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諸天最強影帝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翻手鎮壓,老祖歸來!(二合一,求訂閱)
    終南山下。

    空虛公子算是暫時被拉入伙。

    他和葉輕舟都各懷心思,二人都在各自盤算著自己的計劃。

    空虛公子想要盡快從葉輕舟手里得到那門提升他空虛劍法的秘法。

    葉輕舟則是在思考著如何能最大程度的利用空虛公子,好讓舟門渡過最初的困難時期。

    空虛公子開口道:“葉兄,不知你此行意欲何為?”

    葉輕舟淡淡開口道:“入終南山,誅殺獅駝精!”

    “什么?!”空虛公子嚇了一大跳。

    他之前可是和獅駝精交手過一次,直接被干的灰頭土臉。

    害得他差點道行盡毀!

    自從那一戰后,空虛公子就發誓,再也不來終南山了。

    可惜事與愿違,之后他被一只狐貍精打壞腎臟,剛好聽聞終南山內有一味藥材可煉制補腎丹,所以才冒險來此的。

    不過他可從來沒想過要和那頭窮兇極惡的獅駝精交手。

    葉輕舟開口道:“這終南山本就是貧道修行之道場,貧道只不過是來取回自己的東西而已。”

    空虛公子撇了撇嘴,裝,你繼續裝!

    還真當自己是驅魔祖師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家伙實力確實很強,莫非真和那驅魔祖師有些關系不成?

    空虛公子嘆口氣道:“葉兄,不瞞你說,我曾經奉旨捉妖,與那獅駝精大殺了三百回合,雙方未分勝負……”

    說著,他的神色變得唏噓起來。

    “如今這么多年過去,這獅駝精的實力,怕是已經達到妖王級別了,可我早已有暗疾在身,真是造化弄人啊。”

    “空虛道友,你難道怕了?”葉輕舟看了眼空虛公子。

    空虛公子直接炸毛了:“怕?笑話!我作為天下第一驅魔人,怎么可能怕!只是這獅駝精非比尋常,所以特意提醒葉兄而已。”

    我空虛也是要面子的好吧,即使心里面慌得一批,也不能表露出分毫。

    “嗯,那就走吧。”葉輕舟微微點頭。

    “真去啊?”空虛公子咽了口口水。

    “有什么問題?”

    “沒,當然沒問題!”空虛公子強顏歡笑。

    自己裝得比,跪著也要裝完。

    當然,空虛公子也有著自己的考量。

    之前他確實和獅駝精交過手,雖然被打得落荒而逃。

    但是,他也差不多了解了獅駝精的實力。

    以他的實力,就算他打不過,跑也是肯定能跑掉的。

    所以,他才打算借此在葉輕舟這里刷一波好感。

    再順便賣一波慘,興許就能騙到這門提升自己空虛劍法的秘法了。

    “嘿,我真是個小機靈鬼。”空虛公子心中竊喜。

    葉輕舟沒有理會空虛公子心中的盤算,勾了勾手,毒液瞬間就從陳摶的體內脫離而出。

    令得陳摶一陣脫力!

    葉輕舟開口道:“陳摶,韓立,你們二人就在此等候,毒液會保護你們的。”

    他自然不會帶著兩個沒什么法力的人入山,不然只是徒增麻煩而已。

    陳摶很快就恢復清醒,撓頭道:“額,我剛才是怎么了?”

    韓立開口道:“師兄,祖師爺剛才施法,讓你大發神威,和那空虛公子大戰了上百回合呢。”

    “啊?”陳摶一臉驚疑,“我真的有這么厲害嗎?”

    葉輕舟笑著道:“只是一種小道而已,你們入門后,只要好好學,遲早也能擁有這種實力。”

    “是,祖師爺!”兩人眼中一喜,躬身道。

    空虛公子在一旁聽著,面露苦澀。

    特么的,一種小道就能讓人瞬間擁有媲美自己的實力,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個家伙身上的秘密還有很多,等騙到他的秘法后,也不用急著走,看能不能多騙幾樣本領。”空虛公子暗暗盤算。

    見葉輕舟已經走遠,他連忙跟了上去,開口道:“欸,葉兄,等等我……”

    二人的身形,很快就消失在了終南山內。

    ……

    終南山,乃道教之名山!

    據傳當年老君顯圣人間,便是在終南山傳法。

    最重要的是,這里乃是驅魔祖師的道場,曾經驅魔人最向往的圣地!

    然而,時過境遷,滄海桑田。

    自從驅魔祖師仙逝后,這里便被一頭窮兇極惡的獅駝精占領,徹底的淪為妖怪巢穴。

    附近的村民也大多被這頭獅駝精手底下的小妖抓回山上,淪為奴隸!

    很多道教弟子不忿,發起了一次次攻擊,可全部被這強大的獅駝精鎮壓。

    一年年的積累,終南山上的尸骸幾乎可以堆成小山了。

    官府也組織了幾次驅魔人大軍,想要滅殺此獠。

    可每次都是全軍覆沒!

    久而久之,終南山也就變成了驅魔人的禁地,沒人敢再踏足了。

    此刻,終南山,一處寬敞陰暗的洞府內。

    獅駝王正坐在一張金光閃閃的玲瓏寶座之上。

    他長著獅頭人身,渾身被絨毛覆蓋,滿頭白發,顯得猙獰可怖。

    在他左右兩邊,躺著兩個渾身**、一臉淚痕的歌姬。

    粉色帷帳鋪在寶座之上,十分香艷。

    玲瓏寶座前,是一張美玉鋪成的石桌,上面擺放著美酒佳肴和奇珍異果,琳瑯滿目。

    獅駝王將一位歌姬拉起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指尖搓揉著那粉紅葡萄,開口道:

    “怎么,被本王寵幸,你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

    “沒、沒有,奴婢不敢。”歌姬連忙道。

    獅駝王張開嘴巴,一口咬在歌姬的脖子上,鮮血剎那間流了出來,落在歌姬白皙的玉頸上。

    “嗚嗚——”歌姬哭泣著,卻不敢反抗。

    獅駝王松開口,舔了舔唇角的血漬,開口道:

    “哼,下次本王寵幸你的時候要是再不賣力,你就等著進本王的肚子吧。”

    “是,謝大王寵幸。”歌姬哆嗦道。

    獅駝王將歌姬丟到一邊,又看向下方一只小妖怪道:

    “信送到那唐皇手中了沒有?”

    “回大王,已經送過去了。”小妖怪開口道。

    “他怎么說?”

    “大、大王,他說長公主出遠門拜佛去了,要一月后才能回來。”

    “哼,想拿佛教來壓本王,哈哈,可他卻不知曉,佛教根本不會管這件事!”獅駝王大笑道,“一個月,本王就等你一個月……”

    頓了頓,他開口道:“今日本王開心,去宰了幾個關押起來的道士做下酒菜,犒勞小的們!”

    “謝大王!”小妖怪驚喜道。

    道士肉可是好東西,里面有充沛的元炁,吃了可以讓它們妖力大增的。

    然而,就在這時,一只鼠頭妖怪急匆匆跑了出來,開口道:

    “大、大王,不好了,有兩個驅魔人打上門來了!”

    “什么?!”

    獅駝王猛地一拍桌子,大叫道:“還真有不怕死的,拿本王的刀來……看來本王許久不動手,已經讓那些驅魔人忘記本王的厲害了!”

    說著,他便穿起金色鎧甲,手持玲瓏寶刀,帶著一群小妖怪浩浩湯湯從洞府內走了出去!

    ……

    終南山頂。

    葉輕舟和空虛公子負手而立。

    在他們身旁,躺著一群攔路的妖怪,死的死,傷的傷。

    葉輕舟是動了真怒,一路上,他看到了很多百姓被妖怪奴役,打殺。

    和牲口沒有任何區別!

    甚至,有些妖怪還偷偷生吃人類。

    本是道教名山,此刻卻化作了人間煉獄!

    所以他才大開殺戒,一路從山腳殺到山巔,直到獅駝精的洞府前!

    空虛公子表面風輕云淡,實則慌得一批。

    他偷偷瞟了眼葉輕舟,內心極度忐忑。

    說好的悄悄潛入進去呢,怎么特么的和劇本完全不一樣啊。

    這一下子,直接將逃跑的難度上升了好幾倍。

    不過,既然已經跟著上來了,再跑就太虧了。

    所以空虛公子準備再忍耐忍耐,看看情況再說。

    前方的妖怪,看著葉輕舟二人道:“你、你們這兩個驅魔人等著,敢闖終南山,大王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嘭——”

    它剛說完,頭顱便如同西瓜般爆裂,血漿和腦漿齊飛。

    身旁的妖怪們也嚇了一跳,手持兵器,不住的往后退去。

    “貧道昔日道場,卻被你們弄成了人間煉獄,你們確實死不足惜!”葉輕舟淡淡開口道。

    “好膽,敢在本王門前撒野!”

    就在這時,獅駝王從天而降,狂暴凌烈的氣勢猛地擴散了出來。

    只聽見‘轟’的一聲,地面崩碎,轟然塌陷了下去。

    煙塵散盡,獅駝王才緩緩顯露出身形。

    他渾身妖氣沖天,手持寶刀,散發出濃烈的血腥氣!

    他看著葉輕舟二人道:“就是你二人,殺我孩兒,既然來了,就別走了,等我把你們宰了,再給我的孩兒們做下酒菜!”

    葉輕舟沒有開口說話,靜靜的打量著這只獅駝精。

    “沒有天地之力波動,看來并非是六階生命。”葉輕舟心下稍安。

    不過,從之前的情報他也多多少少推測出一些。

    如果這獅駝精真是六階生命的話,那么當初空虛公子是不可能從它手底下逃脫的。

    畢竟,掌握了天地之力,翻手間就可以將空虛公子秒殺。

    只要不是六階生命,葉輕舟便有把握擊殺!

    獅駝王轉頭看向空虛公子,冷聲道:“又是你這個該死的驅魔人,當初僥幸讓你跑了,沒想到你還敢回來送死。”

    “咳咳——”

    被直接點名,空虛公子臉色也是一白。

    不過,輸人不輸仗,他還是十分淡定道:“獅駝精,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信不信待會我一劍就把你轟上天?!”

    “咿呀呀!”

    這犯賤的話,直接將獅駝精的怒火給挑了起來。

    他狠狠一跺腳,厲聲道:“今日,就先拿你開刀!”

    說著,他便手持寶刀,寒芒閃爍,便朝著空虛公子砍了過去。

    空虛公子也沒想到這獅駝精說動手就動手,不由嚇了一跳。

    不過,他好歹是身經百戰的驅魔人,慌亂過后,便很快恢復鎮定。

    他身形一閃,一個木盒陡然間出現在手中,將盒中的小劍彈了出去!

    “咻咻咻——”

    利劍迎風便漲,化作數尺長的青鋒,掀起狂暴劍意,化作漫天劍影,將獅駝精包圍在其中。

    “哼——”

    獅駝精冷哼一聲,怡然無懼!

    他渾身妖氣滾滾,卷起一道道氣流,令得周身的巖石都盡數的化作齏粉。

    抬起寶刀,將空氣都斬裂,轟然劈向朝他飛射過來的一把把利劍!

    “鐺鐺鐺——”

    頃刻間,金鐵交鳴之聲乍響,將周遭的一切都盡數的粉碎。

    “哼,破銅爛鐵,給本王滾開!”

    獅駝精厲吼一聲,手中寶刀掀起激蕩的狂風,刀鳴炸裂,將空虛公子的利劍都盡數的轟飛出去。

    空虛公子眼神一橫,雙手合十,爆發出強大的精神力!

    空中的利劍,再次匯聚成一把,宛若流星一般,撕裂空氣,朝獅駝精轟去!

    “喝——”

    獅駝精猛地一跺腳,身上的金色鎧甲亮起道道金光,竟然直接將這一劍硬抗了下來。

    他抬起手,劈出一刀,利劍轟然崩裂,掉落在地面。

    空虛公子口吐鮮血,身形后退了幾步,求救的看著葉輕舟道:“葉兄,我不行了,還是你上吧。”

    他心中已經打起了退堂鼓,準備見勢不妙就跑路!

    葉輕舟微微點頭,開口道:“交給我吧!”

    他向前邁出一步,心中默念道:“屠龍斬,五倍!”

    “轟——”

    頃刻間,血液沸騰,戰力如同狂風暴雨般升騰而起。

    獅駝精卻根本無懼,一刀便朝葉輕舟砍了過來,卷起洶涌的元炁洪流:

    “殺!”

    寶刀發出爆鳴聲,周遭的地面和古木轟然間炸裂。

    葉輕舟看著從高空劈落而下的寶刀,神色平靜。

    他手中金芒涌動,抬起手,輕輕一點!

    “鐺——”

    剎那間,金色的寶刀便定格在了半空中,旋即寸寸破裂開來。

    葉輕舟再次點出一指,轟在獅駝精的胸口之上!

    “哇——”

    獅駝精根本沒有任何抵擋之力,口中噴出一團鮮血,身形如同炮彈般倒飛而出。

    一路上,巖石轟然破碎,化作齏粉!

    獅駝精撞在數百米外的大山之上,將山體撞裂,無數碎石滾落,掀起漫天塵埃。

    方才還在歡呼不止的那群小妖怪,見到這一幕,

    頃刻間,鴉雀無聲!

    “該死,本座要你死!”

    獅駝精暴怒,從山體之中飛出。

    他的背后,顯現出一頭狂暴巨大的獅子,在猙獰咆哮著!

    這一刻,它身上的妖力轟然爆發,攪動起猛烈的空間氣流!

    “好、好強的妖氣。”

    空虛公子嚇得一哆嗦。

    “轟隆隆——”

    獅駝精背后的一座巨山,頃刻間拔地而起,轟鳴之聲在山間爆響!

    “移山——”空虛公子咽了口口水。

    百丈的山體,就這樣被獅駝精搬動了起來,仿佛要將整片天地都給壓塌。

    葉輕舟見此,眉頭輕蹙。

    如果任由這座山砸落,終南山的百姓和道士,勢必會受到牽連!

    他腳尖一點地面,身形飛射而出。

    他的周身,涌起淡淡的金光,宛若一尊烈日,無法直視!

    那滾滾的威勢攪動風云,恐怖無邊。

    光芒一閃,亢龍锏便被他握在了手中。

    “給我死!”

    獅駝精搬起巨大的山巒,朝葉輕舟狠狠丟了過去。

    “轟隆隆——”

    山巒宛若遮天蔽日的流星,空間都似乎要被壓的塌陷下去。

    “漲!”

    葉輕舟聲音淡然,手中的亢龍锏隨著他的聲音響起,迎風便漲!

    頃刻間,便化作了百丈大小,如同擎天巨柱一般。

    “給我碎!”

    他抬起亢龍锏,猛然朝著飛過來的小山砸了過去。

    狂風激蕩,空間爆鳴!

    亢龍锏裹挾著霸道無比的威勢,朝著那半空中的山巒,碾壓了過去!

    “轟隆隆——”

    巨大的爆鳴之聲響起,能量波席卷天地,將數十里的高空盡數的籠罩!

    “嘭——”

    山巒頃刻間就粉碎開來,旋即便被巨大的能量攪滅,化作齏粉!

    數百丈的山巒,卷起漫天的塵埃,如同細雨一般紛紛灑灑的落下。

    獅駝精見此,面色大變。

    它心中驚駭不已,此人,究竟是誰?!

    為何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百年來,他第一次生出了退縮之意!

    然而,一切都晚了。

    葉輕舟將山巒攪滅后,沒有絲毫停留,再次揮動亢龍锏!

    “定海一棒!”

    能量震蕩而出,宛若翻江倒海!

    滾滾的能量潮汐,掀起無邊的威能。

    下方的樹林,都被狂風卷動起一片片洶涌的浪潮!

    “啊——”

    在最中心的獅駝精,根本無法躲避開。

    直接就被亢龍锏砸中!

    完全沒有抵擋之力,肉身爆裂,鮮血如同泉涌,宛若炮彈般被砸落!

    “轟隆——”

    地面,被砸出一道方圓數里的深坑,掀起無盡塵埃。

    獅駝精躺在深坑下,已然沒有了生機!

    “嘶——”

    空虛公子見此,咽了口口水。

    太、太強大了!

    這還是驅魔人嗎,這簡直就是神仙了吧?!

    這一刻,他終于相信,

    半空中那道傲然身影,真有可能是傳說中的驅魔祖師!8)
中山博爱棋牌
极速赛走势图网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推筒子二八杠单机下载 西安按摩上门服务 每天运气 急速赛车计划软件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 刘伯温中特网 昆明按摩哪里爽 Ag亚游下载 贵州快三20180511040 平特生肖走势图 有重庆时时彩网址吗 蝌蚪最新版 谢佳轩人体写真 清扬胜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