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諸天最強影帝 >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昆侖墟,驚人的收獲!(一更)
    十日后,北俱蘆洲。

    大荒深處!

    連綿起伏的山脈,盤伏在大地之上,一眼望不到頭。

    下方是一片遼闊的草原,風吹過,雜草如浪潮般翻滾起伏。

    驕陽當空,炙烤著大地。

    時不時會有蒼鷹和不知名的飛禽掠過長空,投下一大片陰影。

    這里,乃是妖族的領土。

    到處都棲居著大妖級別的妖怪,所以很難發現人類的蹤跡。

    故此,這里依舊保持著上古時候的原始風貌。

    “唳——”

    一聲嘹亮的啼鳴響起,草原上狂風呼嘯。

    一只大鵬劃破長空,如同閃電般朝著前方的山脈飛去。

    這大鵬身形如山,雙翅一展足有數丈,遮天蔽日!

    “好了,就是這里,停下吧!”

    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從大鵬的脊背上響起。

    葉輕舟身形瀟灑,輕輕躍入地面之上。

    “唳——”

    大鵬落在葉輕舟的身旁,乖巧的用頭拱了拱葉輕舟的身子。

    十分的乖順,完全不似兇禽的模樣。

    葉輕舟笑著摸了摸大鵬的腦袋,開口道:“辛苦了,回去吧。”

    “唳唳——”大鵬嘶鳴道。

    “你要和我一道回去?”葉輕舟怔了怔,“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卻得在外面多呆一些時日,我還有要事要辦。”

    “唳唳。”

    得到了葉輕舟的肯定回復。

    大鵬很高興,點頭,不停的煽動著翅膀。

    葉輕舟笑了笑,這大鵬鳥乃是他數日前在一只玄蛇手中救下的荒獸。

    還處于幼年期,不過很通人性,并且潛力非凡。

    大鵬的鱗片上,還有金光閃耀,熠熠生輝。

    這讓葉輕舟有些好奇,這大鵬該不會是洪荒異種金翅大鵬吧?

    當然,葉輕舟并沒有多想。

    他收下這大鵬鳥,純粹是因為和它合得來。

    并且,舟門似乎也沒有一只護山靈獸。

    若是將大鵬鳥帶回去加以培養,將來也是一大助力。

    葉輕舟和大鵬嬉鬧了一會,便將目光投向了前方的山脈。

    “九龍垂首,應該就是這里了!”

    只見前方的九條山脈,連綿起伏,宛若九條神龍一般。

    它們從九個方向蔓延過來,隱隱將草原上一塊空地圍在中間。

    宛若龍首的一端微微低垂,仿佛在叩拜一般。

    “傳聞此界天地初開之時,昆侖山便是在混沌中誕生,之后又孕育出了九條神龍,它們守衛著昆侖山的入口,至死方休!”葉輕舟回憶著關于昆侖山的記載。

    如今昆侖山已經隱沒于虛空之中,變為了昆侖墟。

    “這昆侖墟,應該就是此方世界,最大的寶庫了!”葉輕舟眼中有些火熱。

    昆侖墟中,有很多混沌中孕育的寶物,真正的集天地之精華!

    更有那傳聞中天地間誕生的第一縷氣——玄黃母氣。

    葉輕舟此行,有一半原因是為了它!

    “不過,這個地方連老君都忌憚三分,待會進去還得小心才是。”

    葉輕舟盤膝坐了下來。

    現在還沒到晝夜交替之時,昆侖鏡也無法照射那一縷天地初生之光,開啟昆侖墟。

    所以,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

    驕陽落下,夜幕低垂。

    夜空中,星辰點點,如水的月華,灑落而下。

    一望無際的草原上,葉輕舟雙手枕著腦袋,靠在大鵬鳥的背上。

    能在塞外的草原,欣賞到這璀璨的夜空,也是難得的一番享受。

    很快,夜幕漸漸褪去。

    大地的盡頭,亮起一抹微光。

    薄陽悄悄露出一角。

    葉輕舟長身而起,早已從噬囊內拿出昆侖鏡,反射出一縷光芒,朝著那九龍垂首的的中心處照了過去。

    “咻——”

    剎那間,昆侖鏡面,光芒大放,閃耀出霞光萬道。

    霞光匯聚,竟是化作一道虹橋,蔓延向那九龍垂首的中心處。

    “轟隆隆——”

    當虹橋徹底穩固時,連接著虹橋的虛空,便陡然間震動了起來。

    剎那間,氤氳蒸騰,彌漫整個虛空。

    宛若天地初開般,絲絲縷縷的混沌氣升騰而起,閃耀著無盡光華。

    隱約間,似有一座高聳入天的山峰緩緩出現,立于虛空之中。

    好似海市蜃樓,卻蕩漾出一股浩瀚的能量,仿佛可以將整片天地都壓塌。

    “昆侖墟!”葉輕舟眼前一亮。

    “吼——”

    就在這時,前方的九座山脈陡然間震動了起來。

    巨大的山峰破碎,無窮無盡的巖石倒塌下去。

    掀起漫天塵埃,驚起萬千飛禽!

    下一刻,一條條足有百丈長的神龍,破土而出,騰云駕霧,朝著虛空中的昆侖墟飛去。

    它們遨游在混沌之中,一圈又一圈,將昆侖墟如眾星拱月一般的圍繞在中間。

    “傳說竟然是真的,昆侖現,神龍飛天!”葉輕舟看著眼前的玄奇一幕,不由暗暗驚嘆。

    至于身旁的大鵬鳥,在看到神龍的那一剎那,早已經嚇得蜷縮在了地面上。

    這是來自血脈上的天然壓制!

    沒有再去管地上的大鵬鳥,葉輕舟身形一動,踏上虹橋,朝著虛空中的昆侖墟行去。

    他的速度極快,頃刻間的功夫,就到了昆侖墟的跟前。

    那盤旋于天際的九條神龍,如山般的頭顱從混沌中探出,雙目神光綻放,掃視著葉輕舟。

    不過,當它們看到葉輕舟手中的昆侖鏡時,便再次隱于混沌,沒有阻攔。

    葉輕舟深吸口氣,抬起頭,看向眼前的昆侖墟。

    只見一道百丈高的青銅門橫亙在昆侖墟的入口,將去路擋住。

    葉輕舟雙目一瞇,拿出手中的昆侖鏡,再次照了過去。

    “轟隆隆——”

    眼前的青銅門便發出巨響,朝著兩旁緩緩開啟!

    葉輕舟見此,不再猶豫,身形化作一抹流光,飛了進去。

    很快,虛空中的混沌氣便消散開,昆侖墟也漸漸的斂沒在虛空中。

    盤旋在天際中的九條神龍,同樣化作一道金光,沒入下方的山脈。

    一切,宛若浮光掠影一般!

    昆侖墟內。

    一陣光芒閃爍,葉輕舟踩踏在了一片陸地之上。

    這陸地懸于半空之中,下方是無盡的虛空,不知通向何處。

    放眼望去,周圍一片迷蒙!

    葉輕舟直接將精神力擴散開,掃蕩著周圍的一切。

    下一刻,他的眼中便露出一抹駭然。

    這昆侖墟竟是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更大,儼然化作了一方世界。

    里面漂浮著一塊塊陸地,有些面積極廣,以他的精神力竟然都探不到盡頭。

    大陸之上,還有一座座宮殿群,此刻卻是殘垣斷壁,儼然一副廢墟的模樣。

    除了大陸,還有懸浮在半空中的巨大汪洋。

    有些汪洋之上,還漂浮著上百里的海島,不過異常的荒涼,沒有任何活物!

    甚至還有一塊塊隕石,如同流星般在半空中飛過。

    有些隕石撞擊在一切,化作一團齏粉。

    半空中,有時還會驚現一道道空間裂縫,將周圍的一切盡數的吞噬。

    整座昆侖墟,都透著一股詭異莫測的氣息。

    葉輕舟心神警惕起來,暗嘆道:“果然不愧是天地初生之地,實在是驚人。”

    不過,除了這些危險外,這里的異寶也是隨處可見。

    有長滿金色果實的大樹,能量幾乎都要流淌出來,一看就知道并非凡物。

    有散發出奇香的異草,聞之令人心神舒暢。

    還有那孕天地而生的頂尖煉器材料……

    “寶庫,實在是寶庫啊,哈哈,真是天大的機緣!”

    千百年來,葉輕舟估計是第一個跨入昆侖墟的人,所以里面的至寶都沒有人采摘。

    葉輕舟快速行動起來,瘋狂的掃蕩著周圍的奇珍異寶。

    凡是他覺得有用的,基本上都將其丟進噬囊內。

    好在這次的噬囊帶的比較多,也不用擔心不夠裝了。

    眨眼間,便過去五天!

    昆侖墟,一處荒山。

    葉輕舟的身形顯現而出。

    在他前方,長著一株藤曼,彌漫混沌氣,閃耀著紫金色的華光,如同神金鑄成。

    “這是,紫金仙藤!”

    葉輕舟看著眼前的藤曼,眼中露出興奮的神色。

    老君給他的地圖上,有關于昆侖墟寶物的記載。

    這紫金仙藤,可是足足可以排名前三的煉器寶物了。

    “只要將紫金仙藤融入亢龍锏內,我便可以調動天地之力了!”葉輕舟神色振奮。

    五天時間,他雖然沒有找到那傳說中的玄黃母氣。

    不過能找到這樣一株天材地寶,也是不枉此行了。

    畢竟,玄黃母氣可遇不可求,只能碰運氣。

    沒有過多猶豫,葉輕舟伸手將紫金仙藤摘下,就要放入噬囊內。

    然而,就在這時。

    一道碩大的雷霆突然劈落下來,直接砸在了葉輕舟的身上。

    “哇——”

    葉輕舟身形被擊飛出去,咳出一口金血。

    他搖搖頭,露出一抹苦笑。

    這五天時間,他不知道挨了多少道雷劈,堪比千刀萬剮。

    這些雷霆威力不凡,即使是他的金身,依舊很難抵擋其中的威力。

    還有那無處無在的空間裂縫,稍有不慎,就會陷入其中。

    之前葉輕舟就有一只手臂就陷了進去,直接就被撕裂。

    好在他有血肉衍生的恢復能力,不然就變楊大俠了。

    葉輕舟看著手中的藤曼,呼出口氣道:“既然已經找到一樣天材地寶,也沒必要再繼續呆下去了。”

    這里到處充斥著詭異的危險,即使他擁有金身,也隨時可能會隕落。

    還是早出去為妙。

    反正經過五日的搜刮,他的好幾個上百立方的噬囊,都裝的滿滿當當了。

    里面有珍稀的藥材、奇異的珍寶,還有各種各樣的古木。

    可謂是滿載而歸。

    然而,

    就在葉輕舟要轉身離開時,他的身形卻猛地一頓。

    方才,那雷霆炸過的地方,竟然彌漫出一縷縷紅黃之氣,仿佛要將周遭的空間都壓的坍塌下去。

    “玄黃母氣!”葉輕舟眼神陡然一亮。8)
中山博爱棋牌
天津福利彩快五 北京时时赛车规律 查看上期的六个平码号 秒速时时开奖网 曾道免费资料30码 广西好运快三走势图 河北时时中奖比例 重庆时时计划稳定版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 18年双色球全部记录 时老时时 黑龙江时时号码 快彩助手辽宁12选5 两个平台开奖时间差 秒速时时上必发票 老时时重庆