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諸天最強影帝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膝蓋中箭(新書求收藏)
    “跟上。”尉遲真金在一旁悄聲道。

    他身形輕盈,走路幾乎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葉輕舟跟在身后,心中不由有些羨慕。

    其實,這《狄仁杰之神都龍王》雖然是以唐朝為背景,可卻是魔改版的。

    里面有江湖術士,巫醫蠱蟲,更有如尉遲真金一般,身懷武藝的武者。

    這群人可不是像葉問這種傳統的武者,而是如武俠小說里的人一樣,擁有飛檐走壁,分金斷石的本事。

    葉輕舟甚至懷疑,這群人是不是也像武俠小說里一樣,有修煉真氣之類的玩意。

    當然,現在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等破了這個案子,有的是時間詢問。

    不得不說,尉遲真金跟蹤的本事十分高明,王氏一有任何動靜他都能提前察覺。

    這王氏也頗為不簡單,表面看著柔弱,步伐卻相當迅捷,根本不像是一個鄉野村婦。

    “這個妖婦,非同一般,李廣生的死必定和她脫不了干系。”尉遲真金喃喃道。

    王氏一路疾馳,神色戒備,東張西望的,顯得十分的謹慎。

    很快,她走出村子,又順著山道走了十里,來到了一處林子前。

    她朝四周看了一眼,很快就鉆入到了林子內。

    尉遲真金停下腳步,開口道:“輕舟,這妖婦十分警戒,這里掩體較少,你追蹤的能力薄弱,就在此等候,我一個人進去就行了。”

    隨即,他拍了拍葉輕舟的肩膀,開口道:“作為大理寺緹騎,一些基本的武藝還是得有的,等這件事處理完,我抽空教教你。”

    一番相處下來,尉遲真金對眼前這個思維敏捷,為人謙卑的屬下還是頗有好感的。

    不然,以他這高傲的性子,也絕不可能主動去教葉輕舟武藝的。

    “那就謝過大人了。”葉輕舟心里一喜。

    如果真能學一門這個世界的武藝,那還真是額外的收獲了。

    畢竟他從扮演的角色身上獲取到的技能都是隨機的,他沒有選擇的權利,天知道這項技能對他有沒有用。

    自己主動學習就不一樣了,可以盡可能的彌補自己的短板。

    “看來,以后也不能局限于獲取當前角色的能力上,在獲得影帝值的同時,也得放開眼界,盡可能的為自己謀得最大的好處!”葉輕舟暗忖。

    比如這個世界的武藝、寶物、甚至是一些邪術,只要有機會,都可以見識見識,甚至奪取過來。

    見尉遲真金進了林子,葉輕舟趕忙小聲提醒道:“大人,此時天色昏沉,不辨東西,切莫輕舉妄動,現在只需要盯住那人,等明日一早再實施抓捕不遲。”

    在葉輕舟的印象中,尉遲真金可是個急性子,待會搞不好一個激動就去捉拿歹徒了。

    那歹徒身懷武藝,又熟知大理寺的套路,趁著月色,很大可能可以趁機逃跑。

    到時候,一番努力就前功盡棄了。

    尉遲真金也只是擺擺手,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待得尉遲真金進去后,葉輕舟便依靠在一旁的叢林內,靜靜等待起來。

    一刻鐘后,一道人影便匆匆從林子里出來,看身材,應該就是王氏了。

    又在原地等了一刻鐘,見尉遲真金還未返回,葉輕舟心下也有些擔憂,便動身朝著林子內走去。

    小心翼翼的朝前走了大概三四百米,林子內,便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座小木屋。

    葉輕舟朝四周看了看,陰森森一片,周圍一個人影都沒有。

    正當他奇怪這尉遲真金去哪時,一只手便捂住了他的嘴,將他拉到了一旁。

    “唔唔——”

    葉輕舟心里一緊,下意識的就要掙扎起來。

    “噓,別吵,是我!”身后傳來尉遲真金的聲音。

    葉輕舟轉頭,便發現尉遲真金正一臉嚴肅的盯著前方的小木屋。

    葉輕舟心底罵娘,特么的,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啊。

    好在老子心理素質夠強,不然就直接嚇尿了。

    不過尉遲真金竟然能這樣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己背后,輕功還真是了得。

    到時候必須得向他討教一番。

    “你怎么過來了,不是讓你在外面等著嗎?”尉遲真金開口道。

    “我見大人遲遲未歸,心里擔憂,所以過來看看。”葉輕舟開口道。

    他看著前方的屋子,轉移話題道:“大人,歹徒就住在前方那間木屋里嗎?”

    尉遲真金點頭道:“嗯,我已經確認過,屋子里的人確實瘸腿,面上有疤,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人了,你現在回去通知鄺照,喊他帶人過來,我在這里盯著。”

    “是。”葉輕舟抱拳道。

    然而,正當葉輕舟要離開時,前方的木屋卻‘吱呀’一聲的打了開來。

    從中走出個人影,手中挎著一個包袱,四下張望著。

    透過朦朧的月光,葉輕舟能看出這人大概四十來歲,身高不高,左腿是瘸的。

    尉遲真金面色一變,開口道:“不好,這個家伙收到風聲要跑了,我去攔著他!”

    “大……人(輕聲)。”

    葉輕舟擺了個標準的爾康朝前伸手的姿勢。

    他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看到尉遲真金身形一閃,如同閃電一般的竄了出去。

    前方的人影也被這動靜驚動,眼中閃過一絲驚慌之色。

    手中一揮,一道道寒芒便飛射了出去,刺向尉遲真金。

    尉遲真金冷哼一聲,手中利劍一動,殘影閃爍,頃刻間就將這些暗器格擋了開來。

    旋即,就響起陣陣金鐵交鳴之聲,兩道身影在月光下騰轉挪移,令人眼花繚亂。

    葉輕舟不會武藝,也幫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站在一旁,做一只喊666的咸魚。

    當然,為了避免尉遲真金看出自己在劃水,他還是將身上的天狼弓取下,搭上了一支箭,瞄準前方,準備偷偷下黑手。

    “鐺鐺鐺——”

    一陣激烈的打斗,即使這個瘸腿男子身懷武藝,也并非是尉遲真金的對手,很快就被一腳踹飛,口中噴出一口鮮血,失去了戰斗能力。

    “繼續跑啊!”尉遲真金冷哼一聲。

    瘸腿男子干咳起來,看著尉遲真金,身形不住后退。

    然而,就在尉遲真金要伸手抓他時,他的手中忽然扔出一個圓球,‘嘭’的一聲,陣陣白霧從圓球中彌漫出來。

    “嗖嗖嗖——”

    旋即,一道道暗器從白霧中射出,直奔向尉遲真金!

    尉遲真金眉梢猛地一挑,抬劍將暗器盡數格擋開。

    他捂嘴掀開白霧,就看到瘸腿男子已然快要消失在夜色中,心下猛地一沉。

    他剛想追擊,一根箭矢便從他身旁劃過,朝著前方猛地疾射而去。

    “啊——”

    隨即,只聽見一聲慘叫傳來,那瘸腿男子便膝蓋中箭,倒在了地上。

    尉遲真金回頭看了一眼,哈哈一笑道:“干得好,輕舟,不愧是我前鋒營的神射手!”

    他一點地面,身形高高躍起,凌空虛渡,來到了瘸腿男身旁。

    手中拿出繩子,將瘸腿男五花大綁后,押回了大理寺。

    【真相即將大白,求票兒、書單、打賞~】
中山博爱棋牌
福建时时网上平台 网上玩快三怎样才能赢钱快 福建快3走势图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 福老时时号码 香港赛马会推荐五码五肖 二八杠技巧 辽宁11选五走势图开门彩 国标麻将花的作用 河南体彩481走势图最近200期 124444马会资料 黑龙江时时历史 云南快乐十分中奖查 11选5一定牛山东 扑克两张牌推锅玩法 新时时购经验 陕西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