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刀破城
    話說兩晉時代,乃是南方世家門閥勢力最為鼎盛時刻。

    王與馬,共天下!

    太原王氏當初牛到了一定境界,東晉南遷時的晉室得依靠太原王氏,才能勉強掌控局勢坐穩皇位。

    可惜經歷的南北朝三百多年的風風雨雨,當初牛得不行的南方世家,也在時間流逝中被雨打風吹去。

    像是三國時期吳國的南方家族,還有東晉時期九品中正制時期的所謂高門,到了現在不是徹底完蛋,就是聲勢大不如以往。

    當然,南方此時依舊士族和豪強林立,只是最多強橫一郡或者一縣罷了,比起數百年前的同行可要差上不少。

    南陳的覆滅,可以說跟南方士族和豪強的墮落有直接關系。

    除了陳主陳叔寶本身不爭氣之外,南方士族依舊活在往日的光輝之中不可自拔,比起北方世家門閥的活力,南方士族早就墮落了。

    以為南陳朝廷沒了他們就玩不轉,然后各種作死以及跟南陳朝廷對著來。

    也就是幾位陳主性子不錯,大多漢人朝廷都比較寬容,沒有對他們痛下殺手,使得南方士族更加驕橫肆無忌憚,。

    可惜,南陳突然間就被隋朝給滅了,南方士族依舊我行我素,他們的依仗不外乎就是隋朝想要徹底掌控南方,就必須得靠他們幫忙才成。

    吳侯領地里的士族也是如此驕橫,加上雷虎在陳朝期間并不起眼,雖說在南陳覆滅的時候好好表現了一把,可最后不還是投降了隋朝么?

    所以,太湖區域和錢塘郡轄內的士族豪強之家,并沒有將雷虎這個新鮮出爐的吳侯放在心上。

    他們也不想想,以大隋此時蒸蒸日上的國力,被逼得讓雷虎占地自立,究竟需要多么強橫的實力才能做到?

    如果他們真牛比的話,怎么就沒能爭取到自立的地位和地盤?

    有些人和勢力,就喜歡按照自己的想法看待,根本就不考慮此時整個天下或者說南方的大環境如何,以前怎樣現在依舊還是怎樣,甚至還更加驕橫跋扈。

    他們如此行事也是有理由的,雷虎一個莫名其妙的陳將,不是南方士族出身,想要治理好吳侯領,自然得地方上的士族幫忙啊。

    不然,要是他們不配合的話,雷虎想要徹底掌控地方,做夢去吧!

    其中,鬧騰得最兇狠的,乃是吳郡沈氏,現在應該說是太湖沈氏了。

    雷虎率領三千親衛巡視到太湖區域時,就遇到了太湖沈氏的族人直接要官要權,還擺出一副高高在上施舍做派。

    “吳侯,不是我看重這點子小小權力,而是想要幫助吳侯治理地方,同時讓地方百姓過上好日子,這才勉為其難出山!”

    一位三十年許,高冠博帶的所謂士人侃侃而談,滿臉的驕傲好象別人就得高看他一樣。

    “你算什么東西?”

    等這廝羅嗦完了,雷虎這才慢條斯理開口,一點都沒給面子冷然道:“一沒文名傳出,二又沒有強橫武力傍身,憑什么要本侯高看一眼,還給你高官厚祿養著?”

    “吳侯,你這是什么話?”

    那廝先是一愣,而后滿臉不悅怒道:“就憑我乃沈氏族人,吳侯要是不給個滿意交代,這次沈氏可不會答應!”

    “哦,按你這話的意思,沈氏這是想要造反?”

    雷虎瞇縫著雙眼笑了,笑得分外和善沒有絲毫威懾力,悠然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沈氏族人的共同想法?”

    他直接就定性了,根本就不想一個個處理。

    果然,眼前的沈氏族人并不是個聰明角色,也沒察覺到雷虎話中隱含的危險氣息,高昂著腦袋一臉傲氣,冷然道:“有區別么?”

    啪!

    迎接他的是雷虎凌空一巴掌,直接將這位拍翻在地半晌爬不起來,一時滿臉茫然不知所措,過了好久這才反應過來,露出憤恨之色怒道:“好哇,吳侯這是想要跟沈氏作對啊!”

    “那又如何?”

    雷虎淡然輕笑,冷聲道:“沈氏不想混了,本侯也不介意直接將沈氏從這個世上摸去,真以為老子不會殺人么?”

    說完,揮了揮手招來親衛,直接堵了這廝的嘴,然后帶著三千親衛直接將太湖沈氏的族人聚集塢堡包圍得水泄不通,任由沈氏族人驚慌失措縮進塢堡之中做出防御姿態。

    “吳侯,你這是何意?”

    很快,塢堡的城樓之上便出現了沈氏一族族長,還有幾位氣息強悍的武者,差不多放在江湖上算是二流后期或者顛峰好手,又可稱為后天顛峰強手。

    這樣的武力,放在實力大損的南方士族之中還算不錯,畢竟此方世界雖說天地靈氣濃郁,先天高手層出不窮,卻也不是隨處可見的大白菜。

    沈家不僅擁有三位實力達到后天后期甚至顛峰的好手,而且還有一支訓練尚可,兵甲精良的人馬。

    刀槍劍戟等等常規武器人手一把也就罷了,城樓上甚至還出現了弓弩等防御利器,這就不是尋常士族豪強該有的東西。

    看到城樓上出現的數十把弓弩,雷虎瞇縫著眼新這殺意凜冽,本來還沒想著將沈氏徹底拔除,不過現在么他改主意了。

    “沒什么意思!”

    輕笑出聲,雷虎指了指被推到最前方的沈氏族人,悠然道:“沈氏族人好大的膽子,不僅上門要官要權,還口口聲聲直言不給就要造反,叫我這個新近混上的吳侯好好掂量掂量!”

    聲音不大,卻是清晰傳入在場數千人耳中,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那位被堵嘴的沈氏族人,雷虎部下三千親衛一個個露出不屑之色,至于城樓上的沈氏族人竟然有不少露出深以為然之色。

    雷虎看在眼下,心中卻是波瀾不興!

    既然沈氏族人是這么個態度,那就不要怪他下手狠毒,不給所謂的士族豪強留情面了。

    “吳侯不要太過分!”

    塢堡城樓上的沈氏族長沒有絲毫擔憂害怕之色,只是淡淡塞哦了被堵住嘴巴的族人一眼,冷然道:“我沈氏可不是好欺辱的!”

    得,他竟是把雷虎硬口的罪名擔下了,真是有底氣啊。

    “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殺!”

    雷虎淡然開口,押著那位大放厥詞沈氏族人的親衛二話不說手起刀落,一顆大好頭顱沖天而起,脖子里噴涌的血柱撒出丈許之遠。

    嗚嗚嗚的蒼涼號角聲突兀響起,轟隆隆的戰鼓響徹天地,三千親衛滿身煞氣凝結如一,好似烏云蓋頂一般朝沈氏家族的塢堡圍了過去。

    “不好,吳侯好膽!”

    沈氏族長臉色大變,他怎么沒想到雷虎竟是如此強橫霸道,二話不說直接揮軍就打,心中狂怒殺機凜然,眼神冰冷怒喝出聲:“給我好好的打,一定要讓這幫家伙知曉咱們沈家的厲害!”

    不僅沈氏族長沒有絲毫害怕情緒,城樓上的沈氏族人個個都躍躍欲試,顯然也沒怎么將下面圍攻上來的吳侯親衛放在眼里。

    就連那幾位沈氏家族的二流高手,也一個個怒不可歇殺氣凜然,恨不得將雷虎這位吳侯殺之而后快。

    他們根本就沒將外頭有關雷虎的傳言放在心上,只認為這些傳言太過夸張,隋軍這是想掩飾自身無能,才將雷虎這么一位之前默默無名的陳將,一下子捧到了名將的高度,根本就不可信好不好。

    要是雷虎敢于沖殺上前,他們一點都不介意踩著雷虎的尸體揚名立萬!

    咻咻咻……

    首先發威的是雷虎手下親衛中的弓箭手,只見一片片箭雨沖天而起,瞬間就將并不高大的沈氏塢堡城樓覆蓋。

    啊啊啊的慘叫哀嚎之音響起,守在城樓上的沈氏族人頓時倒下一片,身上插了一支或者幾支不等的箭桿,翻身倒地鮮血橫流,其余人等被眼下突然的局面驚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

    “快快躲避,大家不要擔心,這幫家伙手里沒有攻城器具,根本就拿咱們沒辦法!”

    還是沈氏族長有經驗,手里不知何時拿著一面蒙皮圓盾,上下移動將飛來箭矢全部攔下,顯示出了一手不俗的武功,同時還大聲寬慰被嚇住的守城族人。

    至于讓守城族人放箭還擊,他卻沒壞了腦子如此行事,就憑族人手里那幾十把質量良莠不齊的弓弩,想跟城下的吳侯親衛對射,嫌族人死得不夠快么?

    “呵呵,真就沒攻城器具么?”

    只是下一刻,雷虎悠然的聲音清晰傳入耳中,叫沈氏族長臉色狂變心臟一陣瘋狂跳動,雷虎不僅能在嘈雜混亂的聲音中分辨出他之所言,實力絕對比沈氏族人中的最強者更加厲害。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直叫他目瞪口呆如墜冰窟,滿心絕望差點給嚇尿了。

    只見雷虎策馬前沖,狂奔至距離塢堡誠樓五十步距離,突然沖天而起瞬間跨越三十幾丈空間,就象真的能飛天一般驚人。

    而更加驚人的卻是,雷虎身在半空比起塢堡城樓還高,突然凌空一刀斬下,一道數丈幾乎肉眼可見的刀勁呼嘯而出,猶如開山神斧一般直接砍在堅固的塢堡城樓上,腳下一陣天搖地晃耳朵瞬時失聰,塢堡城樓瞬間被一分為二!

    x
中山博爱棋牌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100期 新时时豹子号遗漏 免费彩票计划手机版 广西快三app下载 上海时时信息 一肖中特版 重庆时时官网同步开奖结果 竞彩足彩500 南航清纯校花完胜奶茶mm 棋牌游戏登录送18 75秒极速时时号码 山西快樂十分 云南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什么是老时时 夏威夷海滩裸体美女 安特卫系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