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諸天最強影帝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配合(新書求收藏)
    大理寺的行動非常迅速,只是一天的時間,就在燕子樓周圍布下了天羅地網。

    旋即,他們才安排銀睿姬,讓她重新住進了燕子樓。

    燕子樓大概三層高,地處在洛陽南面的市區,周圍還有水榭樓臺,裝飾的十分豪華。

    因為之前發生過劫持事件,所以大理寺也可以明目張膽的安排緹騎在燕子樓周邊防衛。

    當然,明面上的緹騎只有一小部分,還有更多的緹騎潛藏在周邊,隨時準備行動。

    為了抓捕元鎮,大理寺幾乎可以說是全部出動了!

    來到燕子樓后,葉輕舟趁著巡守的功夫,來到了銀睿姬的房間。

    此刻,銀睿姬正半躺在床上,頭上枕著毛巾,看起來有些虛弱。

    這樣子,倒是平添了幾分柔弱之美,令人不自覺心生憐惜。

    一旁,還有一個丫鬟在精心的服侍著她喝熬煮過的湯藥。

    其實,銀睿姬的病癥已然好轉,只不過是受驚過度,再加上心結難了,所以整個人顯得有些萎靡。

    見到葉輕舟進來,銀睿姬連忙道:“賤妾身子虛弱,不能行禮,還望大人恕罪。”

    葉輕舟擺擺手道:“不礙事,我來這里只是想對銀姑娘說幾句話而已。”

    銀睿姬開口道:“賤妾的命是大人所救,大人想說什么盡管說就是了。”

    “是有關銀姑娘的私事,可否讓我們二人單獨談談?”葉輕舟開口道。

    銀睿姬心領神會,看向了一旁的丫鬟,開口道:“小綠,你先出去一會。”

    “是,小姐。”丫鬟看了眼葉輕舟,躬身退了下去。

    待得丫鬟走后,葉輕舟才從懷里掏出一副畫,開口道:“銀姑娘可認得這畫上的人?”

    銀睿姬低頭朝著畫卷看了一眼,嚇了一跳,眼中露出驚恐:“是那天劫持我的那只怪物。”

    “正是。”葉輕舟點點頭,“銀姑娘再仔細看看,可覺得有幾分面熟?”

    那天他用手機將怪物的全身拍了個遍,而后又帶去洛陽城有名的畫師處,讓他臨摹了一幅,力求做的盡善盡美。

    雖然這元鎮被下蠱后,容貌已經大變,可還是有幾分之前的相貌。

    銀睿姬和元鎮是管鮑之交,仔細看去,應該能認得出來的。

    銀睿姬拿起畫卷看了起來,半晌后,身子猛地一抖,將手中的畫卷一丟,驚疑道:“不、不可能。”

    葉輕舟開口道:“看來銀姑娘也看出來了,這就是清心茶坊的少東主元鎮。”

    “不、不可能的,元公子怎么會變成了這般模樣?”銀睿姬還是有些不相信。

    葉輕舟開口道:“此事銀姑娘很快就會知曉,現在元鎮的處境十分危險,只有我們大理寺可以救他,所以還希望銀姑娘能配合我們行事。”

    “大人,您要賤妾如何配合?”銀睿姬問道。

    她又仔細的看了看畫卷,已然確信上面的這個怪物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元公子了。

    只是她實在想不通,只是短短半年未見,自己的元公子怎么就變成了這般模樣。

    葉輕舟開口道:“想必元鎮這幾日便會偷偷潛入燕子樓來找你,我希望你見到他后能穩住他,然后搖動鈴鐺告知我們。”

    他從懷中拿出一個鈴鐺,遞給了銀睿姬。

    雖然他們已經在燕子樓布下天羅地網,可大理寺人力有限,不可能每個地方都偵察到。

    并且巡守交班的時候難免會有疏忽,指不定會被這元鎮鉆了空子。

    在原電影中,元鎮可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偷摸溜進了銀睿姬的房間。

    并且銀睿姬在認出元鎮的身份后,怕他遇到危險,還幫他逃過了狄仁杰的追捕。

    葉輕舟可不想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元、元公子他會沒事吧?”銀睿姬不禁問道。

    “只要你能配合,我保證元鎮安全無虞。”葉輕舟承諾道。

    “好,賤妾一定會穩住元公子,不讓他再傷及無辜的。”銀睿姬點頭道。

    “如此便好,切記,一旦見到元鎮,立馬搖晃鈴鐺通知我們。”葉輕舟點頭。

    “賤妾明白。”

    “嗯,那我就不打擾姑娘休息了。”

    說完,葉輕舟緩步離開銀睿姬的房間。

    后顧之憂已經解決,接下來就是等元鎮現身了。

    就這樣,一連過去兩日。

    燕子樓顯得十分平靜,沒有任何的動靜傳出。

    他和銀睿姬也私下見過幾次,知曉元鎮并沒有來見她。

    葉輕舟輕輕挑眉,難道這元鎮是發現了什么端倪,所以才隱藏不出了?

    不過他也沒有太著急,畢竟消息的傳播也是需要時間的,指不定元鎮現在還并不知曉銀睿姬回到了燕子樓。

    當天晚上九點,葉輕舟伸了個懶腰,來到了狄仁杰的身旁。

    這段時間,他也被安排在了銀睿姬房間不遠處的閣樓巡守。

    站在二樓,看著下方平靜的河面,葉輕舟開口道:“狄兄,一直沒有問你,為什么你會想要入大理寺任職?”

    “工部閻尚書是我的同鄉,他說大理寺官員僚氣太重,力薦我入京,說我能注入一股新風氣。”狄仁杰開口道,目光灼灼,“而且,這里乃天子腳下,大理寺掌大唐過半刑罰,乃社稷命脈,是我天朝表率,對抗惡行,打擊強權,是最好的地方,我在這里,也可盡情施展我的抱負。”

    “狄兄果然志向遠大。”葉輕舟開口道。

    狄仁杰輕笑道:“我入大理寺后,才發現大理寺并沒有我想的這么糟,至少還有如葉兄這般有才華和抱負的人在為國分憂,還有那尉遲真金,雖然個性沖動,不過做事雷厲風行,算是個好官。”

    葉輕舟開口道:“大唐現在國泰民安,所以這些朝廷官員便興起了享樂之風,不思進取,然,生于憂患,死于安樂,這次的龍王毀船一案,便是一個警戒。”

    “葉兄真相信有什么龍王毀船?”狄仁杰問道。

    “自然是不信的,背后必定有人主使,這些人只要還有行動,就一定會露出馬腳!”

    “葉兄是否已經有了些許線索?”

    狄仁杰心思聰穎,寥寥幾句就似猜到了什么。

    葉輕舟點點頭,開口道:“嗯,他們很忄。”

    “叮鈴鈴——”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銀睿姬的房間就響起一陣鈴鐺聲。

    “有情況!”

    葉輕舟和狄仁杰互望一眼,朝著銀睿姬的房間趕去。
中山博爱棋牌
2001年3D走势图 宝马最低价的车 玩二八杠的经验 四川血战到底单机麻将 西安房价走势最新消息 五分赛马计划 吉林时时软件手机版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版 13岁日本美女图片 美人捕鱼技巧 急速赛车开奖直播网址 快乐12选号计算公式 诚信app单透 双色球近300期走势图 pt平台水牛闪电大奖图 腾讯5分彩 官网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