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找茬
    這日春光明媚萬里無云,暖陽曬在身上十分舒服,是個出門踏青的好日子。

    姑蘇城南的一處大宅人生鼎沸熱鬧非凡,一票氣息不凡的江湖漢子,將大門洞開的宅院圍得水泄不通,不時發出熱情的吆喝呼喊聲。

    宅院主人也是一幫江湖豪客,此時個個身著錦衣勁裝滿臉開心,不時朝圍堵在門口的江湖同道拱手施禮,說一些眾人愛聽的客套話。

    “巨鯤幫李堂主到……”

    “海沙幫吳長老到……”

    “南海派梅香主到……”

    “梅花劍張前輩到……”

    “洞庭雙蛟王氏昆仲到……”

    一位接著一位南方武林頗有名氣的江湖好手,還有南方知名幫派代表抵達,讓本就熱鬧的氣氛達到了新的高朝。

    圍聚在宅院門口的江湖漢子,都是一幫子混跡江湖底層的存在,沒資格進門享受賓客待遇,只能圍在門口不時發出驚呼議論之聲。

    他們也沒想到,水龍幫字姑蘇立旗新設分堂,竟然引來如此多的南方江湖成名好手到來慶祝。

    每一位抵達的南方武林好手的名字被大聲宣讀,都會引來圍觀好漢一陣驚呼,現場的氣氛越發高漲。

    “水龍幫就是水龍幫,果真了不得啊,不過區區一家堂口新立,竟然有這么多南方武林豪杰上門道賀!”

    “誰說不是呢,不愧是南方鼎鼎有名的大幫派,實力就是強勁!”

    “就連老對手的巨鯤幫都來人了,還是一堂之主趕來慶賀,很叫人意外啊!”

    “……”

    圍聚在宅院門口的江湖好漢,被眼前熱鬧浩大的場面驚住,對于宅院主人水龍幫的聲勢驚詫不已。

    沒辦法不驚訝,要知道短短時間不僅南方武林頗有名聲的獨行高手前來,就是幾家人多勢眾的大型幫派都派出了重要代表過來。

    對于混進江湖底層的漢子而言,這樣的場面已經足夠叫他們心中震撼,羨慕嫉妒得眼珠子都紅了。

    混跡江湖,不就是求名求利么?

    有了名就有了利,眼下的水龍幫,就很好的詮釋了這一點。

    一家分堂新設,竟然搞得如此隆重,此乃南方武林難得一見的盛事,單就前來慶祝的賓客身份和地位而論,之前十年就沒出過這么熱鬧的場面。

    如此熱鬧場景,還有一位位南方武林名聲在外的江湖好手出現,叫一干混跡江湖底層的好漢莫不熱血沸騰激動不已,恨不得進宅去看個熱鬧,同時也瞻仰瞻仰高手風范。

    放眼望去,圍在宅院門口的江湖漢子,竟全都是不入流的貨色,連一個在江湖上有些名氣的都無。

    這樣的狀況,放在老江湖眼里,其實很有些不正常。

    如此熱鬧的江湖場面,就算那些聲名不振,實力不強但江湖經驗豐富,人脈不低的老江湖也會湊個熱鬧。

    不說一定能得到水龍幫的青睞請入正堂就坐,單單給一幫子江湖菜鳥普及經驗得臉,或者帶著自家子弟開眼界都不會輕易錯過。

    事實卻是,那些有點點江湖地位,江湖經驗豐富的老鳥卻是沒一個出現在熱鬧宅院門口的。

    如果有南方武林的老江湖,肯定會發現百米之外的酒樓里,聚集了南方武林不少地位不高,卻是經驗豐富的一批江湖老鳥。

    只見這批江湖老鳥散坐數桌,將整個酒樓二層全都占下了。

    通過毫不遮掩的欄桿,將百米外水龍幫新設據點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水龍幫弄的好大聲勢,不知曉的還以為他們在南方武林說一不二呢!”

    一位實力不怎么樣,但江湖經驗卻十分豐富的老者不屑道:“聲勢鬧得越大,怕是越沒什么好結果啊!”

    “嘿嘿,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另一位老江湖笑道:“水龍幫以販賣私鹽為主要營生,吳侯領可是私鹽吸納大戶,每月經手的流水可不在少數,不在這里立下堂口可不保險!”

    說起來搞笑,朝廷的官鹽不僅價格高昂,而且質量也差強人意,除了供應官僚階層的都是精品鹽之外,其余官鹽的質量甚至不如私鹽,百姓根本就享受不起。

    加上南北對峙多年戰亂頻繁,導致私鹽泛濫,底層百姓也只能吃得起價格低廉的私鹽,使得私鹽生意涉及利益極為驚人。

    吳侯領作為南方數一數二的繁華之地,百姓富足生活安樂,每日消耗的私鹽數目極為龐大,乃是專做私鹽生意的水龍幫大客戶,怠慢不得。

    倒不是雷虎不知海鹽制作之法,只是領地的繁華富足已經頗惹人眼,要是還能源源不斷提供優質海鹽,到時想得安寧都不可能。

    如此便宜了南方幾大販賣私鹽的勢力,他們在吳侯領的私鹽銷量極大,慢慢的吳侯領成為了最重要的銷售渠道。

    而為了讓百姓能夠吃上便宜的鹽,雷虎沒有對販賣私鹽的舉動橫加干涉,任由領地里私鹽泛濫,讓私鹽販子和百姓都得了好處。

    只是利益動人心,水龍幫顯然想獨吞或鎮占下大半吳侯領的私鹽利潤,這才迫不及待跳出來在姑蘇城立旗設堂,這些內情但凡混跡江湖久一些的老鳥,只要有足夠的消息來源都能猜測得出。

    “嘿嘿,水龍幫的動作快又如何,我可沒聽聞他們跟姑蘇官府達成協議啊,他們如此胡亂行事怕是要吃虧!”

    又有老江湖搖頭道:“姑蘇這里的情況可不比別處,官府的管控相當嚴厲,地方駐軍還有那勞什子生產建設兵團都不是好惹的,水龍幫這次大意了!”

    “估計他們有所依仗吧,不然也引不來這么多的南方武林好手過來慶祝!”

    也有老江湖有不同想法,順便指點跟在身邊的后輩,笑道:“姑蘇這里可是沒有厲害的幫派,也沒有厲害的高手坐鎮,這才是水龍幫剛如此的原因吧?”

    “誰說姑蘇沒有高手坐鎮?”

    旁邊的老江湖嗤笑道:“諸位難道還沒看出來,水龍幫弄出那么大的聲勢,附近的百姓可有驚嘆駐留?”

    眾人聞言向水浪幫新立堂口望去,果然沒有發現有當地百姓圍觀,偶爾有百姓路過也只是好奇揪兩眼便匆匆而走,好象根本就不在意一般。

    “這又能說明什么?”

    被駁了話頭的老江湖不屑道:“城里的百姓雖然個個氣血充盈力氣不小,卻也只是普通百姓而已,他們哪敢參合江湖事務?”

    “哼,這位老兄也不想想,連百姓都如此精悍,城里的駐軍又能差到哪去?”

    那位反駁的老江湖顯然對吳侯領的情況十分熟悉,冷然道:“吳侯領地發展得如此繁華,到現在卻沒有一家江湖幫派能夠在此立下堂口,難道還不能說明什么那?”

    “我倒是聽聞吳侯實力強悍,一身武藝怕是不在最近風頭大盛的天刀宋缺和花間派石之軒之下,加上手握雄兵這才叫江湖勢力忌憚不敢輕舉妄動!”

    又有江湖老鳥開口說道:“可他手下確實沒什么厲害角色,不然早就在江湖上冒頭了,哪會到了現在還默默無聞?”

    “諸位不用爭了,水龍幫新立堂口那來了一幫子軍漢,怕是有好戲看了!”

    這時,不知哪個老江湖喊了一聲,聚集在二樓的江湖老鳥們的目光,齊刷刷望了過去。

    果然,正好看到一隊軍漢將圍觀江湖漢子驅散,引來一陣小小騷動。

    “干什么干什么,難道你們還不讓我們瞧個熱鬧不成?”

    被軍漢推開的江湖漢子十分不滿,沖著剛從身邊走過的軍漢大聲嚷嚷,一點都不擔心受到打擊報復。

    砰!

    剛剛走過的軍漢腳步一停,回頭就是一拳轟出,將那大聲嚷嚷的江湖漢子轟翻在地一時爬不起來。

    嘩啦!

    眼見來勢洶洶的軍漢竟然動手了,而且拳勢凌厲威力不俗,一拳就將那位大聲嚷嚷的江湖漢子打翻在地,只要稍稍有些眼力就知曉這一拳不簡單,本來紛紛嚷嚷的餓江湖漢子頓時后退息聲。

    “軍隊辦事,還輪不到外人置喙!”

    那出拳的軍漢冷然開口,聲音洪亮震得一干江湖漢子耳膜生疼,語氣極為不善道:“你們想看熱鬧可以,不要妨礙我們辦事,不然叫你們好看!”

    說完,頭也不回直接走向大門敞開的水龍幫新立堂口。

    圍觀的一干江湖漢子一時噤若寒蟬,感受到了這一隊軍漢身上的霸道,心頭忍不住一凜不敢胡亂造次!

    敢主動上門尋水龍幫的麻煩,這樣的人和勢力根本就不是混跡江湖底層的漢子能夠得罪得起的,而且這幫軍漢明顯不是善茬,身上的氣息也兇悍得緊,還是少招惹麻煩為妙。

    “你們是何人,這里是水龍幫的堂口,不得放肆!”

    聽到動靜,負責迎賓的水龍幫管事匆匆走了過來,就象沒見到軍漢身上的軍裝一般,滿臉寒霜冷然道:“要是無事就請離開,這里不歡迎你們!”

    迎接水龍幫迎賓管事的,是為首軍漢的一只碩大鐵拳,帶著凌厲拳頭呼嘯而至,同時冷然開口:“駐軍什么時候允許你們開設堂口了,給老子混一邊去!”8)
中山博爱棋牌
北京pk计划软件破解 赛车pk计划软件 奥地利秒速时时 3d试机号出来后的专家分析 排列三2019142期试机号 四川时时走势图 2019年一句梅花诗全年资料 时时彩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湖北新快3走势图 分分赛记录 2码中特期准 广西快乐十分下载软件 pk10和值技巧大全图解 急速赛车开奖直播网址 性开放直播app7 浙江十二选五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