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小世界其樂無窮 > 正文 第602章 任索是公用WIFI
    看著露娜雙唇緊緊印在任索嘴上,古月言第一個浮起的念頭卻是跟自己無關。

    她反而是想起東承靈和喬木依。

    她們怎么也想不到吧,任索居然被一個她們都不認識的陌生少女強吻了……就像是大家在商量應該是將任索紅燒清蒸還是白切的時候,忽然有人路過直接潑了一點辣椒面然后直接啃了一口。

    古月言咬著下唇,緊張地看著任索,她不算是非常了解任索的戀愛觀,但以己度人,她感覺任索可能跟自己差不多——她們都像是一張純粹的白紙,能輕易地被人染上其他顏色,而且一旦被印上,就是擦不掉漂不白的淚痕。

    如果任索的戀愛等級真的低到會因為一個吻而從此蓋上露娜的印章,那她要怎么辦?

    萬一任索的戀愛等級高到能非常熟練地處理露娜的吻,那她要怎么辦?

    古月言心里亂糟糟地,但她現在又沒理由分開他們兩個,只好眼巴巴地等了三秒,藍發少女露娜才移開雙唇。

    她發現,任索表情非常自然,像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轉過頭向她說道:“別緊張,露娜這么做,肯定是有她的原因。”

    任索說著,將懷里的小橘貓遞給古月言,輕輕碰了一下古月言的手,朝古月言快速眨了一下眼睛。古月言知道他的意思,暗暗使用「月耀之衣」,跟任索進行私密聊天。

    露娜這時候也點點頭說道:“是的,我只是因為一些不可以說的原因,需要他的幫助。”

    古月言張張嘴巴,最后只能委屈地閉上嘴——剛才任索通過月耀之衣告訴她了,露娜的親吻是一種奇跡,親吻之后,她與對方保持接觸,就可以令雙方修為快速增長。

    這應該是一種需要跟異性同伴進行的輔助型奇跡,但露娜似乎是沒有異性同伴,所以才找到他來湊數。

    古月言知道了這些信息后,便只好眼睜睜看著露娜挽住任索的手。

    她和任索之前已經決定了他們的發展策略,要偽裝成NPC在這場試煉里劃水摸魚。偽裝成NPC有很多好處,但也有壞處——譬如現在,古月言就沒法跳起來打爆露娜的藍色狗頭,不然她會暴露的。

    露娜能獲得這種快速增長實力的奇跡,她是斷然不會放棄的,而她在月之暗面里多次被任索相救,任索在她眼里又是毫無利害關系的原住民,她來找任索來使用奇跡是很正常的。

    而且任索也能因此受益,古月言沒有理由阻止他們。

    唯一的問題,就是任索要受點委屈……

    ……個屁啦!

    這時候,露娜似乎是想再來一次奇跡,挽住任索的脖子又再來一次(づ ̄3 ̄)づ!

    古月言在一旁看得不知所措,抬起兩只手不知道該不該分開他們,非常委屈地說道:“可以,可以了吧!?別得寸進尺啊……你能不能讓他透口氣啊?”

    足足親吻了十秒,露娜才讓任索透口氣,然后又吻上去,甚至連舌頭都快要伸進去了。她舔舔唇,似乎是發現重復接吻沒用,說道:“可以了,但接下來我要抱住你的手,必須跟你一起行動。”

    古月言咬著下唇看著任索,默念道:「索先生,你能不能拒絕啊?」

    「應該是不能的,我感覺到我的修為在緩慢增長,身體接觸應該是奇跡的必須步驟。」

    「但萬一她因此賴上你怎么辦?她也是月神使徒,我們跟她接觸越久,就越容易暴露。」

    其實古月言真正想問的是‘你會不會賴上她’,現在他跟露娜吻也吻了,抱也抱了,感覺很有可能會被露娜拐跑……

    任索想了想,轉過頭對露娜說道:“15點財富值。”

    露娜歪歪腦袋,睜大眼睛看著任索:“嗯?”

    任索一本正經地說道:“一次5點,三次15點,很合理吧?”

    古月言耳邊響起任索的低語:「只要表明我們是交易關系,應該就沒問題了。露娜這個人很警惕的,現在是她占了我便宜,如果我什么都不要反而會讓她懷疑我,但只要我要錢,應該就能兩清了……」

    就當古月言暗暗為任索的奇妙操作暗暗叫好的時候,露娜卻是又啄了任索一下,淡淡說道:“喏,20點,給你。”

    古月言瞬間愣住了——剛才還能說是交易關系,現在明顯是露娜在調戲啊!

    任索也有點驚訝,他也不是很記得游戲里這段劇情的詳細細節了,沒想到自己還控制了露娜進行過這樣的奇怪操作。

    此時,他繞在脖子旁的耳塞式耳機悄悄響起了露娜有點生氣有點委屈的回響:「你居然沒給我吃得/死要錢/不就是錢嘛給你給你/我現在又累又餓身體又痛還害怕被人發現/你怎么就不知道該給我好吃的/我就看看你還有什么理由找我要錢/剛才我又變回那個弱小的模樣我好害怕啊/你看見我也不給我吃的/我無家可歸了/家里都只有我一個人的/啊啊啊啊想撓你」

    任索看著看一臉平靜的露娜,眨了眨眼睛。

    露娜的回響是他聽過邏輯最混亂的,不過還是很容易總結出要點:她壓力很大。

    跟躲在屏幕外玩游戲的任索不一樣,露娜是自己確確實實地在與那些月神使徒交鋒,雖然她每次都驚心動魄地獲得輝煌的勝利,但對于她自己來說,只是一次次險死橫生的冒險罷了,而且她的性子卻并不是喜歡冒險的那種人——她也怕痛,也怕死。

    任索游玩的時候可以完全不考慮游戲角色的感受,但反饋到現實之后,這些心理問題卻是需要露娜自己解決,因此她對自己的那些舉動便產生了新的意義:她在為自己減壓。

    其實任索并不在意那幾個香吻,畢竟這幾個吻就是任索親自按手柄按出來的,只不過露娜找的人恰好是他罷了,對他來說有點像是上嘴唇碰下嘴唇。

    不過露娜的性格讓任索感覺怪怪的,首先露娜無論心聲多么復雜,表面上都永遠是風輕云淡外帶一點鄙夷的平靜;另外就是露娜的心靈年齡好像有點低,不知道小世界游戲機是怎么安排的……

    還有很奇怪的一點是,在她的心聲里,怒斥自己要錢的話和怒斥自己沒給吃的話都出現了三次。

    說自己死要錢就算了,畢竟任索為了打消露娜的疑慮,一直都裝成死要錢的NPC商人;

    不過,為什么自己在她心目中變成了會隨時準備食物的投喂專員……

    任索想了想,對露娜笑道:“你這么認真,弄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這樣吧,作為回報,露娜你以后如果想吃好吃的,盡管來找我們。”

    任索朝古月言問道:“你覺得呢?”

    任索暗暗將露娜承受的壓力告訴古月言,明言哪怕只是語言安慰也好,他也想幫一下露娜。

    露娜現在,未來,都還要參與許多大戰。

    而露娜的命運,卻是任索親手編織出來的。

    他在游戲里玩得有多爽,露娜就要戰得多激烈。

    雖然覺得這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愿,但任索也希望自己能對露娜有所幫助。

    古月言嘬嚅了一下,她有心拒絕,但她也記得她身上的兩枚銀月之晶都是從露娜身上‘借’來的,她本來就對露娜有些許愧疚。

    而且露娜還是孤身進入月之暗面,連個同伴都沒有,想找異性使用奇跡提升實力,也只能找一個認識了兩天的NPC……

    古月言忽然覺得自己可能是多心了:任索都認為露娜只是出于提升實力目的才會找上他,露娜既沒有時間也沒有可能對任索產生特殊感情。

    事實上露娜與任索的相遇也完全是意外,他們第一次相遇是任索帶她去逛街,從錦衣衛古月軒手上撿到了露娜;他們第二次相遇是任索又帶她去逛街,遇見林羨魚的時候才發現重傷的露娜。

    都是巧合嘛!

    她肯定是為了封神而來,怎么可能還會在糾纏他們?

    最重要是,露娜是剛認識任索沒幾天。按照露娜與任索這幾次相遇,完全看不出露娜一見鐘情的跡象;而他們認識時間之短,也達不到日久生情的條件。

    古月言暗暗松了口氣,但依然不情不愿地說道:“……可以。”

    露娜好奇問道:“你們準備去哪?”

    “在游樂場里繼續玩!”古月言將小橘貓遞給任索抱著,她則是抱住任索另外一只手,盯著另外一邊的露娜說道:“你不想玩的話,可以不去!”

    雖然無論怎么想,露娜都不會對她造成危險,但古月言的第六感卻總讓她暗暗警惕這個來歷不明的藍發少女。

    “我想玩!”露娜睜大眼睛,興致勃勃地說道。

    ……

    ……

    跳樓機里,任索看著黑漆漆的天空浮現出彎彎的峨眉月,遠處出現貫通天地的銀白光柱,便聽見旁邊喀啦一聲,露娜直接打爆了跳樓機里的固定裝置,踩著月光飛了出去!

    他們現在可是處于八百米的高空!

    “一路順風!”

    看著露娜遠離的身影,任索也不知道剛才一個小時的游樂場之旅有沒有降低露娜的壓力,希望有吧。

    因為固定裝置被破壞,跳樓機緩慢下降到最低點。一落地古月言就迫不及待地拉著任索回家:“時間不早了,回家吃飯洗澡睡覺吧!”

    她不想再外出了——在外面太危險了,在街上走著都能遇到兩次露娜!

    她寧愿回家跟任索玩枕頭大戰!任索當枕頭的那種!

    回去的路上,他們聽見遠處天空不停泛起奇怪的光暈,遠處也響起天崩地裂的聲音,古月言有些慶幸:幸好他們一開始就認清現實,沒有試圖爭奪銀月之晶,不然也要被卷入那種程度的戰爭里了。

    他們回到家,古月言掏出鑰匙開門。閑著無聊的任索靠著欄桿看夜景,忽然看見有個人影在樓宇間踩著月步高來高去。

    是露娜。

    才分開十幾分鐘呢。

    露娜果然又被人打得到處亂竄了。

    任索愣了一下,感覺到露娜身后堪稱恐怖的氣旋風暴,便向露娜招招手,指了指家門。

    于是露娜沉入樓宇之間,沒過幾秒,一個手持長槍的紅發人影穿越天際。任索一看見這個紅發女,就想起來她是游戲里哪個游戲角色了——

    被露娜認出胸部是假的繁櫻四轉修士,紅魔女!

    是假的嗎?

    任索動用「洞悉塵世」認真觀察了一下,他只感覺紅魔女身材比例有些夸張,但是不是假的還得摸過才知道……

    紅魔女一離開,露娜便馬上飛入任索家,任索瞬間關門,沒有開燈。古月言不知道任索和露娜的默契,只知道家里沖進了一個陌生人,嚇得差點就要喊出來,任索馬上牽住她的手,捂住她的嘴巴,輕輕‘噓’了一聲。

    過了好一會,外面的聲音似乎終于消停了,任索才打開燈光,笑道:“又救了你一次。”

    古月言這時候才發現是露娜進來了,她稍微一想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氣鼓鼓地將小橘貓放下來,坐到一邊說道:“沒想到早點回家都還能碰上你……”

    早知道就繼續留在游樂場算了!

    露娜眨眨眼睛,看著任索說道:“要,要多少錢?”

    任索連忙擺擺手:“不要錢,不過你現在不方便出去吧?需要在這里呆一會嗎?”

    露娜點點頭,直接蹲下來跟小橘貓對視。小橘貓看了她好一會,慢慢湊到她手邊,舔舔她的手指。

    露娜就這樣逗貓逗了足足三個小時,完全沒理任索和古月言。不過有露娜在,古月言也不好做什么,只是暗暗抱怨為什么自己就沒有獲得一個‘接吻可以提升實力’的奇跡……

    三小時后,月相從峨眉月變為上弦月,任索招呼露娜過來一起吃飯。在銀月之晶的加持下,古月言做的咖哩雞肉飯好吃到像是加了違禁藥品,每吃一口都讓全身充滿力量,露娜和任索吃完之后都情不自禁地舔了舔盤子。

    雖然強化效果達不到廚娘的程度,但味道幾乎可以跟廚娘媲美了!

    吃飽喝足后,露娜便告辭離開。

    她出門之前,看見古月言為小橘貓準備了一小盤貓糧。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會,才離開任索家。

    露娜離開后,古月言立刻說道:“我有點困了,今天早點睡覺吧!”

    “好。”

    月之暗面連網都沒有,任索自然是沒有多少熬夜的興趣。

    迅速進入夢鄉的古月言,已經決定好她和任索在第三天里的人物標簽了。

    她不會再讓他們被打擾了!

    直接搬家!不住陸地了,直接到郵輪里度假吧!

    她就不信露娜還能追著她過來!

    安排好一切,古月言滿懷期待地開始第三天的奇妙之旅……

    颯!

    隨著床鋪一震,古月言被震醒了,轉過頭便看見一個人影竄出陽臺,掀起陣陣風聲。

    她愣愣地看著從陽臺竄出去的露娜,腦子里一片混沌。

    足足可以睡四個人的大床上,任索躺在另外一邊,翻了翻身,將被子扯過來蓋到身上繼續睡。

    花了足足一分鐘才明白是什么情況的古月言,滿臉都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的生無可戀。

    沒錯,露娜是追不到古月言,月神使徒是沒法互相影響的。

    但……任索不是月神使徒啊!

    任索只是古月言帶進來的普通人,他沒有月神使徒的豁免權!

    露娜是直接綁定了任索,像古月言跟任索締結特殊關系一樣,露娜也找任索締結了特殊關系!

    所以露娜才會和他們睡在同一張床上!

    任索是一個誰都能連上去的公用WIFI啊!

    古月言嘆了口氣,爬過去搖了搖任索,搖了十幾秒,任索才慵懶地翻過身,睡眼惺忪地看著古月言,揉著眼睛說道:“……吃早飯了嗎?”

    古月言看著任索,一臉平靜地說道:“索先生啊……只有這段時間就好,我可以變得討厭你嗎?”

    任索眨眨眼睛,將被子蓋過頭,邊睡邊說:“雖然搞不太懂,但根據人物標簽……不行!”8)
中山博爱棋牌
香港赛马会跑马地会所 5分赛结果记录 天津快乐十分复式投注 时时软件平台开发 微乐福建麻将app下载 江苏快三正规平台 香港正挂挂牌彩图114期 分分彩彩1到9的对应码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 四川时时视频 波色公式规律算法 时时彩15期推波方案 赛车高赔率网站 浙江快乐12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