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大國旗艦 > 正文 第九十六章:600噸浮船塢
    蒙建業預料的沒錯,秦教授真的是怕了,哪怕如今已經撥亂反正,他還清楚的記得當年他提出把浮船塢下放到船廠自主管理后被扣上“走資派”的大帽子上街批斗的情景。

    正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而秦教授整整被咬了將近十年,心里要是沒點兒陰影,那他的心就真不是肉長的了。

    正是有這份心理負擔,秦教授寧愿在大學里當個教書匠,也不愿回到先前的第六機械工業部擔任領導職務。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性格容易得罪人,眼光又看不長遠,而且對未來還抱著未知的恐懼,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大學里,也省的下一次運動來臨時連明哲保身的機會都沒有。

    這樣的想法放到蒙建業上輩子或許會遭到很多人不解,那是因為他們根本沒精力特殊時期的動亂,十年的浩劫,摧毀的不僅僅是國民經濟,更有無數類似秦教授這樣脆弱的心靈。

    這也是為什么改革開放初期,國家一直強調要解放思想,要邁開步子,實在是經歷過特殊時期的人們顧慮太多,生怕自己一步行將踏錯,就被一場運動顛覆得萬劫不復。

    類似的思想直到90年代,市場經濟在全國完全鋪開,這才慢慢歸于寂寥,可饒是如此,每當年輕人想要闖一闖時,家里的老人都會絮絮叨叨的勸上兩句,別搞得太出格。

    連十幾年后都沒有徹底擺脫特殊時期的影響,就別說剛剛過去幾年的現在了,所以秦教授寧肯拒絕也不想讓自己犯第二次錯誤,更不想把蒙建業這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給害嘍。

    蒙建業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這種刻印在靈魂深處的創傷并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撫平的,于是艙室里陷入了詭異的寂靜,就連剛才談笑風生的龔雙勤,都臉色古怪的變得沉默起來,顯然他也從那個年代咬著牙熬過來了。

    “老學長,有些事過去就過去了,別想那么多了,現在時代變了,你該相信中央首長的決心!”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龔雙勤終于打破沉默,秦教授卻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一直相信國家的各項決定,可有些時候……你知道,風暴總是讓人始料未及。”

    一聽這話,龔雙勤不禁皺了皺眉:“老學長,這話可就有些過了,如今政策已經比以前好多了,你可別妄議呀!”

    “你看看,你看看,我什么都沒說,就妄議了,連你都這樣,你說我還敢說什么?”秦教授連忙長嘆一聲,好似看透世間一切的智者,帶著莫名的苦笑,將一切的煩惱憂愁化作剛才那一句感嘆。

    龔雙勤都快瘋了,他不過就事論事的說了那么一句,結果好嘛,一頂大帽子就扣下來了,有心想反駁吧,卻又不敢,先不說秦文同在船舶工業界的影響力,就是當年在哈軍工受過他提拔和恩惠的同學就不知凡幾。

    如今這些人最差的也是個大學教授,混得好的更是成為一方的部委大員,這些人要是知道今天他龔雙勤擠兌了他們的老學長,那他在京城還混不混了。

    于是龔雙勤連忙求饒似的擺擺手:“得,得,老學長,我算是服了,您別說了,我全都明白,其實去年底軍委后勤會議就準備把手上的浮船塢下放到各船廠自主經營。

    這一來能節省一部分維護保障的開支,二來也能增強各船廠的硬件兒實力,如今細則已經制定好,正準備找一兩個試點看看效果。

    對了,小蒙同志,你們廠有沒有興趣弄一條浮船塢?我手上正好有指標,可以給你們辦一個。”

    最后的話,龔雙勤是沖著蒙建業說的,直聽得蒙建業有些懵逼,剛才大噴口水的跟秦教授吵個不停,這轉眼就有人把浮船塢的指標送到面前,這幸福是不是來得太突然了?

    蒙建業的頭有點眩暈,但下一刻就被小腿傳來的疼痛刺激得清醒過來,于是下意識的看向踢自己的秦教授,卻發現秦教授跟個沒事人兒似的,用手指好整以暇的敲著桌子。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廠正準備建設干船塢,正愁施工期間該怎得么辦呢,如果能得到浮船塢,那真是解決一個大難題呀。”

    蒙建業又不是傻子,如果還不知道秦教授這是在用“苦情牌”再幫自己,那他兩輩子真就全白活了,于是臉上趕緊掛上興奮而又感激的笑容:“哦,對了,龔首長,您能提供什么樣的浮船塢,我好向廠里匯報,看看適不適合我們廠的實際情況。”

    “能讓我批復的當然不是什么大家伙,就是條600噸的浮船塢,當年蘇聯援助的,年頭有點兒老,但狀態還行,如果你們廠要是不夠用的話,我可以幫你們向上級申請,不過那樣一來,時間就要等得長一些。”

    “夠用,夠用,太夠用了!”

    一聽規格,蒙建業自然是滿意的連連點頭,如今奮進廠造的最大的船也就是如今航行在G江的游船,排水量不過120噸,600噸的浮船塢已經能夠修造五百噸級的艦艇了,早已超出蒙建業預期,足夠奮進廠使用的了。

    “那行,這事兒就這么定了,到時候我會讓人留下你們廠的聯系方式,等我通知就行了。”

    看著蒙建業高興的點頭答應,龔雙勤爽快的答應后,便把目光投向秦教授,開口問道:“老學長,怎么樣?這么安排您還滿意嗎?”

    “又不是我讓你這么干的,問我滿意是什么意思?是說我仗勢欺人還是以權謀私?小龔,你這思想可不對呀。

    在學校時你的思想就有些落后,被子疊不整齊,跑步拖后腿,還有后來還喜歡上了隔壁班的女同學,現在好了,又學會官僚主義這一套……唉……你跑什么?我話還沒說完呢!”

    秦教授一聽龔雙勤的話,平靜無波的雙眼頓時就瞪起來,瞬間便進入講大課模式,只可惜秦教授剛剛開了個頭兒,龔雙勤抓起帽子,推開艙門頭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看著這一幕,蒙建業心有所感的點點頭,看來秦教授講大課這一招真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連軍委的干部都扛不住,秦教授這是要無敵呀!
中山博爱棋牌
贵州快三软件下载 云南时时走势 北京赛pk10分析软件 快乐十分尾打法介绍表 四川快乐12开奖遗漏数据 秒速时时是官方的吗 万达二分彩走势图全天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 香港马会特走势图 贵州快三走势图规律 重启时时龙虎走势图 白小姐398论坛 购买牛犊 天津时时有漏洞吗 福建快3走势 福建时时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