出面也不是個事啊!”

    “是這個理!”

    王熙鳳點了點頭,好奇道:“妹妹說了史家兩位表叔,怎么這次沒見他們一同受到封賞?”

    “老爺說兩位表叔想在京城升遷十分困難,不如等年后籌謀外放,到時不僅能更進一步,也能繞開京城這個復雜的地方!”

    迎春笑道:“史家當年也跟老爺一樣受了牽連,一直都被壓著不得上進,此次跟著老爺混了點功勞,正好外放避上一避!”

    王熙鳳心頭一動,精致艷美的臉上露出恍然之色。

    心中卻是暗暗咂舌,沒想到先太子之事的遺毒到現在都還有影響,史家兩位侯爺是因為這事一直被壓著不能晉升!

    要不是迎春跟她把事情道明,估計她就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到這點,只會以為史家衰敗了。

    “對了,老爺有沒有說過,我叔叔王子騰什么時候能夠回京?”

    聽到史家雙侯這次也混了好處,她心中好不熱切,好象王家也派人出了力吧,怎么就沒見王家也跟著得了便宜呢?

    王家少了王子騰這個頂梁柱在京城坐鎮,最近幾年聲勢大不如往。

    要不是金陵四大家族同氣連枝,大老爺愿意帶著王家其余族人一起玩,怕是王家都要從京城權貴圈子銷聲匿跡了。

    這就是家族人才不興的壞處!

    王子騰長年在外,王氏家族聲勢大衰不說,朝堂上連個能幫襯的王家族人都沒有,要不是大老爺不時幫上一把,王子騰的處境只會越來越遭。

    對于這樣的局面,王熙鳳是相當不滿的,因為娘家的聲勢不振,影響到了她在賈家的地位。

    幸好璉二算是資深官場中人,盡管改不了貪花好色的性子,可有大老爺的約束,他不敢在外頭胡來。

    至于在府里,王熙鳳這個當家太太還是能夠壓得住那些狐媚子的。

    一直對管家權虎視耽耽的王夫人也是出身王家,同樣受到影響,二房珠大嫂子的娘家勢力一般,不然王熙鳳就要頭疼了。

    “聽老爺提過一兩嘴,王家叔父想要進入內閣,一直都不肯在地方上遷就,估計內閣不發生大的變化,或者幾位閣老不請辭的話,估計還需要幾年時間!”

    迎春倒也沒隱瞞,直接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之。

    哎……

    王熙鳳好不郁悶,搖了搖頭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太現實。

    不過經過跟迎春一通對話,原本郁悶的心情到是好了許多,臉上重新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和迎春說些趣事有說有笑氣氛歡快。

    晚上等璉二回來,她把事情簡單說了下,冷笑道:“按迎春妹妹的說法,老太太和我那好姑媽也太好笑了吧!”

    “不用理會這些有的沒的!”

    璉二沒好氣道:“他們知道什么,老爺現在功勞其實足夠進入內閣,只是聲勢不足需要更多的支持!”

    “等明年兩位史家表舅有了安排后,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進入了高層官員行列,盡管依舊還是順天府府丞,可璉二來消息的渠道卻是多了不少,對官場的事情更加熟悉和了解。

    “算了不說這些,二爺辛苦了!”

    王熙鳳連連嬌笑,媚眼如絲很快就把璉二勾得魂都飛了,屋子里傳出聲聲叫平兒滿臉羞紅的聲音。

    榮國府的雜音,很快傳到大老爺耳中,他只微微一笑便沒再關注。

    一幫蠢貨!

    此時大老爺可以說是整個京城,最受矚目的尚書級高官。

    冰車車隊由工部一手操持,金陵四大家族的族人全部出力幫忙,許多有能力表現不差的族人,全都因功受賞進入官場,四大家族的聲勢一時大振。

    無論是賈家還是王家或者史家,都有不少族人順勢進入京城各部衙門做事,盡管都是級別最低的官吏,可數量一多也是一股不弱勢力。8)
中山博爱棋牌
2018足球赛事时间表 7星彩走势图综合版 新学期中的打算 1993年香港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冷热号 顶级138手机客户端网址 沈阳沐足按摩论坛 金龙赌场老板照片 北京赛pk10计划网 费用分析软件 441133上图最早看图区开奖 威廉足彩指数 阳光美女图片唯美 fg捕鱼攻略 辽宁唯博彩票信息下载地址 四川时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