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合作
    祝玉研接受了雷虎的好意!

    她打算在吳侯領待一段時間安胎,顯然她對自己懷的孩子十分看重。

    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眼下可是隋初年景,儒家在朝堂的影響力經歷五胡亂華,已經衰落到一定程度,可在民間的影響力卻是極大。

    經過董仲舒修改的儒家思想,對女子的壓制束縛極大。

    尤其是懷孕之事,壓力幾乎全都不在女子身上。

    祝玉研作為本世界土著,就算實力再強也會受到世間風俗影響。

    尤其當她知曉自己可能此生就懷一次孕的時候,更不可能輕易放棄懷上的孩子,想要順利生下來自然是順理成章之事。

    只是很顯然,祝玉研對石之軒的恨意,已經達到了一個瘋狂程度,簡直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因著驚覺懷孕之事,被岔開去的話題,很快又被祝玉研本人來了回來。

    這次,她沒拿自己說事。

    “只要吳侯幫忙解決石之軒,陰葵派會記下吳侯的此次人情!”

    祝玉研直接道:“以后吳侯但凡有任何差遣,只要不損及陰葵派根本,陰葵派上下定當全力以赴!”

    “比如呢?”

    雷虎來了興趣,反問道:“祝派主也知,現在本侯需要外援的地方,可是少之又少!”

    “吳侯如果需要陰葵派,甚至圣門其余派別收藏的典籍,只要不涉及根本心法的話,我都能替吳侯弄到手!”

    祝玉研顯然對雷虎研究不短,知曉他眼下需要的是什么,笑道:“還有各派的底層人才,只要吳侯需要,我都能將他們弄來替吳侯效力!”

    雷虎有些心動了,祝玉研所說的書籍和人才,都是他需要的資源。

    吳侯領由他一手規劃建設,以后的發展路線也已經確定,自然不會獨尊儒術罷黜百家。

    相反,他還想再見百家齊放的盛事,自然需要精研百家典籍的人才。

    隋初正是一個良好的切入點,此時兩晉南北朝對峙剛剛結束,北方經由胡人肆虐數百年,當初的漢家傳統已經被破壞得不成樣子了。

    儒家的影響力受到了重創,盡管朝堂上儒家依舊是主流,可因為戰亂緣故其它學說也不是沒有發展的土壤。

    縱觀正史上的隋朝,儒家的影響力一般非常一般,就是到了正史上的唐初,儒家也聲勢也沒兩宋時那般驚人。

    不然,圣門兩派六道也不會發展得十分興旺。

    他們的理念,跟儒家自然尿不到一個壺里,顯然儒家的勢力沒有大到,壓制其它一切思想學說的地步。

    圣門的衰敗,一直到了儒家思想鼎盛的宋明時期,那時候的儒家成了天下主流思想,圣門各派已經變成了純粹的江湖勢力,依舊被壓制得難以喘氣。

    到了兩宋之時,黃系世界便成了徹底的佛道之爭,圣門只能敲敲邊角,不時刷一波存在感。

    至于到了明朝之時,除了道佛之爭外,便是漢人與蒙古人的爭斗了,圣門的影響力幾乎已經弱到了極致。

    眼下情況還好,只要雷虎不折騰到天下皆知的地步,他在自家地盤怎么折騰,其實外人沒多少資格置喙。

    以后,他會逐漸引入圣門手里保存的諸子百家典籍,作為以后治下學子們學習的重要資料,他很期待諸子百家學說在治內開花結果。

    “祝派主,知曉石之軒現在的位置么?”

    想了想,雷虎直接問道:“精確位置!”

    見對面的陰葵派高層面露不解,他笑著解釋道:“本侯身份畢竟敏感,可能只有一次出手機會!”

    說到這兒頓了頓,悠然道:“石之軒也不是易與之輩,一旦叫他察覺本侯起了殺心,就算以后還有機會,難道他就不會跑路?”

    “這個……”

    祝玉研一時有些尷尬,由于心中太過怨憤,她真心沒想這么多。

    眼下雷虎既然提出來了,她也不得不考慮一番,確實如雷虎所言,估計他最多也就一次出手機會。

    石之軒的心機太過深沉,而且他的武藝也相當驚人。

    如果單純只是花間派派主也就罷了,花間派的武藝從來都不怎么樣,基本上都派在圣門一干絕藝下游。

    關鍵他還是圣門補天閣閣主,這就很叫人頭疼了。

    補天閣乃是諸子百家中的刺客一道,春秋戰國時期那一位位名垂千古的刺客大家,無一不是補天閣的老祖宗。

    不說刺殺之術有多厲害,關鍵補天閣的輕功乃是一絕。

    不然,刺殺目標完畢結果卻跑不掉,不就成了自殺性襲擊么,哪還能叫刺殺啊?

    祝玉研跟石之軒恩愛糾纏數年,就算石之軒再會隱藏,基本上的嫡系已經暴露得差不多了。

    她也知曉石之軒輕功厲害,吳侯雷虎又不修真氣,就算打得過石之軒,想要將其致于死地,可不那么容易。

    更叫她感覺尷尬的是,她現在也不知石之軒那個負心漢在哪!

    “這事,咱們慢慢商討便可,用不著太過急切!”

    一眼看穿了祝玉研此時的窘迫,雷虎笑道:“諸位初來咋到,不如先休息休息看一看南方風物,再說合作之事不遲!”

    “也好!”

    祝玉研暗暗松了口氣,點頭笑道:“聽聞吳侯將領地治理得繁盛豐茂,我等正要好好見識一番!”

    其余陰葵派高層也客氣點頭,對于吳侯領相當好奇。

    他們可不象祝玉研那般,心中充滿了對某人的無邊怨憤,腦子里全是報復的念頭,根本就無心理會路上風景。

    同行的陰葵派高層卻是對吳侯領相當感興趣,他們察覺自從進了吳侯領之后,這里的景象與北地以及南方其它地區完全不同。

    如果硬要說哪里有異的話,就是吳侯領給他們的印象,便是十分規矩。

    當然,這里的繁華也是無虛多言,單單從普通百姓的精神面貌,便知吳侯雷虎將領地治理得很好,強過了絕大多數的所謂能臣。

    他們都是奔走過大江南北的江湖豪杰,見得多了自然便了自己的一套判斷標準。

    加上圣門的特殊身份,使他們更多還是游走于市井之中,對于百姓的需求還有心思,不說門兒清也是了解七八分。

    只要能吃飽,能讓后代有奔頭就成,也就這點子期望了。

    可惜能做到這點的官員少之又少,別看北地人口眾多發展比南方好得多,可北地百姓的日子也并不如何。

    世家門閥的勢力實在太過強橫了,他們壟斷一切資源,只留很少的一部給百姓,風調雨順的年景還能好過一些,一旦遭遇天災**,那就只能跪求老天爺給條生路了。

    至于南方,之前的陳朝什么樣子,現在比那時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隋朝還沒徹底掌控江南,眼下南方更是叛亂四起,什么時候能夠徹底穩定下來,又一心發展民生就難說得很了。

    南方的士族豪強雖說沒有北地強悍,卻也不是好相與的存在。

    他們一路所見所聞,幾乎都是士族豪強掌握一地的局面,百姓的生活水平如何,完全依賴于當地地方豪強的心到底有多狠。

    也只有進入了吳侯領,他們才再看到地方豪強掌控一切的局面。

    吳侯領百姓的身體和精神面貌,也是他們所見最好的沒有之一,可見吳侯在治理地方上的手腕有多厲害。

    當然,最叫陰葵派高層開心的是,吳侯雷虎是圣門中人,與他們是同一個陣營的存在。

    盡管圣門內部也是勾心斗角爭斗得厲害,可吳侯圣門中人的身份,依舊叫他們感覺親切,還有那么一丟丟信任。

    更何況,吳侯自從崛起以來,基本上沒有參與過圣門內部的紛爭,與圣門的兩派六道關系都不錯,這很難得。

    而且他還表現出了對圣門人才的看重,盡管招攬的都是些他們看不上的底層人才,卻也叫陰葵派高層心中高興。

    起碼,吳侯雷虎認同自身圣門中人的身份,有需求了也是第一時間向圣門兩派六道尋求幫助,而不是倒向白道那幫討厭的家伙。

    再怎么說,吳侯都是自己人。

    吳侯領也能算得上圣門同伴的領地,他們可以在這里放心大膽的活動,而不用擔心會受到來自官方層面的打壓,這很難得。

    要不是時間不夠,陰葵派還來不及布置,他們都想著要在吳侯領建立幾個重要的據點,不管是做生意聚攏錢財也好,還是作為培訓基地培養人才也罷,都不用擔心會出現官方層次的打壓和歧視。

    這對于圣門各派來說相當難得,對于圣門第一勢力的陰葵派也是如此。

    別看陰葵派實力驚人,可在北地卻是被壓制得難以喘氣,來自佛門和官府的雙重壓力,可不是說著玩的。

    只是,他們怎么也沒料到,吳侯雷虎的合作要求,這么快就送到他們手上,好象早就有規劃一般。

    “有搞沒搞錯,吳侯一口氣要這么多的女先生做什么?”

    看著手里的人員物資需求清單,邊不負一張小白臉上全是疑惑,很是不解看向祝玉研問道:“派主可看出來了?”

    祝玉研搖了搖頭,沉吟道:“恐怕正如吳侯所言那般,他需要很多女先生,幫忙教導治下人數眾多的女童吧!”8)
中山博爱棋牌
河北快三开奖记录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福建时时结果预测 最火的游戏网络游戏 分分彩平台哪个正规 河北快3开奖结果图 快乐赛计划网 广东快乐十分实时预测 幸运分分彩计划手机客户下载 有北京时时官方吗 怎么龙虎对压刷流水 安徽快3开奖结果安徽快3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号码提取软件 天津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爱彩乐 湖南669互动娱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